资讯 2020-07-07 15:00:37

男孩早就发现自己不会笑,从小就羡慕哈哈大笑的人生。

不知为何自己总是要在稚嫩的额头上刻下心底的鸿沟,划下情肠的苦痛。双眸总是莫名的对着晚霞湿润,又不想哭泣,总是仰着头,把那两汪艰涩浸在眼眶,苦痛一丝丝沿着神经便布周身。

身体总是会莫名地发颤,像得了癫痫一样,后来知道那是骨骼肌收缩,立毛肌舒张。,但为啥一年四季都在抖,真的有那么冷吗。是人冷还是心冷,至今不知道。

孤独被冠以成熟时,傻孩子总是坚守着来之不易的褒奖,但坚守背后的落寞,痛苦是多么深多么疼啊。从小不觉得有什么痛的,医生说这孩子真皮实,都病成一把燃柴了还不叫苦。谁人知晓,孩把所有的苦痛都当成了孤独的并发症,他的世界除了孤独就剩幻想出来的热闹。在欢闹的孩子王眼中,这是个乖孩子。在孤独的孩子看来,自己就是个隐形人,就是个绚烂的泡沫。

嘴角一点一点的歪斜、一点一点的抽动,对着镜子。笑得是那么难看,镜子都开始可怜这孩子了。练了一天两天十天八天,终于脑子里攒出了发丝粗细的勇气,胸腹不停起浮,鼻子、嘴上大口大口的浊气。走到班里最爱笑的黄发小女孩跟前,嘴角一咧,只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旁的就跟烧焦的鞋底子似的。女孩很奇怪同学咋这表情。天生的古道热肠,笑着问怎么了。男孩荒荒张张、磕磕碰碰地逃回了自己的座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两片脸颊飘上了晚霞。

以后每天男孩都练习笑,练习对镜子笑,练习对女孩笑。女孩真美,每次男孩扶起被自己碰倒的凳子时,都会瞥见阳光包绕在女孩周围,几根头发被嘴角浸在朱唇之间,那么地活波。

半年下来,男孩对着女孩笑完之后,不再会跌跌撞撞、面红耳赤。女孩依旧是那么开朗,那么美丽,虽然那时候还是辣条一毛一根就很开心的小学时代,还没把目光从食转到色上,但男孩固执的认为女孩长得最好看,比他妈妈都好看。

眨眼,小学毕业。初中男孩到了县城读书,坐在教室领书的时候发现,女孩也坐教室的一角,穿着搭肩带的牛仔裤和一件多啦A梦白线衣,扎着一个马尾,和邻桌的女孩说着笑着,那一次男孩才发现女孩有酒窝,那一次男孩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好看的发型叫马尾。发现女孩有调头朝向自己迹象的时候,男孩总会将头立马紧紧的盯在书本上,虽然有时候书是倒着的。时光短暂,男孩孤僻到没人接近,没人愿意接近,没人敢接近。同宿舍的曾经打赌男孩能多久不和外界说话。最后宿舍发现男孩整整两周没和任和人说话,直到最后上厕所没有手纸,去小卖店买纸,这场静默才算划上了句点。还好上帝关上了他的情商,打开了他的智商。男孩次次都是年级第一次,三年如旧,无人能破。学校里流传着一位穿布鞋,狂刷题,不进谷物不上厕所不说话的学神,很多人都很崇拜他。有时候,男孩灵敏的耳道总能接受一些仰慕的赞词,听到这些,男孩总是很开心,当看到人家三五成群欢笑无比时,脸上还没化开的冰又积了层霜。

初中过去,男孩发挥失常,本来能考到省会的,结果只考到了市里面。老师也很奇怪,问男孩时,男孩只推说紧张导致的发挥失常。当老师想透过男孩的双眼辩别真假时,男孩给出一双澄澈的目光。

坐在高中的教室里,男孩不时朝门口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终于,在探长了脖子半小时之久后,男孩笑了。女孩轻盈的走进教室,嘴角自带笑容。穿着一身淡蓝的广袖流仙裙,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面若桃花。当女孩看到男孩时眸子里充满了惊讶,随之就是冲着男孩微微一笑,男孩躲闪不及,只得硬着头皮笑了一下。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高中,男孩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在班里怪笑不断,和星爷周星驰那皮笑肉不笑的套路一模一样。还总是大话连篇,句句不沾篇。班里一致封号猥琐帝。男孩反倒引以为荣,在班里极尽各种猥琐的话题。不过大家习惯标榜的还是他那猥琐的笑。男孩对着班里所有人都透露这张猥琐的笑,除了女孩。因为还是年级第一,班里经常有同学问男孩题,男孩总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将其解决,有时老师都夸奖男孩聪明。但是,每当女孩问题的时候,男孩的脑子就跟装了浆糊似的,半天都找不到一点头绪。每次都是抓着头发,一片狂乱。女孩看男孩解不出来,总是笑着说没关系。男孩看到女孩的笑时,手里的笔就不听指挥似的开始一通狂划,最终答案交给了女孩。女孩离开后,男孩呆呆地坐在凳子上,虚脱了一样。

高考考场上,男孩看到女孩和自己一个考场,很开心。笔下如飞,只是答完以后,检查了几遍,看到女孩还在愤笔疾书,男孩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看女孩答题。女孩那紧皱的眉头,那微斜的玉须,那踯躅的笔头,那洁白的帆布鞋,洁白的裙子,乌黑的头发。认真的女孩,最美!

大学,教室。男孩张望着,一直张望着。直到最后散会,一直在张望。连饭都顾不上吃,去问导员情况。

一个电话,半个小时,一头呜咽,一头静默。

男孩连夜买火车票,回到了那个县城,有女孩的县城。

大雨一直在下,男孩在雨中狂奔,终于到了目的地,墓地。

男孩摸着墓碑发呆,随后嘴角抽动,挤出一个笑脸,只是笑得那么忧伤,那么心碎。那一夜雨后天晴,墓地栽满了野菊花。女孩曾经在作文中写到最喜欢野菊花,淡淡的日落黄,淡淡的鱼肚白,淡淡的清幽味。

女孩在高考后突然晕倒,送医院检查是骨癌晚期。在大学开学的那一天选择安乐死,葬礼没有一个同学,一个朋友。女孩说,她想漂亮的活着、漂亮的离开。她不想看到别人为她伤心、为她流泪,尤其那个不会笑的男孩。提到男孩时,女孩嘴角溢出了生命中最后一抹笑容。

从此以后,男孩一直笑、一直笑。同学说他笑得难看,他还是笑。同学都说他是个开心果,他停了停,眼眶里满满地汪着两潭,透过尘埃,男孩似乎看到了一张笑脸,映在天堂。

孤独的人会微笑,太难。他只会哈哈大笑,这样的笑有气势,证明了他很开心,天堂的她能听到。

版权作品,未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