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这个

  • 我们真的可以等吗

    我们真的可以等吗

    那些年,认识你的时候我们还是在那个懵懂的校园里有时,你会淘皮的问,咱两谁追谁啊在朋友面前,我总会说这个没人要的家伙追的我其实,在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早已不在乎,但至少我们都会学会了理解对方五年了,我们从高中时代穿越了大学的校园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上大学但在这个校园里,我的心只属于你因为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你也相信我的坚持每次你来学校看我,我都舍不得你走望着你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欣慰,伤痛走在大街上,我很害怕牵你的手因为我的好朋友说你配不上我可...

  • 老屋

    老屋

    蹉跎岁月流转于弹指之间,沉睡的梦任凭风霜雨雪的欺凌,依旧巍然于属于自己的位置。视线不觉游离至老屋随即定睛良久。颓圮不堪的土砖燕瓦毫无规则的拼接在一起,共同为这沉睡着的老屋添上更陈旧的元素。厚实的土墙隐忍地坚守了多少年岁。这忠贞不悔足可以立个贞牌坊。被风雨侵蚀的印迹记录着它平凡的沧桑,可这千疮百孔的聚集却又是这般岸然。这份坚守所变现的外在震撼力已然出动了任何一个拥有感性思维的生灵。而这黄泥土砌成的围城还能撑多久?很久,这个答案是它的灵魂正在展示的悲壮。门环铜绿犹翡翠般显眼,...

  • 时光荏苒,我已孤独成瘾

    时光荏苒,我已孤独成瘾

    我喜欢初冬时候的温暖的阳光,静静地一个人,独坐在校园操场的台阶上,闭上双眼,回忆曾经。——题记许多人问过我,为什么喜欢一个人,我总是笑笑着回答说“我喜欢安静”。可其实,我是说了谎的,我用这样的谎言来掩盖我没有朋友的事实,我不喜欢一个人,这是真的,可我却不得不一个人。我总是一个人,好像我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也曾有人闯入过我的世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们都离开了,是的,他们在给予我一瞬间的温暖,让我尝到了被温暖的甜头后...

  • 天空微痛的味道

    天空微痛的味道

    当心里的所有位置都被占领,就像整个森林失去了小鸟,瞬间逊色。当我抬头看天时,我头晕目眩,就好像地球在玩弄我一样,把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个人,爬也要爬起来,这个世界没有谁会更在意谁,只是会在你失意的时候,狠狠的再跺你一脚。不要在意谁是谁非,心如静水,才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疯狂,我不是一只蚂蚁,我更不要做蚂蚁,我要强大,一定要强大。谁都阻止不了。于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天空微痛,咸咸的味道,让我厌恶。想念的故事,永远会成为回忆,所以不要在傻傻的再去伤害自己,过去了,就不...

  • 读万卷书

    读万卷书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 二奶奶家的孩子们

    二奶奶家的孩子们

    好久没有安安静静的看书了,好久好久,没能找到想象的安宁,感觉自己像是干涸池底的一条泥鳅,时时处于一身淤泥的状态,又因为自己挣扎的不够猛烈,跳不出去却又难以心甘。我清楚我的处境,但是不说不做,不想发掘,不想挣脱。那个迎面能如沐春风的姑娘,我始终离你太远。我已经不愿意去思考自己过度蔓延的神经了,难以做到,但是我会努力。不问过去,不争现在,不惴将来。二奶奶家有四个活着的孩子,大女儿在我出生前就死去了,剩下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就住在我家隔壁,大孙子复读了一年,今年终于考了一个不...

  • 喧嚷的天空,落寞的身影

    喧嚷的天空,落寞的身影

    烟花大张旗鼓地炫耀着,炫耀着它在天空的荣耀。然而在悄无声息的地面,静静守候着的生命沉默无言。它默默释放着它浅显却无人可及的灵魂。它在低头找寻着,找寻着能够在庆祝新春的同时,给它一点食物和温暖的人家。它来到一户正在吃着年夜饭的人家,看样子,其乐融融。没人发现它的存在。它低头本想转身离开。然而一个如清水澄澈的眼睛将眼神停留在了这个落寞的身影上。这个女孩用筷子将桌边的骨头扫在碗里小心翼翼地端去给她,“你干什么!它那么脏小心有传染病”她的父亲一把拉住...

  • 这个夏天,你已不在我身边

    这个夏天,你已不在我身边

    这个夏天,对于我来说过得好漫长、好漫长,感觉永远也没有尽头。每天孤单地一个人奔走在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都市。在这个城市里,我寻遍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角落,都没有看到你那熟悉的身影。我们在2014年的夏天相识到相爱,我们都以为彼此会永远陪在对方的身边,永远不离不弃。你甚至将自己的微博名也改为“这个夏天遇到你”。我们都以为幸福的生活会长久,我们会相爱地牵手走完这一生。谁料,也许是上天妒忌我们的幸福;也许是我们命中注定会成为陌路人,面对你父母的压力,你无助...

  • 关于美国的车队

    关于美国的车队

    网上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车队在中国的行驶可以说的是横行霸道,就跟一个恶霸邻居在你家门口作者不给你出门一样,然后就到处宣扬说,邻居不给他座一样,这个世界是强者的话语权,所以不一定做到你家门口堵你的路是不对的?因为你没有话语权,或者说你占不到主要话语权?可以想象一个强盗到你家里,你不能对这些人给予如热情,因为强盗的到来只会毁坏你的家庭,我想迎接强盗的只能是猎枪或者是当头棒,最次也要给予畜生不予人的待遇;奥巴马如此,安培也如此,朴槿惠也如此。朴槿惠现在有点得意忘形,以为我们不可...

  • 蜕变之裸跑新娘

    蜕变之裸跑新娘

    我漫步在四季更替的街道,身边系着鲜花、绑着气球的结婚车队浩浩荡荡与我擦肩而过,泪水总是会不争气地涌出来。那些年,多少次我吵着要离婚,其实只是为了追求本应属于我的那场婚礼。那一年,迷雾般的芙蓉花海朦胧了我的眼,醉了我的心。如梦的花海中,我邂逅了一脸帅气的杰,于是,一见钟情和一世情缘这对欢喜冤家就这样诞生了。情到深处,距离便不再是问题,尽管我们天各一方,尽管我不可以适应中原的气候,他还是毫不犹豫随我来到北方,在我出生的小镇开始新的生活之旅。其实这也算是过家家一样的私奔,我们的...

  • 立冬

    立冬

    这两天她不理我了,心情真的很不美丽,这两天也没有吃饭了,这两天也没有说话了,这两天也没有上班了。一口在床上悲伤到现在。想开开窗让自己清醒一点。瞬间来的风让我猛的打个激灵,蚀骨般的冷,树枝上还挂着几片要落没有落的叶子。一切的风景都显得那么萧瑟凄凉,我不喜欢这样的季节,因为在这个世界我弄丢了我觉得对的人,因为在这个季节我失去了一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恋,各种悲伤和难过都在这个季节蜂拥而来。这也是我为啥不喜欢这个季节的原因了,经历的多了,看淡的就多了。受的伤多了,流的泪就少了...

  • 你若微笑.烟雨含羞

    你若微笑.烟雨含羞

    2016年3月末,都柳江畔一个县城双休日的午后,几个二十多年前的女同学,相约共进晚餐。酒店里,八九个年过四十的妇人欣喜入座。人到中年,这些长期呆在职场中的女人们,不经受太多风雨,相貌上依然风姿绰约,看不出几多沧桑,说到喝酒每人都还能饮上一两口。酒过几巡,说笑中自然回到从前,那些已经逝去的青春,多彩而浪漫的故事,把大家乐得忘了推杯。云出生在这个县城,遗传了父母端庄,美丽的容貌,举手投足间流露着父亲特殊的军人气质,骨子里隐藏着一份矫情,明亮的大眼睛有着母亲温和娴熟的脾性。她话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