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知道

  • 卑微的爱你

    卑微的爱你

    夜,笼罩着大地。窗外的雨,无情的下着,下着。我燃上一支烟,独依寒窗,望着这冰冷的雨,我的心也跟着流泪了。第一次看见你,你便走进了我的心扉,种下了万千情愫,让我无法自拔。你那不变的微笑,更是永恒的印在我记忆里,不曾忘却,也不敢忘却。在我的心中,你是如此的优秀,而我,却如尘埃,那么渺小,那么卑微。每当和你在一起,却有种漠然的紧张,但我多么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定格在那一刻。而如今,见你,却成了我最大的奢望了。其实,我也努力过,拼搏过,但在你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那么无力。你依旧...

  • 人生是你的,前途也是你的

    人生是你的,前途也是你的

    初夏的武汉逐渐热了起来,连续多日的高温突然转为下雨天,让人不免觉得有些惬意,然而,我才知道,这场雨是为我准备的本来在半个月前我就可以离开这座喧闹的城市,虽然才和它相处半年,但这半年里,欢笑,汗水,抱怨,以及窃喜,早已布满了这座城市的边边角角。虽然最终还是要走,但我对它还有一丝念想,因为,我最爱的她,回来了。我们约定在这座城市会面,或许在别人眼里只不过是一场普通的约会,然而对我,却是一份信念,一份念想。可是就在刚才,我翻阅手机,刷新朋友圈,我才知道,你走了,走的是哪样匆忙,...

  • 所有故乡都是远方,长大后我们都在流浪

    所有故乡都是远方,长大后我们都在流浪

    编辑荐:也许,我们的故乡都是别人的远方,我们的远方是别人的故乡。所有的故乡都是远方,长大的孩子都在流浪。只为追逐风的方向……(1)多年前的一个下雨傍晚。我独自一个人背着行李和一家人的思念离开泉州,北上求学。这是我第一次远游,倔强的性格迫使我选择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北方开始人生始懂的流浪。下长途汽车后才知道这个漫长的旅途不仅仅是陌生,熙攘的包袱混着人群的吆喝声不断往前流淌着,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身边总有几个陌生的妇女找我推销旅馆或车票或多少钱...

  • 时光荏苒曾非君莫属

    时光荏苒曾非君莫属

    时光匆匆,我们之间依旧人来人往。我隔着人海想起那段时光荏苒曾非君莫属的岁月,仿佛还是昨天,但是我们早已在时光里走散了,各自在人海里寻觅着另一个非君莫属的人。那些年,我以为即使我们之间相隔千山万水,我也能一直跋山涉水,直到来到你的身边。可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缩短,反而有渐行渐远的趋势。尽管如此,我还是抱着这辈子非君莫属的想法一路追赶。追着追着,你放慢了脚步,我以为你察觉到我的努力,被我感动了所以放慢速度等我追上来。然而就在我和你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还没等我露...

  •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初中时候学过花木兰,当时觉得她很厉害,后面慢慢感受到她的悲哀。——2012年11月7日“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木兰于窗前的梳妆台坐下,轻柔的摸着自己齐腰的长发,顺手拿起桌上的军贴,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窗外,老父找出20年前出征的战袍,无奈的惮着上面的灰尘,佝偻的身影刺痛木兰的眼睛,更是刺痛她的心,眼泪的慢慢的沁出眼眸。终于她拿起剪刀,断了女儿家的心思。推开房门,老父看到她哭了“木...

  • 死了

    死了

    死了今天我看见经常跟同事吵架的部长哭了,然后我沉默了。我忘了自己在什么时候就不会哭了。也许是在小学掀女生的裙子被叫家长的时候吧,也许是在初中跟老师、同学打架被开除,老爸苦苦哀求老师并用他粗糙的大手狠狠得揍我的时候吧。总之,我是真的忘了我在什么时候就不会哭了。在我眼中,部长是一个像火一样的汉子,在办公室发脾气、跟同事争吵、公开骂下属、甚至于顶撞老板……这些类似家常便饭的粗暴事迹在我们看来都习以为常了。也许在大家眼中,部长也是火一样的男人。但这...

  • 王跃强诗选

    王跃强诗选

    我的名字叫二小(诗) 我的名字叫二小 独一无二的二,不大不小的小 爸爸叫我二小,妈妈叫我二小 还有你,叫我二小 二小是我的乳名,也是我的符号 二小看过闪电中狰狞的黑夜 二小看过暴雨后醒来的黎明 二小知道做人要善,写诗要蓝 二小历经寒冷依然相信 那尚未到来的春天 二小见过许多的诞生和死亡 依然相信每天正在减少的幸福会出现 二小知道谎言,二小知道背叛,二小相信会有真正的爱情,让你一见倾心 二小要把颂歌唱到最后,二小要继续谦卑 二小要把每个小小的失败变作伟大的教训 我的名字叫二小...

  • 你是要让我死吗

    你是要让我死吗

    是的,这句话是露露的亲生父亲说的。没有恨,因为不值得。从记事起,家里就总是鸡犬不宁。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大人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明白微笑就是“太平”,咒骂就是“战争”。每到“战争”的时候,露露总是躲在门后边自我保护。以泪洗面是常事。天下之关系,就数婆媳关系最复杂最难相处。这是大多数人经历过的,也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再次不做过多评价。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从照片可以看...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