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看着

  • 悲伤七月,幸福常在

    悲伤七月,幸福常在

    凌晨三点,我被窗外"啪啪"的雨滴声吵醒。拉开窗帘,窗外的漆黑根本看不到半空中雨落的行径。判断雨下的方式不仅仅只是听到雨落的清脆,还有透过不远处的路灯,看着它昏暗光线下道路积水中泛起的涟漪。看着远处,灯红酒绿的闹市。那一个又一个明亮却又斗艳的霓虹灯,无不在比较着谁家的诱惑更具致命。还记得有人说过:隔着眼泪看世界,整个世界都在哭。现在的我,揉着惺忪的的眼睛看着它,整个世界都睡着了,所以爱情也在冬眠状态。窗外那棵柳树,我是看着它成长。从当初的枯枝无叶,到如今的垂柳依依,苍绿欲滴...

  •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初中时候学过花木兰,当时觉得她很厉害,后面慢慢感受到她的悲哀。——2012年11月7日“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木兰于窗前的梳妆台坐下,轻柔的摸着自己齐腰的长发,顺手拿起桌上的军贴,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窗外,老父找出20年前出征的战袍,无奈的惮着上面的灰尘,佝偻的身影刺痛木兰的眼睛,更是刺痛她的心,眼泪的慢慢的沁出眼眸。终于她拿起剪刀,断了女儿家的心思。推开房门,老父看到她哭了“木...

  • 我每天都在笑,你猜我过的好不好

    我每天都在笑,你猜我过的好不好

    编辑荐:终有一天,你总会明白,那些需要你费尽心思才能有一点点关联的人,其实很容易就从你的世界消失了。那些好久不见,却突然在某一段时间突然熟络起来的人,可能等你某天恍然大悟才发现,原来你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了。记忆中的温度渐渐淡掉河边的柳枝枯了又绿顽皮的小猫叼走了手中的笔院子里是谁在踱步踩出了岁月的痕迹当初那些哭着笑着不愿离去的人们如今又在哪个角落想把过去的时光一点一点细数,可每翻一页,便越深的明白,只剩回忆还回的去,心里有片海,落满了尘埃,却跨不过那一世的恩怨情仇...

  • 海岸的礁石

    海岸的礁石

    夜风夹杂着淡淡的海味,倪茵坐在最偏僻的海边的唯一一块裸露的礁石上,望着远方的城市。她拍打着巨大的鱼尾,激起一阵阵浪花,青色的鳍不安的扭动着,美丽的眼睛中写满了守望的焦急和无法掩饰的担忧。沈步已经离开三天了。走时他说他很快就会回来。可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天说长也不长,但在倪茵的世界中却像是一个世纪一般,漫长而苦涩。是什么绊住了你的脚步,你还好吗?不再注视海对岸的灯火,倪茵轻拍鱼尾越入了幽蓝的海洋。又是三天过去,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姿态,唯有焦急和思念比往日更盛。...

  • 青春许你无限年华

    青春许你无限年华

    在那段孤单的日子里,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看着你的微笑,心中便有一股动力,支持自己坚持下去,有你,就够了……那一年,她十五年华,与他在同一个时代。她,在学校中既是学霸,又是校花,性格温和,对待任何人都是微笑的。各方面如此优秀,留给别人的,只有仰望。他,身高,长相,成绩,都只是平平淡淡,他没有朋友,从未和别人多说过一句话,在教室里经常做的事也就是看看窗外。看着窗外的大树在风中摇曳.....一次考试他们分到了同一个班,但两个人的距离依旧像天地一般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