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心里

  • 来不及说出口的爱(二)

    来不及说出口的爱(二)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我爱你。”如果非要为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至尊宝のsayings》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不断的走过。“嗨,你好,我叫欧阳井峯,是这上一届的学生,也就是现在的高二学生。”他微笑着,而她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微笑着回答:“哦,你好。我是新一届的学生。我叫……蔺伶。”她的脸微微的泛红...

  • 拿什么来爱你,我的爱人

    拿什么来爱你,我的爱人

    萍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联系到他,那个一直让她魂牵梦绕的初恋情人。也许老天念她一片痴情,通过别人知道这男人的QQ,加了他为好友。萍竟然收到男人发来的信息:没想到二十多年,居然还能联系到你,不知是我积了什么德。蓱这样回复到:要想找,只要有心,怎么会找不到?为何我就能找到你?语言里带着几分执着,几分怨言,几分无奈。他们坐在电脑前第一天,萍点击了以前他们恋时爱听的一首歌曲《不知怎么办》。男人的感情阀门被这一首歌一下子打开了,于是猛发视频。就这样他们在视频中相见了。二十多年了。萍见...

  • 青春是一场伤(15)

    青春是一场伤(15)

    一年当中的暑假又到了,那天青禾和千寻还有许浩然三人一起回到了孟家河。孟家河依然和以往一样宁静安祥,三人走在回家的林荫小道上,树上掉下几片落叶偶尔从他们的头顶上飘过。三个少年听着远处传来的鸟叫声,还有那聒噪的蝉鸣声,在夏日的午后里拖着长长的身影逐渐地往家里走着。次日的阳光洒在屋顶上,大鸡公发出长长的叫声,青禾走到屋外伸了个懒腰,她矗立在屋门前的那棵柳树下,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山峰,良久过后才返回了屋子。她看着年迈的奶奶佝偻着身子在屋子里不停地穿梭着。脸上的皱纹在日光下清晰可见,...

  • 那年那事那自行车

    那年那事那自行车

    一那年春节,我回到老屋打扫清洁。尘封的杂物房里,我努力的把一些无用的杂物往外扔。突然,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映入我的眼帘。这是一辆很破旧很破旧看不出牌子的自行车,车身的油漆早已在岁月的摧残下脱落替换上斑斑的锈迹,可是车身刻着那个的“P”字似乎还隐约看得见。车头的部件早已被拆得光秃秃,后面的车轮也早不知被拆了扔哪里去了。看着破烂的它,我的心变得不平静了。抚摸着它布满锈迹的车身,我微闭着眼,思绪却回到了当年。二那年代,倘若你拥有一辆自行车是极度让...

  • 心有不甘

    心有不甘

    很多话,我只是不愿对你提起,怕惊扰到你安静的梦,担心我卑微的思绪会让你流露无奈的苦涩原本也想着,爱一个人可以简简单单,即使你不懂得,也只愿每夜在进入浅眠前给你说声晚安而每天最开心的事,也便是能见到你了可,还是有太多的无奈,白天里,不知道怎样与你言语,担心情不自禁的会对你坦露情语,所以不言不语只是那样安静的在一个地方看着手机里你的照片,看着你。想着你恍惚间多了丝疲惫,内心深处像是被什么东西压这一样,窒息的喘不上气来回去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想要对你倾诉些...

  • 《恋殉》

    《恋殉》

    忽然间,闭上眼,想那去的每一天,爱恨纠缠心难眠。到如今,才发现,面对执着和诺言,是给自己留悬念。爱的第三面,留着单相思去幻觉。走后每一天,心里为你一直拘掩。这失败爱恋,该如何忘却,心痛的每天,叫我如何去言。一个人的今天,难舍的情节。我的爱情宣言,难道就该殉在此生前版权作品,未经《...

  • 贺兰白狐

    贺兰白狐

    我是一只贺兰山的白狐,我是一只修行的灵狐,我在贺兰山已满了千年,千年悠悠,刹那已过,迎来春送了冬。迎来秋,送春红,我不知不觉已长大,记忆中,我是一个被流放的孤独之狐,我自己取了个名字叫白仙儿。好听吧。秋水之湄,蒹葭丛丛,河水淙淙,柳丝摇曳,秋日气爽,浮云若花。我在溪边梅树下,映照容颜左右看,害羞的欣赏,咦!我竟如此美,闭眼不敢看,真的不相信,因为,我从小无人疼无人爱,记得是姥姥把我放在此山,以后再也不见。她说,她不想让我看见生离死别的那一幕。说完,再也没有见过姥姥的面。现...

  • 刀疤泪

    刀疤泪

    我的脸上有一道刀疤。三岁时不慎划伤,处理的不好,留下这道疤,它在我左眉下方,足有五公分长,浅肉色皱成一团,像年迈的老太太的皮肤,它不止丑陋,甚至很恐怖。刘海掩盖不住这道疤痕,我只能任由它暴露在空气之中,任别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他们在我耳边指指点点的时候,我只是面无表情的做自己的事情,其实我的心在滴血,这种无法言语的痛,一次又一次蔓延在我心里。我的丑陋和冷漠无情,导致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人愿意跟我交朋友,所以当别人在谈笑的时候,我习惯躲在校园孤寂的一侧,那棵苍老的大...

  • 绝决,山水从此两相隔

    绝决,山水从此两相隔

    我就是穿越千年的尘风,冷暖皆由心中过,只为寻找静静的尘世一隅,放下姿态,和你相依,风落,却没有了你的气息。无数次用仰慕的姿态看待尘世的风景,并憧憬童话般的人生,虔诚的心也无数次的祈祷爱情是一个完美的故事,邂逅,浪漫,相依,给自己一个温馨的答案。人生总在和我开着玩笑,一切似乎那么遥远,飘渺;爱情似乎那么近,曾经拥有,铭记;而此时却又那么远,天涯相隔,相见无期,不再有任何的约定。我的文字历经四季,有冷有暖,随着岁月的成长,容颜的苍老,却越发的沉重,再也轻盈不起来,我的天空永...

  • 生活的苦

    生活的苦

    下了汽车搭出租,下了出租车赶火车,下了火车再坐出租,老王终于到了家门口,从单位一大早出门,捱到深夜十二点踏进家门,一整天的路途,一路的折腾并没有减缓老王回家的脚步,每每过上三个月,老王就得这样奔波一次,回家看看独在异地相依相偎生活的妻儿。自从两年前,老王离开原单位把他们娘俩撇下,只身一人到了现在的地方,压抑着对她们母子的牵挂和想念,老王给自己定下了规矩,也正如别人调侃那样:做季刊达人。回到家,老王看到孩子和妻子都没睡,一直在等着自己的敲门声,着实激动了一把。特别是孩子,现在...

  • 七墨殇

    七墨殇

    这个故事源于我的一个梦,虽模糊,到底也是写了出来。我不后悔杀了他,我只是心疼,那个温润儒雅的男子,那个为我撑伞,淡笑着对我说“七七,我们回家”的男子,最终死在了我手里……——轻冉当我走进屋子时,青桐正在为筠墨擦拭身体,淡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如同在她面前去世的人不是她的哥哥,而是陌生人。她没有看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忙着,待擦完后,又为筠墨换了一身衣服,然后端着水盆向外走去,路过我身边...

  • 坚强是什么东西

    坚强是什么东西

    眼见一个业务精湛,技艺超群的同伴因为失眠而备受折磨,我的心也随着波澜起伏!人的一生,可以无业绩,无金钱,无地位,就是不能没有健康!多少优秀的人物,英年早逝,她们的光环也随之而去!生活里,面对的挫折会很多,倘若你就此消沉了,颓废了,黯然失色了,有什么意义呢?我很侥幸的度过了我人生最悲哀的时辰,今日的我,以快乐,积极,亢奋,安静的状态生存着,虽然,没有了该有的保护,可是我觉得我自己足够强大了,能面对我的世界,活的很充实!回想那段日子,我活的很没根,不知道自己该朝着哪个方向而去,...

  • 致美丽多姑娘

    致美丽多姑娘

    致美丽的姑娘,(错爱)走进你的世界是我的软弱是我的错在你猛然的进攻面前我是二战中的巴黎内心孤独,一片混乱你攻下了我最顽固的堡垒就象拿破仑和凯撒大帝我的心里一片狼藉交出了我的军旗甘愿把我最神圣的领地交给你做殖民地屈服于你的统治你,美丽的姑娘打马走在我的心里肆意欣赏着你的胜利果实在我的心里每个最隐秘的角落刻下你的微记拔出荆棘种植郁金香和玫瑰我戴着草帽叼着雪茄不知所措的在我的故园转来转去你款款的走来把一枝百合别在我的草帽上用...

  • 失去的赌注

    失去的赌注

    彼岸花,我是第一次见,却总像隔世熟知的那样。。。真的自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过会有结束。有时候为了这个家,甚至做出众叛亲离的举动。单纯的认为自己的付出会有幸福的白头相扶,最终还是走不进你心灵深处。看着别人的故事,放手的终会放手,轮到自己,却怎么也丢不下往昔的朝朝暮暮。。。。我以为过了很久,我就可以忘掉从前,我以为只要忘记与你有关的一切的一切,我就可以从伤痛中恢复过来。直到很久才发现,我忘记的只不过是事,而你却一直在我心里,被掩埋在脆弱的某处。纵然你有万般的错,这一刻,也早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