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姐姐

  • 离殇,焉知泪几行

    离殇,焉知泪几行

    滚烫的茶水漫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遗憾,世界如此宁静。游坦之眼里有种怅然的失落,我读得懂,有个人爱着或者恨着,好过长长的落寞。我已然解脱,想必他却会陷入记忆长久的煎熬和折磨。我是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我叫阿紫。我随我最爱的姐夫萧峰跳崖,但我不后悔,是他让我从一个刁蛮任性整天无理取闹的丫头懂得情义和爱,我愿意追随他生生世世。望乡石旁,孟婆见我符合条件,并且如此不顾一切的央求,便说:“生生世世是你们凡人的话,只要你肯付出代价,我只许你一世。&rd...

  • 不简单的女人

    不简单的女人

    认识她是在七年前,我们同在一个公司做事,又在同一个办公室。她不到四十岁,是位单亲妈妈,还是位残疾人。我先描述一下她的外表吧,一米五十多的个子,皮肤白白的,很光滑也很细腻,不长疙瘩也不长斑,大眼睛,双眼皮,受疾病的影响,五官不太端正。(我记不清得的是什么病了。反正得这种病的人五官长得都很像,就像唐氏综合症一样),梳着一条现代人很少梳的长辫子,身材略偏瘦,圆圆的小翘臀,让厂里的很多女工羡慕。腿走起路来有点高低不平,两只手拿东西有点吃力,有人就她的两只手给她起了个绰号“...

  • 姐姐(三)

    姐姐(三)

    我很久没有再见过姐姐,她在大洋的彼岸,我在陆地的边缘,她回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家庭,而我,在日日夜夜的忙碌,焦躁中度过。我时常在梦里醒过来。梦是模糊的,不就是泥泞,小路,路旁不算葱郁落着颓败与那条不知流向何处的小溪。我也以为是村庄,但又不是,村子的小溪尽头在村南,梦里的这条小溪,是没有尽头的。我回故乡后,奶奶在古朴的堂屋里和我,和小姐姐住在一起。我不喜欢和村子里的孩子们玩耍,他们叫我外来人,大人口中的入侵者,他们说,我是犯人的儿子。农民的嫉妒与无知是天生的,父亲发迹时,毕...

  • 风雨中那顶破帐篷

    风雨中那顶破帐篷

    每天下班回家下了公车还要走很远的一段路,途中要经过一个工地,工地上由于施工总是会有许多尘土到处飞扬,我都会用手捂住鼻子快速的跑过去。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走到工地时下起了暴雨。我急于找一个避雨的地方,左顾右盼时望见了工地一角的一个帐蓬,破破的,在暴雨中发挥它的作用,我不知道里边有什么,但它却使我伫立雨中,久久地注视着它,不愿离去,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我的思想刹那间凝固在回忆里。在我读初中时,父亲的单位精减裁员,父亲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有的只是老一辈人特人的诚实、勤劳、认...

  • 爱上一个该爱的人!也爱错了人!

    爱上一个该爱的人!也爱错了人!

    一米69的身高,身材很匀称,说话干净利落,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孩儿。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沉鱼落雁、气质非凡”,她那个时候是初中生,是我的姐姐,我们家住在一个镇的街上,虽说不上是什么富有之家,但是我们从不担心自己没饭吃,没衣服穿。远来镇上读书的同学们没有人不对我们羡慕不已的!我们在同学们的羡慕下读书,自然没有想过生活的艰苦……姐姐中考成绩出来了,在我们全家人的意料之中,语文60分,数学5分。好像在我们的观念中长得漂亮的女生的学...

  • 论事杂感

    论事杂感

    觉得很冷了吧?这冬天,往往能引发人心的寂寥,或又多了许多的愁苦。这似被粉饰的光阴,往往沉痛的令人窒息。一些埋在心里的思绪就如同沉在湖底的淤泥,偶尔被意识的暗流掘起,卷到湖面。我索性装出一副懵懂而不知人情世故的模样,善待每一个人。于是,我渐渐变得人缘很好。可结果,就是最终变得没有朋友。可是毕竟它已经跟随了我十几年,已经成为一种固定不变的习惯,要把它改掉,是真得好难!噢,原来真得是我错了!姥爷前两天生日,不,姥爷的每次生日,我似乎从来没有表达过什么,似乎连祝福的话语也舍不得说...

  • 命运

    命运

    列车,在青藏高原上行驶,天慢慢变亮。车窗外的景色逐渐变的清晰。一望无际的草原和远处连绵起伏的雪山,让我兴奋起来。“嘿,措那湖!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是青藏铁路沿线最美丽的景点之一。被藏族群众称为圣湖。”我指着窗外,喋喋不休的向先生讲着从网上查阅的知识。无意中,我发现身边站着两个藏族姑娘,正朝着我笑。其中一个有着高原红的姑娘,见我看她,赶紧别过头去。贴着另一个姑娘的耳朵,低估了一句,就把头靠在那个姑娘肩上,紧紧的抱着她。我感觉那笑容有些奇怪,好...

  • 家门前的那颗树

    家门前的那颗树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家门前那颗病怏怏的树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黝黑斑驳的树干,盘虬卧龙般枝丫,苍翠如盖的叶子,如同一条翠绿色的瀑布在我们家门前四季流淌。成为我们家门前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记得二十年前那个春天,正值植树的好季节,爸爸带来着我和姐姐到家门前的土坡前植树。植树对于孩童来说,无疑如同磁石一样深深的吸引着我们,我和姐姐早就拿着铁锹提着木桶等在家门前的那个土坡前,小小土坡,对儿儿童来说,就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五彩缤纷的野花,奇形怪状的甲虫,翩翩起舞的彩蝶,无疑是一个...

  • 天堂口

    天堂口

    亲爱的姐姐:你好!也许你已不再留恋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当你驻足在天堂口向这凡世眺望时,是否还会想起在这尘世间你还有一位妹妹一直在思念着你……生命就是如此的偶然,1984年6月11日你来到这个世界,而就在三年后的同一天里我呱呱坠地也和你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人间。是的,虽不同年但却同月同日,命运安排的如此巧妙,命中注定我们是姐妹。你记得么?姐姐,小时候,你一直带着我,我的童年里到处都是你的影子,你总是穿着花布小格子衣服,蓝底的裤子,还梳着马尾辫,然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