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女孩

  • 青春是一场伤(14)

    青春是一场伤(14)

    (14)二月的南方城市,天空总是飘着毛毛细雨,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冷冷的风,吹着人的衣角灌入到人的身体里。那天许浩然的父亲离开了榕城,可谁也不知道他所去往了哪里,包括许浩然也不知道。在接下来后面的日子里,许浩然收到的只是父亲每次汇入银行卡上的钱,直至到最后那些钱也逐渐逐渐的变得少了。好几个月过去了,许浩然的父亲依然没有点音讯,于是孟家河里的人开始风言风语起来,那些流言蜚语像风一样的从四面八方吹来,终至一天灌入了许浩然母亲耳里,许浩然的母亲一急之下,头就开始剧烈般痛起来,之后人...

  • 为你

    为你

    “你不是爱我的”男孩当时心碎了,“你说什么?”女孩哭啦,女孩得了很严重的病,他隐瞒病情为了不让男孩伤心主动离开他,说了一句“我心有他属”,男孩生气的离开了。女孩心痛啦,这种痛比他的病更强烈,女孩要想活命就必须换一颗心,没有人会随便的捐出心的,女孩已经深受折磨,回到家中准备一瓶安眠药结束自己的生命,刚要吞下时,医院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你的病终于有救啦,有人愿意为你捐出心脏。接到通知,他赶赴医院,经过四个...

  • 王大婶

    王大婶

    那个秋天的傍晚,空气里死一样的沉寂,少了平时坐在大树下聊天的老人们的笑声,少了小孩们躲迷藏你藏我找的身影、少了妇女们蹲在草垛上哪家儿子娶了隔壁村张大叔的闺女……的窃窃私语……而随之伴随的是微风吹来的几片枯黄的树叶和各家各户紧闭的房门,当然还有时不时的几声老wa的叫声……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才知道是隔壁村的寡妇王大婶去看望儿子儿媳回来后上吊死了。晌午饭后,我和村里的几个小孩去了王大婶家,那时候我们...

  • 说好一起白头

    说好一起白头

    迎面袭来的冷风还是那么凌冽,还是如刀子般袭击着脸庞。不知过了多久,眼里的泪水还是溢满眼眸。风起裙撩,吹乱了,头上的发饰。满脸的绝望。“清逸辰,说好的一起到老,一起白头,怎么你不陪我?”八岁那年。严冬,酷寒的寒风大地上的每一寸地方。凛冽的吹着,“忆裳,别管那个小乞丐啦,快回来。”衣着华丽的贵妇焦急的喊着女儿。“不嘛,娘”忆裳解下身上的狐裘给卷缩在地上的脏脏的男孩披上。“有没有暖和点?&rdq...

  • 殇

    男孩早就发现自己不会笑,从小就羡慕哈哈大笑的人生。不知为何自己总是要在稚嫩的额头上刻下心底的鸿沟,划下情肠的苦痛。双眸总是莫名的对着晚霞湿润,又不想哭泣,总是仰着头,把那两汪艰涩浸在眼眶,苦痛一丝丝沿着神经便布周身。身体总是会莫名地发颤,像得了癫痫一样,后来知道那是骨骼肌收缩,立毛肌舒张。,但为啥一年四季都在抖,真的有那么冷吗。是人冷还是心冷,至今不知道。孤独被冠以成熟时,傻孩子总是坚守着来之不易的褒奖,但坚守背后的落寞,痛苦是多么深多么疼啊。从小不觉得有什么痛的,医生...

  • 被凌迟的青春

    被凌迟的青春

    今天早上看完了辛夷坞《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名字就很文艺,很伤感。青春,我们终将逝去。不顾挽留,头也不回地奔赴而去,我与它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相遇,点头,相视而笑,我看见她的脚步不曾为我停留下半分。回想,我的十七十八岁,好像就在花季雨季里默默走过的一个路人一样,我从来都不是主角,我甚至怀疑这在我的人生里也是一样。那些本该如夏花般灿烂的好时光,好像每天都是忧忧戚戚的过来的,我为什么忧戚呢,我想不明白还是我根本就不想去想。我没有勇气去承认那段每天泡在眼泪里的时光,那个懦弱的怯生...

  • 老奶奶的店

    老奶奶的店

    一片树木葱茏围绕着一条小路两旁,茂密的枝叶在清晨的阳光中随风晃动。枝叶上的水珠随着脚步声的渐近,忽然间滑落到地上。小鸟的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吸引了路人的目光。一位老奶奶拿着扫把和簸箕从店内走出,打扫起门前的满地落叶。一只蝴蝶突然从花朵上飞起,然后飞到了老奶奶的身旁。她轻轻挥动着美丽的翅膀,在风中伴随着落叶起舞。老奶奶被这小家伙吸引了注意力,抬起头撇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奶奶,早上好。】一个慢跑跑到老奶奶面前的女人,露出笑容打了声招呼。【早上好。】老奶奶也笑...

  • 幸福早已写上

    幸福早已写上

    寒冷的冬天降临在一座小镇上,一条往常都很热闹的行人街,却在今天变得很冷清。两只趴在木盒里的小猫,呆呆的看着冷清的街道。今天对它们两个而言,真是一个很糟糕的一天……它们失望的合上盖子,然后互相抱住对方,因为这样做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寒冷的风吹进了小巷里,被风吹得抖动的木盒上写着五个字。“请收养我们。”这两只猫是被上任主人偷偷抛弃在这里的,那时候它们两个都还很小,它们只看到了主人离去的背影,对于面貌一点印象都没有。上任...

  • 伤口

    伤口

    一个家境不错的男孩,为了增加经验去了某家旅行社当职员,男孩在那里工作一个月后,遇见了女孩,那女孩是刚毕业找地方工作打发时间才进去工作,女孩的样子普通却有着一种很心疼的感觉,男孩这时是个玩世不恭的孩子,所以男孩开始追求女孩,一周后男把女孩带回家参加家里的Party, 男孩也跟母亲说了这是男孩的女朋友,男孩的母亲起初很不喜欢女孩,因为她给男孩准备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小姐,可是男孩不喜欢,男孩开始忤逆母亲拒绝所有母亲的补助,拒绝参加所有的社交活动,这时男孩跟女孩辞职了他们去了东南亚...

  • 半生勾勒

    半生勾勒

    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感叹,别人在我们的故事里客串,生命有期途,所以精力有穷尽,也许你的经历不够,但如果你善于借助别人的体验,你没走的路可以变成你走过的路,少点痴途。初中那个男生是个混混,此刻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有一个女孩很爱他,不在乎他不学无术,爱他的一切,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这个女孩始终没有告诉这个男孩,男孩从其他人口中知道女孩很喜欢他,最后他也没有和曾经那些那么多名义上是女朋友的人在一起,最后娶的也不是那个认识的同学。高中那个男孩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他喜欢上了一个...

  • 一个人,一把吉他(四)

    一个人,一把吉他(四)

    背后迟迟听不见回复的人,仿佛有点着急的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林小雨,而这也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就连陈楠自己也都有点差异自己的行为,她本性虽是大大咧咧的可也不是那种能大胆到去和一个陌生人随便动手动脚的人。可今天不知怎的,和他仿佛认识了很久一样,可明明是陌生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自己也不清楚,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个人魅力吧!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故作催促道:“怎么难道你不想和我这个不相干的人说吗?”说完又是迟迟不见回答不由急道:“喂,你这人还有没有一...

  •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木兰,你为何叫木兰?

    初中时候学过花木兰,当时觉得她很厉害,后面慢慢感受到她的悲哀。——2012年11月7日“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木兰于窗前的梳妆台坐下,轻柔的摸着自己齐腰的长发,顺手拿起桌上的军贴,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窗外,老父找出20年前出征的战袍,无奈的惮着上面的灰尘,佝偻的身影刺痛木兰的眼睛,更是刺痛她的心,眼泪的慢慢的沁出眼眸。终于她拿起剪刀,断了女儿家的心思。推开房门,老父看到她哭了“木...

  • 我等你

    我等你

    校门口,有一个很好很漂亮很优秀的女孩,这个女孩每当放学后,都会在校门口等待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很优秀,女孩很喜欢男孩;但,女孩只把自己对男孩的爱深深藏在心里。男孩是训练队的,放学很晚,但不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女孩都会在校门口的不远处静静地等着男孩,静静地看着男孩,静静地,目送男孩离去......与往日一样,女孩在校门口等待着男孩的出现。不一会,一个身影出现在校门前,骑着单车,但与往日不同的是,男孩的后车座上坐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特别漂亮,他们有说有笑,男孩和女孩的脸上泛起幸...

  • 雨中的伞

    雨中的伞

    在细雨缪缪中,有那么一把伞。伞将冰凉的雨与他身下的青衣女孩隔开。可那女孩还是湿漉漉的。‘那么细的雨,一个撑着伞的人会像一个落汤鸡?’路上的行人不解。‘嘿,那不是我的错,天知道她身上的水哪来的’雨伞急于辩解。行人纷纷,女孩只觉得心慌,她选择了离开。‘为什么你是湿的。’雨伞忍不住问。‘因为在下雨的时候,你没有及时出现啊’女孩的声音有点梗咽。‘那不是我的错是主...

  • 女孩和奶奶

    女孩和奶奶

    女孩出生在一个农民大家庭,家中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和妹妹,四姊妹中排行老三。女孩从小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几乎不能被风吹,被太阳晒。为此,父母很少让女孩出门。由于身体原因,女孩的家人对女孩非常的照顾,农活基本上不让做,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家陪伴年老奶奶做家务。妹妹还小,需要父母照顾,所以女孩长期吃睡都和奶奶在一起,跟奶奶特别的亲。奶奶上过学,有文化、有思想,女孩童年的“为什么”都由奶奶来解答。女孩经过奶奶精心照顾,身体得到了好转。闲下...

 16    1 2 下一页 尾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