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女人

  • 被动的选择

    被动的选择

    那一年,我们牵手,相依相偎;那一年,我们向往婚姻,迫不及待;那一年,我们相随相伴,心里的在乎,尽显眉眼。眉眼中的爱,我最最难舍的温柔。这一年,我们都适应了各自的工作,忙碌的时间,让我们越来越少的时间相处;这一年,我们的关系得到了法律的承认,两地分居,日子依旧一成不变;这一年,再也寻不到那温柔的目光,再寻不到那关注的眼神,再也寻不到曾经的一切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快要在这七年的时间内消磨殆尽。不舍、难过、抓狂、不甘,不得不接受。懦弱的女人总是在被动中成长。真的不舍,那时那样可...

  • 岁月从此分两边

    岁月从此分两边

    岁月从此分两边是你吗?如人世间第一缕朦胧的忧愁,如青春里涂了又写的诗是你吗?如生命里最后要记起的往事,如一本借了忘还的书是你吧。拎着旧皮箱,被远方欺骗,岁月从此分两边是你吧。拎着旧皮箱,站在北回归线,岁月和你两无言只谈朝霞无限,只看晚霞无眠。——题记01世界由黑暗变成光明的那一刻,正如人睁开了双眼,周围的景物由近而远,逐渐变得清晰。天幕与大地的距离越来越远,展开的世界越来越大。如果你视力够好,可以跟着流动的晨霭,看见很远的地平线...

  • 江湖还在,我却已老

    江湖还在,我却已老

    那么多年的隐忍,那么多年无所适从的等待。直到最后才知道,原来没有你的时光,我竟是如此的寂寞。生命中总有那么一段时光,充满恐惧,可是除了勇敢面对,我们别无选择。人生不可能总是顺心如意,但持续朝着阳光走,影子就会藏在后面。刺眼的,却总是对方的向。刺痛我的不是现在,而是有你的曾经,和再也没有你的未来。茫茫人海,岂无三千弱水缤纷景,我只取一瓢饮;滚滚红尘,几多姹紫嫣红锦绣春,我独独爱着一枝。倘若过去的你没有闯进我凌乱地生活,倘若我们只是擦肩而过,倘若我只是用情去爱你,而不是用心,也...

  • 遗失

    遗失

    遗失和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年届四十的男人事业有成,英姿飒爽;年届四十的女人虽然仍风姿绰约,多了一份成熟,却少了青春的蓬勃与激情。和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男人遇到了小他十八岁的女孩。男人对女人说:放手也是一种爱。如果你爱我,你真的爱我,请允许她点燃我生命的火。女人对男人说:好吧。女人选择了净身出户。女人很庆幸,无论男人曾经多么地希望她只负责美貌如花,她也不曾丢掉自己的工作。她很庆幸,自己拥有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他欣喜若狂,回到好久不曾谋面的家。他想把客厅里、卧室...

  • 你是要让我死吗

    你是要让我死吗

    是的,这句话是露露的亲生父亲说的。没有恨,因为不值得。从记事起,家里就总是鸡犬不宁。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大人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明白微笑就是“太平”,咒骂就是“战争”。每到“战争”的时候,露露总是躲在门后边自我保护。以泪洗面是常事。天下之关系,就数婆媳关系最复杂最难相处。这是大多数人经历过的,也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再次不做过多评价。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从照片可以看...

  • 男人——父亲节里的感叹

    男人——父亲节里的感叹

    男人——从男孩子升级而来,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完成的角色转变,是因为一段恋爱升级婚事而来,是因为有一个“哇哇哇”声音让本不柔和的双手抱起一个生命升级而来。男孩,男孩子的谈笑人生叱诧风云的理想,男孩子的千里之外和诗词风月,男孩子的欢歌醉酒和豪放不羁!男人,大男人的谈笑背后的惆怅,男人只能在的梦里无限的风花雪月与远方,男人酒杯里只剩下无法诉说的衷肠。父亲,父亲的愁绪已经是理不清的丝线,工作上,事业上,碎了的梦想,家庭里,孩子的事,...

  • 你若微笑.烟雨含羞

    你若微笑.烟雨含羞

    2016年3月末,都柳江畔一个县城双休日的午后,几个二十多年前的女同学,相约共进晚餐。酒店里,八九个年过四十的妇人欣喜入座。人到中年,这些长期呆在职场中的女人们,不经受太多风雨,相貌上依然风姿绰约,看不出几多沧桑,说到喝酒每人都还能饮上一两口。酒过几巡,说笑中自然回到从前,那些已经逝去的青春,多彩而浪漫的故事,把大家乐得忘了推杯。云出生在这个县城,遗传了父母端庄,美丽的容貌,举手投足间流露着父亲特殊的军人气质,骨子里隐藏着一份矫情,明亮的大眼睛有着母亲温和娴熟的脾性。她话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