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人家

  • 乱洒衰荷

    乱洒衰荷

    暮秋,荷花池畔。凛冽的秋风吹残了满池荷叶,昔日硕大的绿盖已经枯萎,只剩下叶心还余一点绿色。我正在为此伤悲之时,一个村民朋友匆匆跑来说:“她走了,无声无息地走了。”此时,我并不感到震惊,只是在心里暗暗地祈祷:愿她下辈子走好,别再窝窝囊囊地活着了。她叫马玉英,上世纪四十年代生于风景优美的金陵河畔,她那个村子叫麻家坡,是个地瘠民贫的地方。五十年代末期,铺天盖地的大锅饭之风袭来之时,不少家庭窘困已极。十四五岁的她,病饿缠身,面黄肌瘦。村里人说,看来这丫头难活...

  • 父亲

    父亲

    我的父亲去世已经三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的思念他。他活着的时候我总以为他是座不倒的大山,然而当他真的走了,我才猛然发觉他只不过是一片弱不禁风的秋叶。父亲一生都没过上好日子,更可以说不堪回首,刚结过婚他就随母亲去母亲娘家村子上安家落户了,这一决定使他大半生都在受人欺负。因为离开原籍,他就成了单名小姓,农村人很看重家族势力,无依无靠的父亲真可谓处处受气,步步艰难。村子虽然不大,却很复杂,五色洋人俱全。父亲经常被人诬陷算计,更有挑拨离间、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撒石斗鸡的人,也...

  • 喧嚷的天空,落寞的身影

    喧嚷的天空,落寞的身影

    烟花大张旗鼓地炫耀着,炫耀着它在天空的荣耀。然而在悄无声息的地面,静静守候着的生命沉默无言。它默默释放着它浅显却无人可及的灵魂。它在低头找寻着,找寻着能够在庆祝新春的同时,给它一点食物和温暖的人家。它来到一户正在吃着年夜饭的人家,看样子,其乐融融。没人发现它的存在。它低头本想转身离开。然而一个如清水澄澈的眼睛将眼神停留在了这个落寞的身影上。这个女孩用筷子将桌边的骨头扫在碗里小心翼翼地端去给她,“你干什么!它那么脏小心有传染病”她的父亲一把拉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