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的老板娘想上她 老头在农村玩娘俩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13 06:01:31

时光飞逝,转眼又到了微享校园之夜的季节。于瑾毫不意外的接到了唐小年要担当女伴的霸气宣告。

今时不同往日,于瑾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还好心的带着唐小年去商城买了一套礼服。

上回的两日游,于瑾明明知道是个坑,还是被唐小年牵着鼻子跳了进去。当他和唐小年真正独处一室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放弃了抵抗,随时准备迎接唐小年的生扑。

结果让于瑾没想到的是,唐小年竟然临阵退缩,自从看到他洗过澡后一副任君宰割的姿态,就开始面红耳赤的低头玩手机,一直玩到十一点,最后居然抱着被子准备睡沙发。

他觉得好笑,没有拦着她。她就那么背对着他,头也不敢回一下。

于瑾总结了一下,唐小年在爱情方面就是个吉娃娃,对手多大都敢扑,但是面对对手的攻击却毫无招架之力。

于瑾总结的没有错。当他为唐小年端上一杯玫瑰色的鸡尾酒,还附带微微一笑的时候,唐小年那红到了脖子的模样更是肯定了他的论断。

果然还是个青涩的姑娘啊。

于瑾在校园之夜向来是不会邀请高一天的。可是由于校园之夜的邀请形式多样,高一天总能趁虚而入,跑到现场来恶心恶心他。

这不,高一天又来了,还带了个帮手。帮手是个看起来卖相不错的小鲜肉,估计是个妙手旗下的模特。

“于瑾,总算找到你了。”高一天热络络的上前打招呼,就好像和于瑾之间多么亲密无间一样。

于瑾还是一如既往的回以不屑的冷哼。高一天咂咂嘴道:“别这样啊。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的。”他转过脸对唐小年说:“唐小姐,我是来找你的。”

唐小年一脸懵逼。找她?她和高一天又没有交集,找她做什么?于瑾和高一天是死对头,她当然要站在于瑾这边,和高一天坚决保持距离了。于是唐小年一言不发,静静看着高一天出招。

高一天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唐小姐,去年误会你是演艺圈的人,后来无意间听说了你的身份,才知道你原来是《风无眠》的作者,真是才貌双全啊!”

唐小年自从去年以女伴身份出现在于瑾身边以后,就有很多人打听起了她的身份,这个圈子又不大,所以高一天知道她的身份,她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淡淡答道:“过奖过奖。”

“呦,唐小姐,你大概是和小瑾认识的时间长了,这说话的语气怎么和他一模一样啊!”他自顾自的调笑着,见没人接话,又自顾自的接着说:“唐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两家父母其实有点交情。我父亲和你父亲以前是高中校友,关系好着呢!”

唐小年觉得不可信。她比高一天小个好几岁,她的父亲怎么可能和高一天的父亲是校友?

于瑾也不相信,依旧摆着个冷脸。

见唐小年不说话,高一天继续说:“唐小姐,冒昧的问一下,你和小瑾……你们俩是恋人关系吗?”

唐小年看着他恶心的嘴脸,本来不想理睬他,可是他问的这个问题又让她无法忽视。也不知高一天有什么后招,一时无法应对,她只能看着于瑾求助。

于瑾也是被他问的莫名其妙,不悦道:“这和你有关系么?”

“有啊!”高一天反应很大,激动的说:“小瑾,你这么说,看样子就不是恋人了。也对,你和唐小姐年龄差的有点多,也不太合适。这位是我表弟,今年二十三岁,美国留学回来的,人品好,也很优秀,现在在他父亲的企业工作。我爸就记得唐叔叔有个女儿很不错,想要介绍给我表弟认识。我这一打听,可不就是唐小姐么?当下我就把这活揽下来了。于瑾,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今儿咱俩就做个媒,给两个年轻人牵个线呗。”

他说着,把身旁那男人推到了唐小年面前:“他叫许坤,天秤座,B型血。唐小姐,你们聊聊呗。”

唐小年被他给恶心的无话可说,于瑾更是气得脸色发白。年龄差的有点多?不合适?还让他做媒人?说的什么鬼话!

他转头去看高一天。只见高一天歪着脑袋咧着嘴,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唐小年是对他当众表白过的,高一天既然调查过,一定知道唐小年和他的关系。现在这样做,无非就是觉得他喜欢唐小年,想趁机恶心恶心他。

于瑾长这么大,最讨厌的人就是高一天,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看高一天得逞。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只要露出一丁点儿愤怒、嫉妒、失望的情绪,高一天就会幸灾乐祸然后找个机会落井下石。

他只能装作不在意,面不改色,甚至礼貌的对着那只小鲜肉轻轻点了点头,对唐小年说:“小年,既然这样,那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说着还给了高一天一个迷之微笑,风轻云淡的离开了。

虽然内心里很不舒服,但他对唐小年还是有信心的。那个虽然小鲜肉比他小三岁,算个富二代,但是比起他还是差了些。她相信唐小年不至于那么没眼光。

可是于瑾忽视了一件事。此时的唐小年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对他谨小慎微、时刻对他察言观色的唐小年,而是敢于霸占他的房子还趁他睡着偷偷吻她的唐小年,是被他各种无下线的包容过的唐小年,是他亲自下厨、开车接送甚至为了她一句话就做软件的唐小年,是千方百计骗他出去过夜的唐小年。这个唐小年早已经被宠坏了,已经有了发脾气的基础和底气。对于于瑾此刻的所作所为,唐小年愤怒了,后果很严重。

校园之夜结束后,唐小年虽然拒绝了坐上许坤的车,但一路上也没给于瑾好脸色。上车的时候她连平时的专座副驾驶都没坐,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后座上。

“生气了?”于瑾明知故问。他从后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唐小年那张小嘴撅得快成鸭嘴兽了,脸垮着,眉头还皱出了一条小细缝。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人家一个高富帅陪我聊了一晚上,不知道有多开心。”

“真的开心?”于瑾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女人的怒火有多么可怕,只当她是闹脾气,还玩味的反问着。

唐小年对着后视镜怒瞪了一眼,再也没说话。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