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想上我你就快点 老婆的迷欲生活 秀玲

情感网文 2020-06-13 03:01:50

离尘在婆罗塔下一铲一铲的仔细翻动着脚下散发着菊花叶清香的湿润泥土,绛贞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手中小心的捏着一只塑胶管子,将管子中顺着水龙头里源源不断喷洒出来的清水一点一点的淋湿在刚刚翻动过的泥土上面,她知道他在种花,那一双曾经沾满无数世人鲜血的一代战神的纤纤玉手,今天却在婆罗塔下的湿润泥土之中一颗一颗的温柔埋葬着世界上最纯白如雪的生命种子。

“幽昙花的花期很长,”她说,“怕是来不及等到片子开拍了。”

“等到又能怎样,”他温柔的笑笑,“昙花一现不过几小时的事情,连摄像机都来不及架好。”

“其实世人对昙花一现有些误会,”绛贞无奈笑笑,“幽昙花本来是指无花果的,就是咱们小时候吃过的,两块钱一包的那种,”她说,“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吃过,”他说,“等到现在再想吃时,已经变成木瓜了。”

“是啊,”绛贞遗憾,“我也很长时间没再见到小时候那种无花果了,”她说。

“还不快闭嘴,会暴露年纪的,”他说,“恋旧的女人,总是老的很快。”

“回首从前总是件很艰难的事情,”绛贞叹气,“好在我的从前,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这么快就不恨他了?”他淡淡的抬起头来,“他昨天又去云居寺里替他父母上香祈福去了。”

“你那么关心他干什么?”绛贞在涩笑中真心是微微的对他有些好奇,“他不会真的是你失散多年的表兄弟吧?”她微微涩笑的看着他问,“是表兄还是堂弟。”

“是师兄,”他的眼睛微微动了一动,“他入行比我早,”他淡然的低下头去,在一缕温柔如水的清澈目光中,轻轻的伸手在湿润的泥土里面深深掩埋下一颗幽昙花的种子,“他答应出演大皇兄了?”他低头轻轻的掩埋着手中一捧清香四散的湿润泥土,“你有没有告诉他,片酬只是象征性的。”

“本来就是说好要捐给孤儿院的,”绛贞淡然的摇摇头说,“栖云孤儿院其实一直就是襄樊孤儿院中最不缺钱的一个,”她微微的有些好奇,“你们两个为什么非要将钱都捐在这里?”

“左右也是炒作,”他微微笑笑,“就当是这块花畦的租金了,”他说。

“租金?好昂贵的租金,要是送给真心需要这些租金的孤儿院,那些孩子就不用穿着薄衫子过冬了。”

“襄樊哪有冬天?”他轻轻的覆手埋下一颗花籽,“现在的小孩子太娇惯了,”他说,“其实,穿裙子都冻不死的。”

“你不可怜他们?”绛贞好奇,“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孩,不是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吗?”她手中捏着塑胶管子,小心的将水浇在花畦中已经掩埋好幽昙花籽的一畦畦湿润泥土上面。

“只要是人,都逃不过那一天的,”他轻轻的伸手攥起一捧泥土, “总有一天,任何人都会和他们一样。”

“可是你爸爸妈妈看起来身体结实的很呢,”绛贞微笑,“你不要和他一样,整天担心爸爸妈妈出事,四处上香磕头,都快成失心疯了。”

“别取笑他了,”他淡然的抬起头来,“像他现在这个年纪,失去父母,是能要他命的。”他说。

“这么说你反倒是觉得那些孤儿可真是很幸运的了,”绛贞冷笑,“因为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再有机会亲身感觉到失去父母的痛苦了,可真是太幸运了。”她微微有些负气的用指尖狠狠掐了一掐手心里的小塑胶管,淅淅沥沥的将水淋在他身上。

“是啊,太幸运了,”他淡然的摇摇头说,“七伤之中,只爱最伤,七苦之中,只离别最苦,这样痛苦的磨砺,老天已经将他们放过去了,”他说,“一辈子能够只为自己活着的人,这世上又能有多少?”

“你别这样”绛贞淡然的低下头来,“爱有很多种的,”她说,“那么多的爱里,其实也只有恋爱才会最伤。”

“他是个商人,”他涩然微笑,“一亿投资,他会想尽办法给大皇兄加戏的,”他说。

……

几天以后……

……

“有必要这样吗?”彩蝶总部会议室里,洛耽随意的伸手攥起一只签字笔,在会议桌上看也不看的就要在几份投资合约上胡乱签上自己名字。

“一亿投资,不是闹着玩的,”绛贞青涩的低下头说,“不管怎样,汉云旗下,还有几百员工和他们的家人,还在等着你供养呢。”

“现在拍神话片不是时候,”他说,“《上善似水》就是个前例。”

“公司已经决定将风格改成仙侠片了,”她涩然微笑,“只是苦了你,又要跟着剧组在青城山上待上好几个月了。”

“为什么不去峨嵋山?”他问,“青城山上可是道士的天下。”

“既然是仙侠片,还是水墨风多些才好,”她说,“峨嵋山上虽然漂亮,但是颜色太浓重了,而且谈恋爱的事情,是不能去那里拍的。”她微微有些青涩的淡然凝眸看着他的眼睛,就像是一千四百年前在浣溪小榭中时那样。

“都把故事搁忉利天上了,还在乎那些,”洛耽摇头哭笑,“大皇兄最后不是又出家当和尚去了吧。”

“去你的,那么滥俗的狗血桥段,怎么敢劳你大驾,”绛贞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在桌子底下狠狠踢了他一脚,“你还得好好保养好那几根头发拍你的洗发水广告去呢,”她说,“不过你要是愿意,编剧倒是可以考虑让你去峨嵋山上带发修行几天。”

“还是算了,”洛耽嗤笑,“峨嵋山上规矩太多,连只猫都不让带。”

“听说那只猫刚刚生了窝小猫,”绛贞涩笑,“现在都预定出去了吗?”

“一只没有,”他说,“我妈不忍心将它们送掉,我也没有办法。”他微微有些不怀好意的瞪眼斜睨她说。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又没说一定要你送我一只。”

“他会买给你的,”他说,“我送给你,也会让他拎出去扔掉。”

“去你的,你把他想的太坏了,”绛贞忿然,“早知道在医院里,他怎么不把你掐死。”

“让我猜猜,送给老人家的,应该是挑只花的,还是挑只白的,”他斜睨着眼睛冲她坏坏一笑,“那只猫一窝就生了五只,”他说,“两只花的,一只白的,一只黑的,一只黄的。”

“你怎么知道是要送给她妈妈的?”绛贞好奇,“而且他妈妈看起来好像还不到四十岁,根本不是什么老人家的。”

“那我妈看起来到四十岁嘛?”洛耽嗤笑,“女人的年纪,不能光看脸上。”

“可是才从大牢里放出来的人,脸上是骗不了人的。”

“搞不好真是俩特工呢,”洛耽冷笑,“本来我还一直奇怪,空手套白狼能一下子套来八亿,这种本事,不是一般父母能调教的出来的,”他说。

“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我他妈妈到底喜欢哪只猫呢,”绛贞负气,“我知道你很听你妈妈的话,”她说,“既然你妈妈舍不得,你会想尽办法帮她保住那几只小猫崽子的。”

“他妈妈喜欢哪只猫?你问我干什么?”洛耽“格”的一声笑出声来,“我们俩又不是一个妈生的,”他说,“不过如果他愿意把手里那些对我爸妈不利的证据都交出来,我可以考虑和他拜个把子。”

“那好,就是和它妈妈长的很像的,”她说,“五只崽子,总不至于没一只和它妈妈长的很像吧?”

“当然有,”他坏笑,“一只长毛,一只短毛,还有一只绵羊毛,”他说。

“怎么会长绵羊毛?”绛贞担心,“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洛耽哭笑,“婷婷干的好事,洗剪吹搞出来的。”

“一提起婷婷来,你总是那么开心”她微微有些苦涩的凝眸看着他的眼睛,“你从前在孤儿院时,都没有这样开心过的。”

“那是因为那时候,他们一直知道这世界上有我,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他们,”他说,“因为打小是跟在大伯身边,他们一闲的没事就笑话我是小和尚。”

“可是你就喜欢被他们这么笑话,”绛贞微微笑笑,“从前在学校里,你一直很嫉妒那些生在寻常人家的同学,”她说,“虽然那些出生在穷苦人家的孩子,日子过得不一定比你要好。”

“我没嫉妒他们,”他说,“反倒是总是被他们嫉妒。”

“是啊,因为你谈恋爱,比他们都早。”

“不过才早了一千四百年,”他说,“而且,没想到那个姓高的这辈子竟然没托生成一只畜生。”

“你怎么知道?”绛贞好奇,“我好像没跟你说过这些。”

“等你说才知道,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他说,“我老爸老妈都是千年狐狸成精,我总不至于连这点道行都没有吧。”

“可是他也一样说我是失心疯了,”绛贞冷笑,“你们两个都喜欢拿这个来取笑我。”

“他笑话你你就打他啊,”他说,“反正他也不敢还手。”

……

……

绛贞提早在离尘家里准备好了很多宠物用品,专心等着那只绵羊毛小猫的到来,许伯母近来越来越喜欢隔三岔五的邀请绛贞来家里作客,而且每到绛贞打电话说自己半个小时就会赶到的时候,许伯母即会匆匆的在家里面四处燃上檀香,地板上面四下供奉着香炉法器。

离尘因为公司里有些资料忘记被绛贞放在哪里了,听说绛贞下班以后就到家里找他妈妈去了之后顺便在楼下餐厅里预定下几样外卖,用塑胶袋提着匆匆赶回家去,但是回家一开门之后一眼看见整个家里被一炉炉檀香宝烛给烟熏火燎的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气愤之下伸手从地板上将正在心无旁骛的专心盘膝打莲花坐的绛贞从他妈妈身边像拎只小花狸子似的连拖带拽的给掐着脖子一把拎拽起来,绛贞正在和许伯母一起在地板上专心打莲花坐,冷不防被人掐着脖子从地上拎拽起来,惊吓之余一个瞪眼登时散乱着头发,卷曲着眉睫,婷婷袅袅仙袂飘飘的将一介倾世红颜,一袭仙姝媚影摇摇晃晃昏昏沉沉的一头栽倒在地板上面,离尘无可奈何的低头狠狠瞪了母亲一眼,之后气急败坏的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将绛贞送回公司。

“我刚刚才在酆都城里和我父母见面,”她呜呜呜的哽咽瞪着他说,“你把爸爸妈妈还给我,把爸爸妈妈还给我。”

“什么酆都城,我妈她是失心疯,她说的话,鬼都不信。”

“胡说,许伯母她是阴阳师,能够身通阴阳两界,她答应我要施法让我在酆都城里见到爸爸妈妈的,”她说,“本来酆都城的大门都已经开了,都是你,无端惊扰了看守城门的阴差鬼吏,现在想进也进不去了。”

“什么阴阳师,就是一四处招摇撞骗的神婆,”离尘气急,“你跟着她胡闹什么?”

“我没有胡闹,许伯母她就是能身通阴阳两界,不然,我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听见爸爸妈妈说话?”

“谁多吃两片安眠药都能听见那些东西,”他忿忿的叹口气说,“你爸爸妈妈死时,你都已经三岁半了,你记忆里本来就有这些东西,当然听得见啦。”

“可是许伯母她在教我打莲花坐,她现在是我的瑜伽教练,你总管不了吧。”

“哼,还教练,她的瑜伽馆两个月不到就关门歇业了,”他说,“现在又四处去给人看相算命,招摇撞骗的,早知道,当初还是让她一直待大牢里省事。”

“你别这样说你妈妈,她只是太寂寞了,”她微微有些嗔怪的瞪眼看着他说,“你有没有算计过,你现在到底已经有多长时间没陪你妈妈一起出去逛一逛街,散一散心了?”她问。

“可是现在公司里这么多缺爹少娘的人在给我干活,”他说,“我整天陪着他们在大马路上招摇,有谁看了心里会不难过?”

“哼,人家哪里会有你想的那么坏啦,”绛贞气忿,“你觉得有人会因为你有父母而他却没有就伸手想要掐死他们吗?”她一脸娇叱嗔怪的瞪眼看着他问。

“那可不一定,”他说,“我爹只有一个,妈也只有一个,我冒不起这个险。”他边说边将几份外卖从塑胶袋里一一端出安放在办公桌上,“快吃吧,”他说话间已经将一只清洗的干干净净的小碟子轻轻的推到她的跟前,“折腾这一路,菜都要凉了。”

“凉了就倒掉啊,”绛贞赌气,“你喜欢过穷日子的毛病,这么多年倒是一点没变。”

“上辈子高长澈饿着你啦,”他轻轻的将桌子上的外卖每一样都小心拨到她的小碟子里一点,“别客气,反正是算在公司账上,”他说。

“这么说要是你自己掏钱就不会这么奢侈了,”她说,“说不定去麦当劳里买两个汉堡就凑合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去过那些地方,”他手中的筷子一瞬之间忍不住停顿了一下,“不过只要你喜欢,我明天就陪你去,”他说。

“还是算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吃那些东西,可是,”她微微有些好奇的凝眸看着他的眼睛,“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吃汉堡啊,”她说,“是因为觉得那些小鸡很可怜吗?”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他淡淡的看着她的眼睛,“很久很久以前,我是可以吃带血的活物的,”他说,“但是……”他的眼睛在一瞬之间忍不住爽然若失的微微颤了一颤,“但是现在也很好啊,”他恍然之间幡然惊醒过来,“公司里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他淡然笑笑,“一碗白粥,一勺咸菜,一碟子清水煮白菜,还有半个进口橙子……”

“他们是为了证明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成功人士,和那些又蠢又笨的凡夫俗子不在一个档次和境界上才这样虐待自己的,”绛贞气急,“可是你不一样的,你是那些成功人士的老板,你钓女孩子,不需要这些逢场作戏的神秘感和想象力的。”她说。

“你不要再找我妈去练瑜伽了,”他说,“那些东西,她其实还不比我呢。”

“喂,我没听错吧,”绛贞十分不可思议的瞪大了自己眼睛,“你一个大男人,你玩那些东西干什么,太变态啦。”

“没什么,我天生的,”他说,“那个眼镜蛇的样子,有那么难吗?”

“也难怪,”绛贞在桌子上歪手托起自己的小腮帮子,“你上辈子有鲜卑血统,鲜卑是西北游牧民族,长相有些像雅利安人,很早很早以前,雅利安族分为了四个支系,一支去了爱琴海,一支去了恒河,一支去了巴比伦,还有一支全世界四处游荡,不知道是不是游荡到汉江边上来了,反正不管是北齐北周,还是隋唐五代,只要是有鲜卑血统的人当上了皇上,皇宫里面的事情指定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她说,“你不会这么倒霉,这辈子又托生成鲜卑血统了吧?”

“鲜卑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说,“其实鲜卑族里最繁盛的一支,是慕容世家。”

“哼,我猜你也是和他一样,一心惦记着那个慕容水莲呢,”绛贞气忿,“怎么,和我比起来,她更像是条蛇吗?”

“不,她只是和你一样,都是属蛇,”他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改过生日。”

“什么,你这个变态,原来你专门是在搜集属蛇的女人,”绛贞气急,“不过呢,既然你天生就会瑜伽,那你妈妈她,说不定还真是千年的白蛇成精呢,这样吧,明天我去你家时顺便给伯父伯母带些雄黄酒去怎么样?”她气忿之下反而是微微有些怪笑的瞪眼斜睨他说。

“别胡闹,他们不会喝酒。”

“他们不会,你也不会啊?”绛贞好奇,“为什么每次的公司酒会上总也见不到你。”

“爸妈不让我喝,”他说,“我不敢忤逆他们。”

“那你就乖乖回去陪你妈妈打莲花坐去吧,”她说,“你妈妈平时总是说你自幼缺吃少喝的陪着他们受了不少活罪,落下个体弱多病的毛病,多练练瑜伽,对你的身体很有帮助,”她嗤嗤怪笑,“不过我倒是真想亲眼看看你被她逼着打莲花坐时的狼狈样子呢?”她说话间已经心满意足的将小碟子里的干菜馄饨一个一个的用小勺子送在嘴里,“哦,对啦,这么晚把本小姐折腾回公司,到底有什么急事啊?”她问。

“也没什么,”他说,“公司里的编剧昨天辞职了几个,”他一脸疑惑不解的淡然叹口气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他们了,为了一个电视剧本子,全都被气走了。”

“咦?这就奇怪了,”绛贞好奇,“公司里关于投资电视剧这一块,好像一直是千雪负责的啊。”

“可是千雪也没得罪他们,”他看起来像个犯了大错的孩子,“只是想要他们写一个皇上妃子谈恋爱的本子,故事发生在清漪园里。”

“啊,那就怪不得了,我忘了告诉你了,”她微微有些不怀好意的格格娇笑的看着他的眼睛,“清宫戏虽然人人都爱看,但是却不一定人人都爱写的,”她说,“有些民族自尊心十分强烈的人,那条小舌头上虽然不会乱说什么,但是其实在心里面,是抵死也喜欢不起来清朝的旗装和旗袍的。”

“可是成王败寇,在战场上打仗打输了的人,连命都是被施舍的,怎么还有资格决定自己穿什么衣裳,”他说。

“哼,要你笑话我,”绛贞忽然之间一脸气急败坏的在桌子底下用小皮鞋跟子狠狠踩了他一脚,“襄樊被彩蝶吞了,你很得意吗,”她说,“看我每天穿着彩蝶的衣裳来上班,你说不定会一脸心满意足的在总裁室里隔着落地玻璃在偷着笑呢,”她气急之下忿忿的将桌子上的几份外卖全都拎起来丢到废纸篓子里面,包括他碟子里还没来得及吃掉那份。

离尘在办公桌前淡然的摇了摇头,半点也没有在意,因为一千四百年前的迦兰王府之中,她一身衣衫落魄的被逼迫着换上王府中那身淡青色长衫时,也是这样一脸娇羞忿衍的可爱样子,只是,那样的可爱,从来都只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不管是在忉利天上,还是在栖云寺里,不管是在长安城里,还是在汉云山上,虽然,那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神话时代的事了,但是,爱是没有时间的记忆,她不会忘记那个男人的,他知道,虽然几番生死,几世轮回,很多从前的事情,从前的记忆,已经在一碗忘川水中无可挽回的烟消云散掉了,但是那些刻骨铭心的感觉,刻骨铭心的执念,是那个男人他一生下来就可以刻骨铭心的感觉得到和执念得到的,他知道,他们自神话时代就已经在一起了,而他,自从神话时代*开始,就只能一生一世一辈子欲*火难耐的悄然跟随在他们身后……

……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