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还想大棒棒吗 隔壁小妹让我欲罢不能

情感网文 2020-06-12 21:00:47

虽是如此,身下的男人还是被踹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浓稠似的血液泼在地面,呈深黑状态。叶起真垂目注视地上半死不活的野人,却仍朝着自己发泄不共戴天仇恨般的吼叫,正想一把将其打晕带着桑宁离开这里,不远处又有了异动,一声女子的尖叫后紧跟着一个男子的制止;“兄台,手下留情!”随之一对年龄大约和叶起真相仿的男女从草丛边跑过来。

两人走来后,年轻女子弯下腰,将受伤的男人扶起,从她的举动可以看出,她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恐怖和异常,男人也好像很听女子的话,见到女人后,表情就变的很乖了,咿咿唔唔对她撒娇着,胸部以上再次不受控制一波接一波抽动着,女子对此也很习以为常的样子,只是轻轻地安抚着他,投向叶起真的眼神则有些怨恨,还有些微妙的复杂,而一起过来的男子,比起女人的幽怨愤恨,先顾查看受伤男人的伤势,一连问了好几句有没有事,疼不疼,受伤男子不住地摇头,蜷在女子的怀抱里躲着,男子眼光扫到地上的一摊血迹,愣了愣,才转过神来。

“发现阿顺失踪时,我们就立即四处寻找过来,还好及时赶到了。”男子深吸一口气,神情还算镇定,眼神里也几乎看不到什么埋怨成分;“我叫梁斌,这是长姐阿瑛,我们的弟弟阿顺,因为。。。年幼的特殊遭遇,弟弟有时候会作出一些让别人无法理解的举动。。。”

“阿斌,我们阿顺被打的这么惨,你还费劲啰里八嗦地跟他们解释这么多干什么。”女子这么说着,情绪也受到波动,杏眼圆瞪,很不甘心的模样。

桑宁丢掉手中的石块,奔跑了过来,口气义正词严:“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到他刚才的样子,好像要吃人一般,叔叔处处避让,他却得寸进尺,如果不给他教训,倒霉的就是我们。”

桑宁还想再说,被叶起真挥手阻挡,小丫头心中一阵激愤,仰起小脸,就看见叶起真冰冷的眸色,似乎在责难她的言辞莽撞,让桑宁忿忿不平的同时又觉得委屈,她咬住牙根,倔强地将头扭到一边。

“这件事。。。可能是我们不对在先。。。”自我介绍叫做梁斌的男子将目光转向桑宁;“小姑娘,如果吓到你了,我替我弟弟道歉。”

桑宁歪着头,依旧没有理会。

“阿顺,我们回去。”梁英瞪了梁斌一眼,带着梁顺首先离开了。

被阿瑛搂在身侧的阿顺,乖顺地服贴着,哪里还有半点凶蛮模样,时不时发作的癫痫和嘴角的黏液让他看起来着实可怜,感觉到被注视,他突然转过视线,嘻嘻涎笑着与叶起真对望,叶起真看着他眼里似有若无的刁滑,喃喃自语道:“他是病的不轻了,否则,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兄弟尊姓大名,这位又是?”等两人走远,梁斌顺带客套问了一句。

叶起真回答的自然;“尊名不敢,我叫叶陌,这是令妹叶宁。”

桑宁疑惑的眼神在叶起真周身转悠,像一条小猎犬似的试图闻出异样。

梁斌听此后发出一声了然于心的“哦”,神色言谈中能够感觉的出他对这个谎称叶陌,年龄大不了自己几岁的男子的好感,然而对方却不不领情,看似温然的神色中,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梁斌不免尴尬一笑,又说了几句客气话,才转身离开。

梁斌一走,叶起真立即着手收拾行李,将睡袋帐篷重新折回背囊中,桑宁仍在犯迷糊,却也立刻闷声帮着一起收拾。

待将物件全部收拾好,叶起真稍稍停顿,转过头,问:“刚才你做错了什么?!”

“啊?”一句突然冒出的无关问话,让小桑宁陡然思维真空,无辜中带着委屈的小模样,并没有令叶起真柔软:“我跟你说过什么?约法三章的第一条,你再复述一遍。”

“。。。如果碰到危险情况,我不能擅自做主,要听从你的安排。”对方动了真格,疾言厉色,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确被吓坏了,边说边抹眼泪。

叶起真面部肌肉隐隐颤动了一下;“为什么擅自跑出来?”

桑宁就觉得更委屈了,抬起泪水翻滚的小脸,第一次大声抗议:“叔叔我正想问你呢,那个叫做阿顺的,连我都看出来他想要你死,你却躲让着他还不让我说,我不想看到你受欺负。。。”

只见小丫头被吓得肩膀抽搐,叶起真心里也不是滋味,他轻叹一声,将她拉近身边,口气轻而不失正紧道:“今天这只是开头,比这更棘手的事情,我们以后还会遇到,所以我需要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心,你明不明白?”

桑宁低头不敢瞧叶起真,声音小如蚊蚋;“我明白,可是,我更不希望你出事啊。”

“我不会有事的。”叶起真在她面前蹲下身子,小桑宁立刻尴尬地扭过泪花花的小脸,怕他取笑自己丑。

他将她小脸转过来,替她抹了抹眼泪,语气又温柔了几分;“不要再哭了,再哭就要真成小花猫,叔叔这么做,自然不想你受任何伤害,所以我现在仍要跟你说一次,如果有下次,就不像今天这么简单,你会受皮肉之苦,再有发生,我们干脆分道扬镳,你也不用再跟着我了。”

“分离”两字似乎蕴含着极大的威力,让小桑宁的身体失控地颤抖了一下,红润的小脸蛋也一下子失去血色,这一切都被叶起真敛进眼角,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起她的手,朝着远处走去。

叶起真用溪水给桑宁洗了把脸,桑宁就又开心起来了,叶起真笑问:“不怕啦?”

桑宁吐吐舌头;“你笑起来我就不怕。”

叶起真笑笑,刮了一下她鼻子,大手牵小手,温馨而美好,这一注定的缘分,仿佛连路边的一草一木都在温情而真实地见证着。

“叔叔。。。你真的叫叶陌吗?”

“不是。”

“那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名字呢?”

“。。。就是。。。突然想到了。。。”

“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你叫什么名字都好听,我以后就叫你叶陌哥哥吧,嘻嘻叶陌哥哥,叶宁妹妹。”

又走了一段,桑宁追问:“叶陌哥哥,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呢?”

“那一家人有问题。”

桑宁附和:“我也感觉是。”

“哦,说来听听。”

“那一家人都色迷迷的,男的对我色迷迷的,女的对你色迷迷的,就只有那个阿斌还正常点。”

“。。。。。。”

叶起真给她分析:“首先那个梁顺,你有没有注意,他身材瘦小,四肢却异常发达,而且来去如风,说明他这是他长期这行走造成的,他经常抽动的症状,在医学上是应该是一种很难治好的病症,跟长期用四肢走路没有关系,这只能说明,他的家人看似爱护,却暗地里纵容。叫做梁瑛和梁斌那两位,在最关键的时刻突然出现,很有可能他们已潜伏在周围查看动静,我想,他们应该有着不可说的秘密。”

叶起真说这些时候,桑宁则很认真地听着:“叶陌哥哥,你觉得,会不会已经有不少小女孩遭到那个叫做阿顺的伤害啦?”

叶起真举目四望;“这地方人烟罕至,不会有多少人贸然闯进来的。如果真有,估计也是本村少女。”

小桑宁微微一震,面色不由收缩了一下。

叶起真一眼看穿她的心思,俯下身子,对着桑宁认真道:“叔叔我不是什么江湖大侠,专门负责惩恶扬善,行侠仗义,叔叔有叔叔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如果被我遇见了,我一定会救,如果没有,我们就别特意绕回去了,好不好?”

桑宁抬头惊讶地看了一眼他,又垂下面色,默默道:“知道了。”

前方的路越来越不好走了,夜色低垂,山路陡峭,藤蔓缠绕,枝桠横生。叶起真走的很小心,他用匕首削开一只树干,做成一只长而结实的矛杆,一边走一边挑开两旁茂盛的枝叶,将一语不发的桑宁拥护在身侧,扑面而来的困意让桑宁忍不住连续张嘴打着哈欠,几乎都要贴在叶起真的身侧睡着了,自然也就无法注意到,一只年轻的花豹正从它的灌丛巢穴中钻出,打算进行夜间捕食。

叶起真悄悄抽出乌金古刀,那天,他将这把刀随意似的送给桑宁防身时,并没有告诉她,它还有一个名字。

名叫神霄。

而这只约莫80公斤的年轻的花豹,一双闪耀着幽幽磷光的瞳孔虎视眈眈着这对送上家门的腹中晚餐。肌肉强健的花豹,从一出生就注定会成为一位出色的猎手,它的肩旁和前肢尤为发达,张开的厉爪可以毫不费力地将猎物肢解,这只花豹不动声色地尾随着夜行的两人,以它在夜间捕食时嗅觉听觉优势,突然蹬足四肢,张开锋利大颚,只见一头雄壮的黑影朝着叶起真这面飞扑过。

叶起真左手搂紧了桑宁,右臂瞬间发力。

神霄抛出,寒光割开夜色。

成年花豹失足跌落,竟是神霄插在它的腹部,厚重的身体重重撞在它起跳的岩石上,可怜这只花豹临死前连一声呜咽都未发出,便骨骼碎裂,肝胆俱裂。

神霄归鞘。

叶起真稍稍弯腰,将它重新插进膝盖旁,桑宁只不过一个瞌睡的时间,化解一场悲剧。

“怎么了?”似乎听到什么动静,桑宁扬起迷糊糊的眼睛。

“没怎么,别担心。”叶起真哄着她。

“哦。”小桑宁信以为真。

更别说那些作鸟兽散的虫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