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饶了我吧,启副生子文 难产

情感网文 2020-06-12 18:00:37

条条套路通罗马。

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

*

“今天我梅林就不做Caster啦,让你们看看我尘封已久的剑术!”

相当锋利的长剑从法杖中被抽出,这是一把只要识货的人都会暗自赞叹一声“好剑”的存在。只是欣赏它的人是一群智商只有六七岁孩童般的妖兽。

所以注定是搞不懂这把虽朴实,但却丝毫不逊于任何一把英雄手中所持之物的剑,到底有多么厉害了。

梅林活动了下手腕,朝着妖兽们挑了挑食指。

“过来。”

阿瓦隆剑圣无所畏惧。倒不如说,不能近身格斗的法师都不是好法师,梅林只是做了一件作为冠位Caster该做的事情罢了。(所以到底哪里是该做的事情啦!默默旁观的世界意志疯狂吐槽)

事实也证明梅林自称“亚瑟王的剑术老师”并非胡扯,而是货真价实。那精炼的剑术是骗不了任何人的。可惜,此时此刻在梅林面前承受这生命中不该承受的重量(伤害)的也是这群可怜的妖兽。

所以当梅林收剑,感叹道“果然循规蹈矩的念咒语不适合我,还是直接打上去比较快”的时候,妖兽们倒下的身体逐渐消失,与这片梦境融为一体。

霎那间,梦境如山崩地裂般震动起来。

虽然差点就站不稳将脸摔花,但梅林还是努力的找到了个高地,对着下面汹涌的梦境之海微微露出笑容来。

“找到了哦?崩玉。”

漂亮的紫眸近乎不可思议的冰冷,但是含着几分笑意的脸又让人觉得可以接近。

总之,在海水剧烈颤抖,最终化为平地的那一刻,梅林就已然彻底掌握了这片梦境的控制权。

剩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那就是离开这里去往现实之地,将崩玉夺走。

所以说下次还是要跟御主提个建议,让迦勒底弄个Assassin职介的自己出来吧。毕竟说起潜入这个词,到底还是Assassin更为专业。

无论是让山之翁过来,还是让那位女王塞弥拉弥斯过来,梅林觉得都会比自己有效率的多。

梅林重新回到现实之后,又花了一些魔力将自己伪装成破面的模样,就是无论如何,可能是来自于大宇宙的恶意,所以梅林想尽了办法也弄不掉脚下四周不停浮现-消失-浮现的花,这就很难受了。

正当梅林无奈之时,一阵脚步声从右手边的走廊传来。梅林按照之前搜集到的信息,恭敬的退到一边。

只是说话之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就愈发的耳熟了。

“哎呀莉莉妮特,你看那边。”太宰治用手指了指快要和墙壁紧挨到一起的“破面”,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个破面的能力还真奇怪啊,居然脚底下可以开花哎~”

“真的可以开花,好奇怪啊。”莉莉妮特新奇的睁大双眼,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脚底可以自动开花的男破面。

过于骚气了吧?

“真是可怜啊,搞不好这家伙是在进化的时候没进化好,混入了什么未知的东西,结果变成了可以开花的‘植物’呢。”太宰治笑眯眯,将脑袋凑了过去。

梅林轻轻抬了抬眼睛。

确认过眼神,是回去后要套麻袋的人。

“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在这戳人家的伤心事了,这是不好的行为,所以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刚刚参观过的B陈列室就真的是太无聊了,下次带我去个有趣点的地方吧。”

太宰治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明明就是他自己一直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自觉。挥挥手,十分悠闲自在的离开了这个在他口中无趣的地方。

“B陈列室...吗。”梅林重复着,然后目光投向太宰治与名叫莉莉妮特的少女刚刚过来的方向,脑海中对各种已知信息进行归纳整理,稍微感到了头疼。

毕竟在进入虚夜宫之后,他的千里眼差不多算是因为某种限制暂时处于被迫休眠的状态,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依靠千里眼作弊来解决了。

虽说哪怕没有千里眼的帮助,很多事情也难不倒梅林,但是在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上还是会希望能够稍微作弊一下的吧?梅林自认为他自己是个超怕麻烦的类型。

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先去B陈列室去看看了。

总归太宰那家伙不会在这种事上故意捉弄他。

梅林顺利的来到B陈列室,凭借着高超的钢针撬锁技术,眼前的门在梅林眼中跟没有也差不多。可能是这种低等级的陈列室没有额外保险的必要,所以梅林还是很轻易的就进去了。

陈列室内的自动感应灯听到开门的声响后就已经亮了起来,室内的物品一览无余。

是很中规中矩的摆放着一些梅林暂时搞不懂的东西的地方。看上去也不重要,所以梅林的视线微微往下移动,最终发现了某个血迹。

是太宰治的血。

刚刚那么近的距离,太宰治也不全是只是为了开个无聊的玩笑,另一半的原因是为了传递信息。至少那么近的距离,太宰治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就能很清晰的传过来。

梅林从口袋里掏出超迷你版本的机器芙芙,一边在心里吐槽着“好羞耻啊”一边口里念着“达芬奇酱请赐予我力量”,将迷你机器芙芙的“头盖骨”打开,里面投射出宽约一米长约一点二米的屏,福尔摩斯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你好,花之魔术师先生。让我猜猜你现在已经进行到了哪里。首先,我可以判断你并没有按照迦勒底事先拟定好的计划行动,而是直接跳到了最后一步,毕竟调查内整个虚圈除了那个白色建筑外可没有别的建筑了;其次,按照你身后的房间所排列的东西来看,你已经很顺利的潜入内部了,而且这个地方能够让你顺利联系上迦勒底;最后,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找到了崩玉的所在。对吗?我的朋友。”

“哈哈,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名侦探呢,这个时候我可是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我确实是将计划直接提前到了最后一步,但那是因为出现了意外,太宰治和敌方首领应该是认识的,目前正被请喝茶。而我虽然得知了崩玉的所在地,但是我却找不到通往那里的路口。如果不是这处墙角是维护整个虚夜宫能量的薄弱点的话,我想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联系上迦勒底。”

花之魔术师微微笑道:“所以现在还请名侦探告诉我,我要如何前往那处放置有崩玉的——虚无之地呢?”

比起梅林这边的“心惊肉跳”的潜入,另一边整装待发的Caster职介的尼禄与Rider阿尔托莉雅alter已经颇有些无聊了。

“唔姆,还要等多久啊,余为了确保最好的迎战状态可是已经连续练了三天的歌了哦?连作为歌星正在世界开演唱会的那个我也不可能赢得过此时的余了吧?”百无聊赖的靠在赛车上,尼禄感觉自己都快要被阳光晒成一条咸鱼了。

这可不行啊!作为罗马皇帝的余,必须要时时刻刻都维持最闪耀的一面!

“梅林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区区夏日的扫除工作,怎么能够如此的没有效率,还是说又被哪个貌美的异世界女性给勾搭走了呢?”阿尔托莉雅alter骑在摩托车上,等的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虽说两位王的耐性不可能如此之差,但实在是因为夏日的日本太过可怕,以及她们两个人都已经在这迦勒底再一次连夜赶工出来的伪哆啦A梦任意门前待机了很久很久了。

至于有多久,差不多有五天了吧?

五天五夜都死拼着绝对不会闭上这双眼睛并且暗中较劲的两位王,现在顶着两双堪比panda的黑眼圈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虽然某种程度上这份毅力也相当可怕就是了。

所以说你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啊!到现在还没有认清master已经和别人跑了的事实吗?!路过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红色弓兵,今天也很心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