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好棒好舒服_额~啊~啊~~嗯…不要!!!

情感网文 2020-06-12 15:03:33

于是他一用力, 手指直插入洞穴之中, 我差点叫了出来, 他开始前后移动着手指, 带出我更多的yín水, 他越玩越起劲。

「让我也插插看, 你弄她的小珍珠。」华说。

华立即将两只手指插进来, 还在洞穴里挖挖转转,栢仲把yín水抹到小珍珠上, 然后胡乱地旋转, 揉捏, 这拙乱的手法, 却使我更加兴奋。

「嗯~ 啊~ 嗯~~ 呀~~~」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

「这美人有反应了, 会不会是快醒来了?」汉问。

「醒来又怎样, 她现在这么舒服, 晕倒了都会呻吟, 即使醒来也不会反抗的。」栢文判断。

于是我顺着他的话, 慢慢睁开双眼, 然后表现得一脸惊惶。

「呀~ 你们是谁? 你们在干甚么? 别再碰我!」我惊喊着, 一面用手推开栢文及汉。

「美人儿, 你不是也很享受吗? yín水都流了这么多了, 别再挣扎了。」栢文说。

「不! 你们别碰我, 我才不享受, 快放开我!」

栢文对我笑了一笑, 然后抢过华的位置, 将两只手指一下插到最深处。 他的手指比华的粗, 感觉更加舒服。

他插进来后, 就立即快速地抽插着, 抽插了数十下, 在洞穴里尽情地挖转, 而又刚好挖到我的 G点, 我只能呻吟, 说不出一句话。

「美人儿, 你看你现在多舒服, 还舍得要我停手吗? 倒不如藉此享受一下吧!」

他继续用手指抽插着我, 汉则熟练地刺激着我的小珍珠, 似要使我沉醉在肉慾之中, 不再反抗。

栢仲及华兴奋的抚弄我的rǔ房, 栢仲对我突起的rǔ头特别感兴趣, 用双手挤压起我的rǔ房, 使我rǔ尖高高的挺立。

然后伸出舌头在rǔ尖上舔舐, 转圈, 又用力的吸吮我的rǔ头, 似要啜出奶汁般, 又用牙咬得我的rǔ头发痛, 咬着拉扯到最尽, 然后松开牙齿, 看着rǔ头弹回去使rǔ房震动。

华吸啜着我的rǔ头, 然后就不停地搓揉。

看着他们这样逗玩我的身体, 高潮又要来了。

「啊~~~ 呀~~~ 不行啦~ 停下来~ 停下来呀~~~我高潮要来了~ 不行啦~~」我呻吟着说。

「怎么会停下来? 就来次高潮给我小弟见识吧。」

跟着就更疯狂地抽插着我, 我的小珍珠热得发滚,涨得好幸苦, rǔ头的刺痛痕痒又刺激着我, 我不行了, 真的要洩了。

「呀~~~ 啊~~~ 嗯~ 呀~~~」我呻吟着洩出yín水。

栢文见我涌出yín水, 音即抽掉手指, yín水向外射出, 就像一条清泉的水柱。

「哥, 这就是女生的高潮? 好壮观啊!」

「是啊……这种高潮不会经常有的, 这美人身太敏感了, 所以这么容易就来高潮。」

「哥, 来了一次, 还会有第二次吗?」

「这美人儿如此敏感, 要她再来一次应该不难。」

于是他就把头埋在我yīn部前面, 用舌头舔我的xiāo穴, 转了数圈就滑到小珍珠上, 不断舔舐。

原来舌头和手指的感觉又有分别的, 他呼吸的暖气使我yīn部更热, 还处于敏感阶段的小珍珠, 被他舌头逗弄, 感觉加倍舒服。

栢仲看着我满脸春意, 竟然吻了下来, 舌头胡乱地在我口里纠缠。

汉与华继续爱抚我的rǔ房, 汉竟然拾了一条树枝,用手挤压我的rǔ房突出rǔ头, 再用树枝撩弄我的rǔ尖, 咀巴还带着yín笑。

树枝的凹凸不平对我的rǔ头带来新的刺激, 而且还有一些刺, 刺得我的rǔ头痛痛痒痒的, 好奇妙。

栢文又再把手指插到我的xiāo穴里, 舌头继续在我的小珍珠上逗弄着我。

他的手指抽插了数十下, 然后在我的xiāo穴里四处摸索, 终于找到了我的 G 点, 就快速地按压。

「噢~~~ 呀~~~ 好~ 好舒服~ 嗯~~ 啊~~~」被栢仲吻着的咀巴, 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美人儿说好舒服, 栢文, 看来她真的会又来多一次高潮哩……」汉望着我嘲弄地说。

汉将树枝更快速地在我rǔ头上来回摩擦, 华也用力地搓压我另一边rǔ房, 另一只手则握紧我其中一只手, 栢仲也吻得更加激烈。

这时, 小珍珠变得麻麻软软的, 我知道高潮又快要来了, 我闭上眼感受着。

G 点的按压, 小珍珠的麻软, rǔ头的刺痛, 激烈的吻, 一一将我推向快感的高峰。

「呀~~~ 噢~ 呀~~~ 啊~~ 不行了, 又不行了~啊~ 呀~~~ 嗯~」我又口齿不清地呻吟说着。

小珍珠的麻软, 渐渐传到整个yīn部, 漫延到小腹,再传遍全身, 小腹慢慢收缩, xiāo穴也吸吮着栢文的手指, 像要把手指吞掉。

噢~ 好酸软啊~ 感觉真的好舒服, 我忍着一阵又一阵的酸软, 我屈曲双腿, 将栢文的头夹得紧紧的。

酸软的感觉来了十多次, 我好想继续忍耐着, 继续享受多几次这种感觉, 但下体却不受控制, 偏要将yín水向外喷射。

「我不行啦~ 我来啦~~~」我大声喊叫。

栢仲, 华, 汉都望向栢文, 栢立即抬高头, 侧了侧身子, 将我双腿分得开开的, 改用手指继续搓捏我的小珍珠, 而xiāo穴里的手也改为快速抽插。

洪水汹涌澎湃地喷射出来, 因为栢文的手指还在抽插, 激起无数的水柱, 有些在空中变成晶莹的小水珠, 沾到各人身上。

「这美人儿真的是水做的, 那来那么多水喷出来。

弄得我整只手都湿透了。」栢文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