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好棒用力好大太深了樱桃,伊莉莎贝塔卡娜丽斯r级

情感网文 2020-06-12 12:00:41

“这次的卷子真的很难,我好几道题都没做出来,题神竟然全都做出来了,而且还指出了一道的错误。”

姚小桃啧啧摇头,这么一对,她是差了多少啊!

“题神?”

宋宝珠一愣,表示这么容易封神,她有些腿颤。

姚小桃没开口,司瑶就抢先道:“让我猜猜,肯定是这位做的卷子让高一年级的同学们信服了,所以才给取了一个高大上。”

“对对对,这样一来,我们这些新生终于有信仰了,从今以后题神就是我偶像,贴子下面都说了,题神这么漂亮潇洒的字,一定是个温柔又善良的大美女。”

姚小桃敬佩的表情,让宋宝珠有些迷惑,虽然她确实是个大美女,但是被人放在神坛接受香火,还是不可思异。

“这次的题确实很难,我都有两道没做上来,好多高一的知识点,我感觉学校是在坑我们这届新生。”

司瑶托着下巴也跟着沉思,她能这样,就代表是真的难了。

而且司瑶开学前,是学过一些高一知识点的。

姚小桃一脸兴奋,有料让她啃,就觉得好幸福:“你说有没有可能题神是小婉,那天我问她,她就说题很简单,而且她说都做上来了。”

姚小桃说完,顿时觉得自己神智一亮,大脑中不灵不灵的闪过光,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也不是不可能。”司瑶托着下巴有些怀疑,毕竟没有实锤。

姚小桃却越想越邪乎,两眼冒着金光道:“她进来是可就是第一名啊,再考一次第一也不奇怪,而且这么漂亮的字,一看就是女生。”

宋宝珠上一世将公司交给容扬后,在家里学过一阵子的欧体,字体虽然小巧,却笔笔精致,十分耐看,再加上她的性格,所以笔间尾处会透着潇洒。

两个人越说越起劲,还真是一个敢猜,一个敢信。

最后姚小桃点头:“我感觉肯定是她,再这么下去,有了题神的光环,小婉有可能是我们这一届最耀眼的校花,天啊,校花加题神这光环不要太刺眼。”

宋宝珠:……

你不但感觉不靠谱,人也很没有眼光啊!

“四中会不会再出一个弑神,成为四中神坛上,最闪亮的两座里程碑。”

“你们在说什么?”

林婉正好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男式外套,小脸红扑扑的,看着他们眼波都在闪动。

姚小桃羡慕道:“小婉,不会又是校草把你送回来的吧,你们真的在谈恋爱啊!”

林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躲闪的眼神和她嘴上的话有些违和:“没有,都是别人瞎说的,我和阿扬只是好朋友。”

这才几天,称呼已经变的如此亲密了。

题神,白富美,未来校花的光环好强盛啊,她们凡人在还适应新校环境参加军训,人家林婉已经和校草……

宋宝珠皱了皱眉,每天看她这么演戏,她都要长针眼了,真的好想搬出去啊!!

“宋宝珠你的东西,有人交给楼下宿管阿姨了。”

有人抱着一个红茶盒子过来,宋宝珠看了一眼,竟然是满满一箱子的药。

跌打损伤,风寒感冒,去火清热,消炎止痛,还有一盒藿香正气水……

“我天啊,这怕是把整个药店的药都拿来一盒吧。”司瑶感叹道,然后看向宋宝珠:“你生病了吗?”

宋宝珠摇了摇头,然后道:“就是今天踢正步小腿有些肿,还有脚底磨了几个水泡。”

司瑶:“你使那么大劲干什么,又不是让你举哑铃比力气。”

宋宝珠叹气,她紧张啊,越错越紧张,越紧张就越用力。

最近的宋宝珠,接连受到母上大人和宋天华的连环问候,两个人开始无比关心起她最近的学校生活。

还问她有没有觉得心里苦闷,心烦气躁,夜不能眠……

他们宝贝儿军训都快累死啦,站着都狠不能睡死过去,哪里有时间失眠啊!

姚小桃提醒:“这么了解你的情况,肯定是很关心你的人,是不是我们班有人暗恋你啊!”

司瑶也道:“我们猪猪家世好,长的又美,有暗恋者不奇怪。”

宋宝珠抱着药箱的手一抖,差点扔出去,然后想了想自己最近‘被黑’的情况,班里那些男生应该还没有这么‘肤浅’。

“应该是我爸让人送来的,他这几天总担心我。”

姚小桃:“他怎么送药啊。”

司瑶:“这才是真爱,真的疼爱。”

宋宝珠点头点头!

……

心肝宝贝猪:药已收到,匆念!

宋大憨:???

宋大憨:你生病了?要不要请个心理医生。

宋宝珠:……

现在心理医生都看外科了吗?

心肝宝贝猪:慢走,不送!

宋大憨:……

好担心宝贝儿的心理!

谙:房子找到了。

心肝宝贝儿猪:收到,明天下午约。

谙:你不军训?

心肝宝贝儿猪:迎新会排练。

顾景安:……

她又开始作什么?

……

宋宝珠睡了一夜,终于养足了精神,上午正要准备排练,姚小桃看着她换了便装道:“你不换衣服去操场吗?”

宋宝珠一愣:“不是报了节目的不用军训吗?”

她已经想好自己要表演什么了,还要出去买些道具回来,学校有些是不给支持的。

姚小桃:“你不知道吗?”

宋宝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知道什么?”

姚小桃:“学校说这次新生报表演的人数太多了,已经影响了军训进度,所以从今天开始,所有报节目的同学,都要等到晚上军训解散后,才能去排练。”

也就是说,她们不但要照常军训,还给自己增加了负担。

宋宝珠:……

为什么最晚得到消息的总是自己。

转头看向一旁的司瑶:“你不是也报了节目,晚上我们一起。”

司瑶收了衣服,看着她悠悠一笑:“本来是报了的,不过我爸说这样影响不好,私自给我取消了,让我专心军训。”

真是有个做校长的亲爸,这不是明摆着走后门吗?

结果弄来弄去,她才是最坑的一个。

姚小桃过来道:“小婉也报了,还是和高二学姐一起的舞蹈呢,排练应该更辛苦。”

“是啊,所以除了集体舞蹈需要长时间排练以外,所有参加节目的都要军训。”

这么说林婉还是不用军训。

宋宝珠叹气,这个女人果然是她的魔咒,偏偏姚小桃还不死心道:“小婉学习这么好,次次都是第一,还是新晋题神,老师们应该都很照顾她。”

宋宝珠:呵,真是一个个都日了鬼了。

“教练,我找宋宝珠。”

新生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军训,都快要在教官口号声耳鸣的宋宝珠,听到了一个清冽的男音。

队伍中似乎传来一阵低低的骚动,奈何教官吼的太恐怖,全都忍了下来。

宋宝珠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到不远处那个修长而又纤瘦的身影。

顾景安身上的校服穿的十分整齐,里面的白T只露出一个领边,这么规矩的穿着,他却一点都不显得死板。

“宋宝珠出例!”

教官一开口,宋宝珠往前一大步,下一秒溜烟的跑了。

“你找我?”

一想到不用军训,宋宝珠差点飞起来,连跟在顾景安身后像个小跟班都不在乎了。

顾景安自顾自往前走,声音淡淡的从空气中传来:“不是你说下午约。”

约他干啥也不说清楚,他当然是要找她问问。

宋宝珠甩着马尾,小跑的跟在顾景安身边,上午还觉得跑步要命,没想到现在脚下如同生风。

“可是你就这么叫我出来,教练怎么不问你原因啊。”

顾景安:“不知道。”

宋宝珠:“不管他,反正是不用军训了,你不是说房子找到了吗?走,带我去看看。”

走在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还好宋宝珠反应灵敏,要不然就要撞到人的背上。

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梁,还好是原装的,有惊无险。

顾景安看着她,面无表情道:“你约我就是为了看房子?”

“对啊,难道还看电影啊!”

宋宝珠好笑,率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果然很快顾景安就追了上来,看了她一眼道:“你腿好了吗?”

“腿?我腿挺好的啊。”

顾景安:……

“你前两天走路……”

“噢,踢正步踢的,我爸给我寄了药,擦了就好了。”

顾景安:……

你爸可真疼你啊!

两个人一起去了离学校不远的小区,宋宝珠没想到他给自己找了个一居,而且生活用品样样俱全,简直就是拎包入住啊。

“这地方不会很贵吧。”她的私房钱啊!

“不会,这里物业和安保最好,你每天放学可以来这里学习几个小时,也可以回校。”

宋宝珠点了点头,目光触到电视柜上的游戏机:“我天啊,这也太全了吧,还有跳舞毯。”这房东好通他们年轻人的生活啊。

“这是我买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你在家不天天跳的和傻子是的吗!

顾景安说他已经交了房租签好合同,宋宝珠放心的接过钥匙,两个人这才赶回学校。

一天的军训已经解散,宋宝珠回来的晚,在路边吃了东西才回宿舍。

一进门就被姚小桃给抓了过去:“快和我说说,弑神真的是你家佣人的儿子吗?”

“弑神?”

她家佣人的儿子,顾景安吗?

身为土生土长的四中人,她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今天来接你的就是弑神啊,我们整个东城寒门学子的偶像,四中唯一通过五大竞赛,蔑杀全国高二高三学姐学长,从国家决赛夺冠,被校长力举报送的第一位高一新生,真是神挡杀神,佛挡刹佛!”

“我大四中的活字招牌,学校众师长捧在手里的心肝宝贝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