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操通房丫鬟瑶池 喘气声 想要宝贝儿

情感网文 2020-06-10 00:00:21

在程畅无言以对时,蓝涵站起来说:“我们才刚认识不久,你别误会他。”蓝涵帮我圆场道。

“对啊我和这位蓝小姐,才刚认识。”我说

刘文锐小愤怒的撅起任性的小嘴道:“以后出门不能到处沾花惹草。”

完全OK。

车如骏马一样奔驰,走路带风。

我说:“你们是一班的。”转移话题道,有时感觉自己太聪明了,转移话题,时机把握很佳,。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也只有我这样的人会。如果她们知道我此时在想什么,会立马回一句,得了吧你,就你还天时地利人和。

公交车的马达几天劲头特别足,跟打了激素,感觉才刚上车就到考点了。要了两位美女的联系方式。

车上人快走完了,刘文锐突然转过来道:“高考完来给我庆功。”

“去哪!”

天朝美食吧。我的心仿佛被触动的一下,天朝美食酒店,是少年时去玩时最喜欢的地方,那里的饭菜,做的很好吃。哪怕是一份蛋炒饭,也能让你吃的飘飘欲仙。只是四年了她还记得。四年时间追她的男孩有多少,她依旧不忘我,我此时有点对四年的不理她而愧疚。

我的演技不是很好,或者说刘文锐这个女人的第六感太强势了。

这点小动作都被她发现了。

她笑着调戏我道:“怎么被感动了,不要哭哦。”还把一张纸巾放在我手里。一溜烟的跑出去。

“谁哭了!”

把纸巾往眼上一滑,纸巾被沾湿了。

我只是沙子进眼里了。

下午交换任务,没有遇到她们,心里有点小失落。

晚上,刚吃完饭回到军区宿舍,就看见雨涵和嘉鑫再鼓足劲敲键盘。他们看我一眼道:“今天晚上熬夜,打游戏。”

我高兴的道:“带飞。”

二话不说做在电脑旁”王者荣耀”加载中。

刚一进页面,雨涵就发出邀请,我点了接受,三排,上分。我玩的是公孙离,嘉鑫玩的是凯,雨涵玩的事诸葛亮。我打野,公孙离虽然是射手,但我自创的一套打野流程。

野区被我刷完了,开始抓人旅程,先去中路中塔是雨涵守的。对线的是对面妲己。一技能位移脱里伞的公孙离平A加速。此时对面妲己放了个二技能单控。我便妙手回春,同样一个二技能,王者峡谷最美的女人头上禁空哦,妲己前期伤害低,大部分技能都在空中,公孙离禁空。勘称完美的一血。

打主宰,秀猴子拿五杀MVP,一切操作都在形如流水的过程完成。优秀。完虐对方。

还记得刚玩这个游戏时,对面推到水晶,我队团灭,我玩的是诸葛亮,刚复活,就看见对面5个大汉围在我家泉水回城。不,应该说是壮汉。

一群壮汉在装憨,点回城让我们想着他们挂机了,引我们出去送人头。我没有出去。

但下一秒,我明白我错了。对面是在装逼,赤裸裸的调戏。敌方大乔在我脚下放了两条河,沉默带减速,猴子越泉。猴子进来时点了一技能“金身”,同时我用了法伤。处发猴子一技能加了护盾。由于经济压制,猴子暴击超高一棍子,将我杭死了。

这也是我玩游戏的屈辱史。

紧接着又玩了好几把,无疑全赢了。我开始哼起小曲,无敌是多么寂寞......

我说再来

嘉鑫说:“跟你打没意思,不能体现我们的优秀技术。”

我说:“菜就是菜,为毛找那些借口。”

“游戏比不过,我们比爱情”:雨涵像个文化人道。

我差点牙都被笑掉,你说再多还不是单身,还什么比爱情。

雨涵说:“你不也是单身狗,没人要。”

我得意的把今天早上遇见蓝涵和刘文锐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我不是单身,我这叫高洁傲岸,不重色。要不是怕打击你,我早有女朋友。

为了不让我得瑟,雨涵赶紧打断我,今天我不是去出任务了吗?我上车时已经没有车座位了然后有一位女孩给我让座了。

“嘁”我和嘉鑫一同说到。雨涵没有因为我们的话生气,而是不紧不慢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女说,她最喜欢军队了,她说我们在守卫国家,军队里的男孩铁血如虎,称赞我,听完她说的话后,哥们我可是热血沸腾。”

“肥牛,你想表达什么”:我贱贱的说道。肥牛是雨涵的外号。

肥牛捂住脸道你们是情商低还是智商低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这都听不出来。

人家说喜欢军队,我就是军人,我也在守卫国家人家还说喜欢铁血如虎的男孩,还称赞我,意思是人家对我有好感。雨涵臭美道。

嘉鑫装做愚公移山里面的智叟:“嗯这么说,有点道理。”下一秒,两只手放在耳朵上,摆了一个六字的姿势,晃着头说:“可惜你不是虎,是牛,肥牛。mumu还学牛叫了两声。”

雨涵生气的道:“今天我打的你亲妈也不认识。”小小的宿舍想跑可不容易。没一会嘉鑫就被抓住了。被痛扁一顿后安静下来了。

我对这雨涵说:“现在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你说的人家对你有好感,第二种是那个女人在调戏你,你太幼稚了,现在的漂亮女人不是你想的那么天真是会骗人的,人家随口说一句,这是在公众面前能让别人以为她很好,也很漂亮。你还当真。”

“我就不上这当”:我自豪的说道。

雨涵说:”你放炮。”

以前有个女人,带着漂亮的伪装,说着谎言。也不知道哪个傻孩子爱的如痴如醉。

我想起来了,当年我还真被骗过一次。也就是蓝涵了,至少我现在还陷在这爱情的泥窝中,无法自拔。我那是懒得爬上来,或者说不想爬上来。

习惯一件事,再去放弃这个习惯,或许只用一个月就行。但当你习惯一个人,再去放弃用的时间会几何倍数的提升,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愿意,她骗我乐意你还没人骗呢。我反驳道。

女人是男人的克星。

原本是一本正经的说话,却变成一本正经的胡说。

嘉鑫和雨涵在捂住肚子笑。我白他俩一眼,然后说:“我去睡觉,你们打吧。”他们没来安慰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极其乐观只是一时的不高兴,一会就好了。

躺到床上,开始扣手机,看见刘文锐发的消息,这次考试发挥很好,晚安。

我突然想给蓝涵发消息,打开信息,输入“睡了吗”发送。

曾经有个人说如果你给女的发信息,如果她不理你,你就给她打电话。说到低追女人就要脸皮后。

幸好她回我信息了。

“还没睡,我们在庆祝十二年义务教育结束了,在KTV”

“别喝多了”发完我就后悔了,我又不她的什么,管那么多干嘛。

“嗯,你也早点睡”

“谢谢关心”

灭屏,闭上双眼。

就开始想蓝涵,想到早上的事情。

我皱起眉,对啊。今天早上遇见刘文锐的事情,明明我跟这个女人没关系,为什么说的话就跟自家媳妇再嘱咐自家男人。

糟糕被套路了。我自嘲的笑了笑,我还自称吴用智多星,到头来连一个女人的手掌心都跑不出去。

我再发呆,在想竟然命运想让我们相遇,那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应该接受这一切,况且她四年都爱着自己,反正逃也逃不掉了。

再次打开手机,向刘文锐发送信息“美女,晚安”

感觉如果能脚踏两只船还是挺不错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