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点,再深一点,用力插—与母亲啪啪15P

情感网文 2020-06-09 18:16:50

喻微兮走了进去,却发现董写忧正背对着自己在跟人通话:“我没发现什么异常啊,看起来,慕子衿还是忘不了我嘛。昨晚,我拉着他走了好多地方,他一点怨言也没有,而且,还拼命向我解释,说自己和那个叫喻微兮的女人什么关系也没有……嗯,你真的要我这么做?会不会过分了点?那好吧,只有先委屈她了……咦,她来了,我等会再给你打电话。”

董写忧挂上电话,上下打量着喻微兮,傲慢地说道:“妳就是喻微兮?”

喻微兮点点头,可喉咙却像是被泥土堵住,哽得难受。

原来,慕子衿昨晚确实是和她在一起。原来,慕子衿在她面前说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原来,他骗了自己。

董写忧在贵妇椅上躺下,长而华贵的丝绸睡裙铺陈在地上,衬托得她更加美丽。

“妳和慕子衿,是什么关系?”她问。

“慕子衿不是告诉妳了,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喻微兮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受伤。

“是吗?可是,我还是不太放心呢。”董写忧起身,忽然将梳妆台上的香水摔在地上。玻璃四溅,浓郁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没错,这种香味,就是昨晚在慕子衿身上嗅到的那种。

接着,董写忧拿起电话,打给慕子衿:“我这里有事,你赶快来。”

喻微兮诧异地看着董写忧,不知她做何用意。

没过多久,慕子衿带着两名手下来到总统套房,询问道:“怎么了?”

董写忧忽然指着喻微兮:“你的这个属下,无端端冲进我的房间,对着我大吼,还把我的香水给摔破了,我不管,你赶快把她辞退!”

喻微兮睁大眼,这,这不是含血喷人吗?她忙摆手:“不是的,是她自己摔破的。”

慕子衿眉间微皱:“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董写忧嘴角扬起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怎么,你舍不得开除她?看来,你们之间可不是没有关系这么简单了。”

慕子衿沉默着,喻微兮的心也停住,不会的,他当然应该相信她啊。可是慕子衿深深吸口气,开口了:“微兮,你这几天状况不好,先回家休息吧。”

喻微兮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听见了没?”董写忧摆出胜利的微笑:“还不走?”

喻微兮回过神来,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走了出去。

“怎么样?”慕子衿问:“现在满意了吗?”

“还不错,不过,那个女生好像很委屈。”董写忧微笑。

“没关系,不用管她。”慕子衿轻描淡写地说道,可眉宇间,却有着一丝复杂:“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等等,”董写忧将他拦住:“干嘛这么着急?难道你不想跟我多待一会?”

慕子衿深深吸口气,微笑了:“怎么会呢?我多希望,每天都能和妳待在一起。”

董写忧慢慢走到他跟前,站定,接着,那张红润的唇微微开启:“如果你还喜欢我,就吻我。”

20

气愤的喻微兮冲到办公室中,正准备拿着包回家,谁知余萧萧将她拦住,眼中有着嘲讽的光:“有人以为自己稳坐了老板娘的位置,一天到晚得意得像什么似的,结果呢,现在人家真正的凤凰来了,妳这只野鸡,还是乖乖地走开吧,免得丢人现眼。”

喻微兮忍下气,不想和她计较。可余萧萧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她继续说道:“真是的,人家不过是看妳好骗,才随便玩玩,像妳这种货色,当然是上完就扔了。”

喻微兮小宇宙爆发,她开始还击:“妳这个萝卜腿。”

余萧萧唯一的死xue便是自己的小腿比较粗,她立即炸起来:“妳这个肥婆!”

喻微兮面不改色,继续道:“萝卜腿。”

余萧萧气得肺痛:“妳这个矮子!”

“萝卜腿。”

“妳是宇宙第一丑女!”

“萝卜腿。”

“妳气质乡土!”

“萝卜腿。”

“妳私生活yingluan!”

“萝卜腿。”

“妳只会说这一句话吗?”

“……萝卜腿。”

余萧萧的脸,气得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又一阵紫,终于,她嘴巴一撇:“……哇哇哇哇哇,喻微兮,妳欺负人。”接着,她哭着跑走了。

在众人敬佩的目光中,喻微兮迈着大步走了出去。不是回家,而是去总统套房,刚才的斗嘴激起了她的战斗欲,她要去讨个公道。

总统套房的门,是开着的,喻微兮问也没问就闯了进去。于是,她看见了自己一辈子也不想看见的画面:慕子衿和董写忧正在热吻。

香气弥漫,俊男美女,那副画面,确实很协调。

喻微兮浑身的力气,都瞬间消逝了。她转身,悄悄地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在慕子衿心中,是很重要的。”她想起了简于言那天说的话。

没错,她亲眼看见了,董写忧在慕子衿心中,是很重要的。只有在面对她时,慕子衿的态度才会那么温和,只有她,才能让慕子衿事事依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