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快一点.别停 可可的奶水 志强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3:10

这个让女人成为魔鬼的地方,又怎么会少得了高家大小姐--高颖,想她专注购物20年,怎么能错过这种让人愉快的购物感。之于她的能力当然不必在这里买着折扣的过季商品,只是这种走路的充实感,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的。

而今,她还有一个小苦力。

可现在她突然发现,小苦力不见了。

“到哪了?”她默念道,突然眼神又被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所吸引。

另一边。

“想不到我们到国外还会遇上,这不就是天生缘分,我们铁三角又聚一起了!”

“我还没打算跟你们和好。”

“幼稚。”初夏翻了个大白眼。

一旁的绵绵却假装不了自然,她没有说话,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高盛看见她的举动,心里沉了一下,却扬起一脸笑容“不聊了,我跟我姐来的,说不定她现在还在找人呢。”

“哦哦,那我们回学校见。”

高盛点头,转身离开,这一刹那他却只看向在不远处的易扬,那一座大山总有一天他会凭自己的本事翻过去的。

“高盛还喜欢着你的吧。”初夏有些伤神,小声的叨咕着却还是被绵绵听见了。

她愕然,只是摇头。

不远处的易扬看到这一幕却没有走过去,也许这一次他想再确认什么,而后心满意足。所以当他过去,迎上了绵绵充满爱意和崇拜的目光,情不自禁的低头轻啄她娇艳的唇。

她的一切都只属于自己的,这是多么让男人喜悦的优越感。

“怎么了。”她挽着易扬的手,脸色酡红。

“只是很想吻你。”他在绵绵耳边低语。

撇开了李夜和初夏,他们终究是来到目的地,比易扬预计的要早来一些,这也无妨。

这是巴黎最负盛名的婚纱店,可以说里面每一件婚纱都是纯手工做,昂贵而独一无二。

她呆呆的站在那堆洁白而神圣的婚纱前面,更难以形容如今的心情,原来那晚上他说的都是真的,喜悦夹杂着害怕,她当然知道一个明星结婚意味着什么,要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她已经很开心了。

易扬似乎跟那外国女人沟通着什么,绵绵突然发现她的男人是多么可靠,而自己是那么脆弱,难怪易乔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确实差了一些,不是吗?

被莫名其妙的推去了换婚纱,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莫名的出神了。

而他却在打开幕帘的那一刻被惊艳,被吸引。

他搂着绵绵纤细的腰,心中好一阵激动,像毛糙的小子。

“你好美.....”

绵绵闭住呼吸,任由他埋首在自己的项脖之间。

“我们...我们真的要结婚吗?”

“真的。”

“可是....我有些害怕,我怕自己配不上你。”

他念住绵绵的下颚,仔细的打量着她羞涩的神情“配不配,是由我决定的,我说你配得上就是配的上,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可是我不能帮到你什么,我只会洗衣服只会做饭。”

“这样就很足够了。”他亲吻着她有些颤抖的手指头。

空气中布满了暧昧的气氛,绵绵实在没有勇气抬头,尤其是知道外面还有其他人在等着。

他越来越喜欢这种像小白兔一样的表情,他爱了也就爱了,却没想到这样的感觉该死的好,他甚至在计划将来还有以后的事。

“扬....”

“嗯...你现在看我的眼神,让我猜猜。”

“不用猜了!”

她抬头,吻住了这个性感的唇,这个爱慕之极的男人。

面对绵绵突如其来的主动,他几乎忍不住身体的悸动,只能抱着跟前柔软的身体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

等她们来回的时候已经夜深了,很显然出乎意料的是李夜和初夏正可怜巴巴的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老大,救救我,这个女人是疯子。”

“你们怎么回事。”

易扬这一问,李夜可差点没掉眼泪,把自己被初夏折磨的悲惨遭遇一一诉说,没想到向来自认为八面玲珑的公关李夜也有吃瘪的一天。

原来在他们离开之后,李夜就被迫跟着初夏踏上了不归路,买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东西让他这个金牌经纪人背着就算了,还不坐车,说是感受法国气氛一路走着回来。回来之后他已累个半死,这个女人竟然还要跟他打牌,最后他终于受不了滚了出房间,结果那女人也滚出来了,房卡在里面,两个人都没得进去,半吊子法文的他还有完全小白的初夏跟大堂柜台沟通不良,只好在房门前等待救援。

绵绵强忍着笑声,幸好易扬回来得早。

完美解决了初夏的烂摊子之后,他们也就早早回房休息了,时间显得刚刚好,才洗完澡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很显然易扬并不乐意被打扰的时光,尤其现在的绵绵换上了他最爱的丝质睡衣,整个人显得性感又诱人。

“绵绵,快点开门啦,我带了小麻将来,就等你们开台啦。”

绵绵下意识的往房门那边去,却被易扬一手捞了回来,整个人跌坐在床上。

“别去。”他否决道。

“不行啦,不去初夏会一直敲门的。”

两人交集的目光缝绥,都没忽略彼此眼中深切的深情爱意,这场意志力的较量在一秒钟分出胜负,绵绵怎么可能敌得过他强势的侵略性眸光,才垂眸回避。

殊不知,她眼帘半掩、含羞带怯的姿态,反而更添妩媚风情。

易扬单手固定她的头颅,贪婪的嗅着发问飘动的幽香,胸口有某种情绪被狠狠挑起,喉结蓦地滚动了下。

手机铃声响起,显示着初夏的固执。

“怄~”她回过神,懊恼的接过电话,在易扬的监视下接通了电话。

“吼,我房间等你们哦,快点来。”电话挂断。

绵绵瞧了脸色不算太好的易扬一眼“她说在等我们耶。”

“所以呢?”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嘴角莫名的抽动着。

“所以,所以我现在要去换衣服了。”

说罢,绵绵迅速起身翻找着包包里面的衣服,她是不大愿意穿得这么性感的惹人注意啦,坚决换上。

能跟偶像在外国打麻将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李夜看着某人进房时候黑到家的脸色,突然心情大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