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层妖塔 书包网结局_上腹部肚子很大吃不下东西

热点 2020-07-01 18:03:25

车厢内一片寂静。

这一番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带来的效果显然令纪彤满意非常。就好像你被狗咬了一口,但咬回去太跌份儿,那要怎么办呢?

自己又憋了一肚子气,不发泄就太软弱可欺了,以后他都当你是个没二两肉馅的包子,有事儿没事儿就来咬两口,你受得了?

“噗……咳咳……”

是司机大叔发出了喉咙有东西呛到气管的声音。少爷果然踢到铁板了吧……那一句句的指责,虽然冠上了自己的名义,但在场的三人哪个不知道骂的是谁?少爷这么个万分挑剔的主儿,老王同志一边用十二分的注意力将车开的稳稳地来保住饭碗,一边又要分出注意力的附加值来听那位看起来面目可亲的小姐,一束束利箭似的嗖嗖嗖不停歇的语言攻击……

还要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期待少爷忘记他的存在,他才不知道少爷丢脸了呢……话说他打一份工很不容易的好吗,纪彤倒不知道自己的一番攻击,让年过半百的司机叔叔顿生讨生活好艰辛的感触……

略过司机蜀黍老王同志的心理活动不提,不得不说,慕容凡的脸色此刻那是相当的好看。

怎么,他还小看这个女人了?他给哪个女人上车,难道不是女人的面子?哪个不感恩戴德小心伺候的?这小丫头片子还敢嘚吧嘚吧个没完没了了?

明里暗里还说他不要脸?没脸没皮没有羞耻心?

看向女人稍稍瑟缩着的身子,这是怕了?这个时候怕了,刚刚招惹他的时候胆儿怎么这么肥呢?

慕容凡伸手抚向女人的秀发,他的眼神一定很吓人吧?他似乎从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果然不能纵容吗,女人……还是要知道怕的好。

车子经过的地方,渐渐的林木成荫,错落有致的花木看得出是经过精心规划和打理的,不久纪彤便看到一个红色雕花大门,左侧有“念园”两字,应在车子近前的时候缓缓打开,司机看起来像是走过千百遍一样熟练,径直开了进去。

终于,在经过了林荫道、喷水池等一系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设施之后,车子在主楼停下。

司机老王打开车门请他们下车,纪彤并没有什么挣扎,乖乖的跟着慕容凡下来了。反正她一没财二没色,有什么好怕的。此刻她有了破罐子破摔的自觉。

一进门,冰冷高贵的味道扑面而来,好似将室外燥热的空气彻底隔绝,让纪彤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要不要来一点?”慕容凡左手拿着高脚杯,右手拎着一瓶红酒,上面写着纪彤看不太懂的英文。

“不了,谢谢。”纪彤忙摇头拒绝。

“那你随意。”慕容凡耸耸肩,开始为自己倒酒。

月色如洗,洒满了宽大的露台,洁白的帘幕随风轻轻舞动,楼下花园中时而传出几声虫鸣,一切安适而静谧。

而之前还火药味甚浓的两人,此刻却如知己好友一般举杯共饮,畅谈心事。这美好如斯的月色,千白年来不知疲倦的释放着自己的光辉,用清风独立的姿态,高高在上的映照着无数人的悲欢离合。

正如此刻,纪彤所听到的故事。抑或纪彤,自己的故事。

她并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个境况,就在不久的之前,她还在想看看这位大少到底要耍什么花样来供她娱乐,没想到现世报来得快,很快她便迅速成为了那个可供人娱乐消遣的对象。

手机响起,看到信息的纪彤一愣,然后有些无奈的笑了,就像李茉莉那样,这个世上就是有人一直在自说自话,根本不顾事实。她遇到的就是一个,一个男同学喜欢她,表示要追她,她拒绝,然后此人就坚定的相信她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她比较害羞……

还到处在学校宣扬两人多么轰轰烈烈的恋情……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纪彤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无论她怎么解释,大多数人都抱着不信的态度,久了她也懒得理会了,让那人演独角戏去了。

“一个人喝酒未免寂寞,介不介意小女子相陪呢?”去他娘的淑女,老娘都这么苦逼了,还装什么容忍大方!

“荣幸之至。”

纪彤转头迎向男人的目光,嘴角满是嘲讽的笑意,在这样的夜晚,她突然想要放纵,想要倾诉。而眼前,刚好有个慕容凡……

两人坐定,对着宽大的露台,黑漆漆的夜晚显得路灯格外明亮温暖,引得无数飞蛾不顾性命扑身而去。

“有的人就好像飞蛾,为了获取一时的温暖和欲望,不惜伤害自己,甚至付出性命,这样真的值得吗?”纪彤有感而发,在她看来,什么都没有生命来的重要,她果然是世俗的,最爱自己的那种人吧。她妈妈就是最傻的那种女人……

慕容凡闻言摊了摊手,“谁知道呢,个人准则不同,很难判定何谓值得不值得,在他们的眼中,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至于付出了什么,这就是你情我愿了。”

他玩世不恭的语调透漏着一丝疲态,纪彤好奇的望过去,男人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悲伤。他看起来像是伤春悲秋的人吗?

“这里是我妈最喜欢的地方,我爸第一次出轨后,她就搬到了这里,她不吵也不闹,只是平静的种了很多花,看起来闲适惬意,可是我知道,她常常望着这些花出神,她其实很悲伤。”

男人语调低低的,带着一丝怀念和惆怅,仿佛妈妈就在眼前,“或许……妈妈是忍了太久,积攒的希望太多,最终绝望的时候,爆发的也够彻底。”

纪彤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有些寂寥。

“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在我被小朋友欺负是没爸爸的野孩子的时候,我会回家问妈妈,我爸爸呢,你把爸爸藏到哪里去了,然后妈妈就会抱着我哭,渐渐的我就不不问了,小朋友们再笑我,我就打回去!现在看来,你那样的爸爸,有还不如没有呢!看来没爸爸也不全是坏事。”

“想过找到他吗,我可以帮你。”慕容凡跟着笑了笑,问道。

“不用,虽然我妈提起的很少,但直觉他也是比较有能力地位的,既然抛弃了我们,这么多年也没想着相认,那就没必要了,找到后说不定再伤我妈一次,多不划算,我妈好不容易才过上几天好日子,还是托您的福……”

“纪彤,我会好好对你的……”男人摸了摸纪彤的发顶,含着笑说道。

“去你的!来干杯!”

…………

清晨。

阳光穿过灰色帘子的缝隙,洒落到地板上,轻柔的,调皮的,在女孩儿流泻一地的青丝间跳跃。

散乱一地的酒瓶、高脚杯,黑色的餐布,东倒西歪的堆叠在一起,展示着主人在此度过了一个多么迷醉的夜晚。

“唔……”

女孩儿按住酸涩的眼睛和发胀的额头,努力让自己在陌生的环境里清醒过来。

十五分钟后,梳洗完毕的纪彤,在佣人温和有礼的引导下,换上了合身的裙子——昨天自己穿的那身确实皱的跟腌菜一般无法上身,在得知那个害自己夜不归宿的男人已经离开后,掩下内心怪异的感觉,松了口气,谢绝了佣人的营养早餐,拎起自己的包包就急冲冲的离去了。

天啊,这都几点了……今天可是何雨薇千叮咛万嘱咐的同学会啊,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昨天发生的一切,到达约定地点的纪彤便被何雨微拉着一起冲向出租车,据说地点是某个土豪同学家开的豪华会所。

纪彤一手揉着发痛的额头,一手捂着一早上没有吃东西有些抽搐的胃,微眯起双眼,终于接受了今天还有一顿散伙饭要去参加的惨烈事实。

“何雨微,陈舒昨天给我发短信了。”

略微沙哑的女声响起,稍稍打断了只因何雨微一人便变得喧闹的空气。

“哦,对了你昨晚究竟去哪儿了也不打个电话……什么?”

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听到什么的何雨薇瞪大了眼睛,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可置信,“什么?陈舒居然还敢给你发短信?他有脸?!”

纪彤平淡的点了点头,“嗯,他告诉我已经找到了新的恋情,让我不要再留恋他,”迎向何雨微愤慨的表情,“没错,准确的说,他表示找到了真爱,甩了我。”

“……”

陈舒便是那个追纪彤不成便自说自话两人是恋人的男生,关键是编故事编的特别像,以至于整个学院都知道俩人是男女朋友……

反正自从纪彤第一次温柔的拒绝后,以后的学校生涯便被迫跟陈舒纠缠在一起了,冷着脸被说情侣闹别扭,澄清误会被说脚踩N只船……

陈舒还是学生会主席,在学院小有名气,有一些些的女生小粉丝,这就更不得了了,纪彤不但成了渣女还成了跟主席在一起还要作妖的贱人。

反正此间种种,让纪彤每每想起便肝疼不已。“哎……反正马上就毕业了,人家也找到真爱甩了我了……”纪彤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让何雨薇心疼不已。

两人在诡异的气氛中,到达了目的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