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王叔赵新雅催乳_酒店隔壁啪啪声录下来

热点 2020-07-01 18:02:15

饭后,汪奶奶带大鱼去喝下午茶。

“乐乐,简单说说你家情况吧!”

“我家在聊城,距这里大概二百多公里!父母已经去世几年了,家里有三个哥哥,都在老家县城,我们的年龄差距很大,小哥都比我大十三岁呢!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虽然都很疼我,但我不想打扰他们,和堂弟在这边,一个人自由!”大鱼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聊城?哎呦!乐乐啊!我儿媳妇也是聊城的,这下可好办了!这次帮了我,以后奶奶我认你做孙女,好吧!”汪奶奶心善,有点心疼这个丫头。

“啊?和你儿媳妇是老乡?”大鱼心里一阵发毛,只想四十九天完事后,和汪奶奶再无瓜葛,怎么这么巧弄出来个老乡!

“乐乐,咱商量一下,如果我说我家被阴气罩着,我儿子夫妻倆还有孙子一定不相信的!”汪奶奶所担心的,也是大鱼这几天苦恼的事,一个想要设计他家工作服的人,怎么恰好就是她家的镇宅童子呢!任谁听了都觉得巧合的像一场阴谋!只能忽悠忽悠这个爱孙心切的老人!

“奶奶,你家佣人多不?我做的菜很好吃,要不就说你喜欢我烧的菜,到你家伺候你几天!”大鱼脑子灵活,馊主意随时能迸发出来。

“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啊!”汪奶奶马上赞同,“我家平时基本上就我一个人吃饭,儿媳妇经常陪儿子出席活动,孙子一直住外面,一个月回不了一次家,家里用的都是钟点工,不留宿得!我家房子大,你住我家,很方便的!”

她家基本上就老太太一个人,花名在外的孙子又不在家住,这算给大鱼打了一针定心剂!俩人约定,服装定下来那天,大鱼就住进她们家。

和汪奶奶分手后,大鱼拨通了玲玲老公的电话。玲玲老公被大鱼的速度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事这么容易?”

“九成把握吧!”大鱼对自己的设计很自信,得让同学的老公给抓紧搞定服装加工的事,不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我认识几个服装加工的老板,你现在的情况,找个小厂比较合适,汪氏那边投产至少还要半年,小厂加工费用相对比较低,你送这么大个单子过去,你就是财神爷!一定会更加尽心尽力的!放心吧,这事好办!”

又搞定一个难题,大鱼又打了个电话给咸鱼:“事情基本上定下来了,你想办法把二叔弄走,他天天在大街上摆摊,早晚一天会露馅得!”

二叔第二天就带着二婶走了!他也怕,听说汪家那个孙子黒道白道通吃,谁敢惹啊!只有乐乐那个缺心眼的坏丫头敢!而且大鱼承诺等赚到钱,给他五万……

汪奶奶催着儿子,把工作服的事快点定下来,汪董让员工试穿了几天,员工说比原来的工作服穿着舒服,最重要的一点是:原来的员工卡是挂在脖子上,有时候忙起来会晃动,工作时碍事。大鱼在左胸大口袋上又做了小窗口,正好把卡片插进去,美观实用!

这事定了下来,玲玲老公找了个律师朋友,陪着大鱼和汪氏集团,还有服装加工厂都签好了合同!

汪奶奶这边,饭桌前,老太太放下筷子:“汪梓妈,我朋友的那个孙女,汪梓爸给你说过了吧!”

“设计工作服的那个?怎么了?”汪夫人轻声细语的问!

“她做的菜很合我胃口,咱家这些厨子换来换去也没什么新花样,让这孩子来给我做做饭,聊聊天吧!她一个人在这边,我那老朋友一直嘱咐我要多关心她一下,让她在咱家住些日子。”

汪董夫妇真没意见,老太太年纪大了,他们也没时间陪,随她高兴就好!

所有的计划都在顺理成章的进行着,中间真没有一点阻碍……

大鱼拉着她小小的行李箱,站在汪奶奶家大开的大铁门门口,那宫殿般的建筑让她望而却步!

“乐乐,快点进来!”汪奶奶热情的拉着大鱼的手走进院子,大鱼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

汪奶奶把大鱼安排在三楼,汪梓的房间也在三楼,现在汪梓被阴气侵身,让这个镇宅童子靠孙子近一点的地方,把那阴气压制住。

三楼有三个房间,汪奶奶指着一个关着的房间说是她孙子的,还让大鱼放心,她孙子一年也住不上几回!

中间是个大客厅,客厅放了一组特大白色的布艺沙发,墙上镶着一副超大的尹甸园水彩画,沙发对面一个超大的电视机挂在墙上,穷人家的大鱼,真不知道怎么介绍这些物品。

汪奶奶给大鱼安排了靠花园的房间,打开窗,就能味到那盛开的、五颜六色的、菊花的香味!

大鱼觉得自己又像在梦里,她暗地发誓一定努力赚钱,有一天她也要弄个这样的家园……

汪奶奶通知家里全体成员,晚上都必须回家吃饭!

白马接到爸爸的电话,已经是晚上,白马觉得自己是好久没有回老宅了,他对陆辰交代了一下,然后拨通了林雪的电话,告诉林雪一起回老宅吃饭。

刚刚准备下班的林雪,正准备去找汪梓呢,接到他的电话很开心,汪梓多久没有主动打电话了呢?每天都是自己先联系的!

白马拎着林雪准备的水果篮,林雪小鸟依人的偎依着他,亲密的走进了自家客厅。

大鱼的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她冲了个澡,第一次见汪夫人,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找个件黑色中袖毛衣裙穿上,皮肤被黑色衬托的更加白皙迷人,头发随意披在肩上,嘟囔着不点自红的小嘴,东张西望的、慢慢得出现在一楼的楼梯上,随性散发的慵懒像小猫般,让人好想好好呵护着她!

一股清香,白马和林雪同时抬起头,看见了那个楼梯上缓缓而下的美人,两个人同时觉得自己的心突地一沉……

大鱼对上白马那错愕的冷脸,无比慌乱,感觉自己的心马上要从嗓子里弹出来……

“祖宗们啊!你们能不能从地底下爬出来告诉我,这到底是特么的神马情况!”大鱼在心里哀嚎。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