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舔那里,好酥好麻_夏天通过腋下看到女同学胸

热点 2020-07-01 18:00:50

两人拥吻了很久,直到火车呼啸而过很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夏书文拉着郝秀秀的手,看着郝秀秀的手上戴着自己挑选的钻戒。在微弱的灯光下流光溢彩,戴在郝秀秀的手上格外的好看。他忍不住又亲吻了一下郝秀秀戴着钻戒的手指,抬头微笑着看着脸上还挂着泪珠的郝秀秀,“我今天可算是得偿所愿了。”

郝秀秀回过神来,害羞的不行,眼神都无处安放的到处乱飘。

夏书文拉着她坐下,两个人坐在火车道台阶上,看着一路沿着台阶摆好的方形灯,郝秀秀有些好奇,有点慢声细语的道:“这些东西,你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夏书文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体温。

“跟小宋逛完市场以后准备的。专门带着小宋过来,告诉小宋怎么摆,让她等我的消息。”

郝秀秀顿时惊讶:“小宋现在也在这里?”

夏书文笑起来:“怎么可能。她早就走了。我告诉她怎么摆之后,就让她先去休息吃饭了,等我给她消息,她再过来帮我摆好,摆好人就撤了。”

郝秀秀这才放下心来。

“你也太能使唤人。这么晚还让人家过来。”

夏书文笑了笑:“这年头,老板就是能为所欲为。”但是却没说,他指使小宋做这些事情,工资可是三倍时薪。

郝秀秀想偷偷看看夏书文的脸,却又觉得害羞尴尬,只拿眼睛偷偷的瞄两下,被夏书文逮到,嘲笑她:“你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呗。我又不收你钱。怎么还偷偷摸摸的瞧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不用害羞。”

说了就捧着郝秀秀的脸,自己也把脸凑近了些,吓得郝秀秀赶快闭上了眼睛。

夏书文被郝秀秀的举动逗得笑出了声。

“你不是想看吗?闭上眼睛还怎么看啊。睁开,看呗。”

夏书文温声在郝秀秀的耳边说着,郝秀秀连他的呼吸声都能听见,甚至气声都通过空气传到郝秀秀的耳朵里,让她痒得心里直颤,她的心蹦蹦蹦的跳着,微微张开一些眼睛,从缝隙里看着夏书文的脸。

夏书文看着郝秀秀因为害羞还微微颤抖的睫毛,心里直呼可爱,嘴角的笑容也不断的扩大。果然,这样的老婆还是尽早娶回家比较好,留在外面总会被人惦记上。想完还不忘揉一揉郝秀秀柔软的头发,蓬松的发质让她显得更加的可爱。郝秀秀实在觉得害羞,扑在夏书文的怀里,不肯露头,夏书文也不取笑她了,环着她的腰,任凭她在自己怀里躲藏。

就这样,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夏书文这才把郝秀秀送回了家。

——

等到第二天,早晨夏书文他母亲李秀娟看到自己的儿子在屋子里呼呼大睡的时候,一脸惊奇:“他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晚上回来的,还是今天清晨回来的?”

夏书文他父亲夏常生看了一眼他母亲,又看了一眼夏书文,才说:“昨天晚上回来的了。我昨天晚上起夜的时候,碰到他回来,把我吓一跳。我问他干啥去了。他说他刚刚把秀秀送回去。”

他母亲李秀娟的八卦因子全被夏常生勾了起来:“那个时间送秀秀?两个人干啥去了?”

“这我哪知道。他也没和我说,我当时也困得不行,解决完就回屋了。”夏常生挠挠头,端着脸盆洗脸去了。

李秀娟实在是忍不住好奇,把自己儿子叫醒。

“书文?书文?你醒醒……”

夏书文揉了揉眼睛,微眯着眼看了眼他母亲李秀娟:“咋啦娘?有啥事吗?”

“你爹跟我说,你昨天晚上很晚才回来,说你去送秀秀了?你俩干啥去了那么才回家?”

夏书文因为睡得太晚,大清早又被拉起来,脑子都有些不太清醒。

“我们就吃了吃饭,看了看电影,约了个会啥的,也没干别的。”

李秀娟好奇的不得了,又拉了一把夏书文,“哎呀,你好好说。”

夏书文的眼睛都睁不开,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半迷糊着说:“娘,你再让我睡一会儿,我今天两点才睡,到现在六点,才睡了四个小时。”

说完又趴在床上想要睡死过去,李秀娟见了一把拍在夏书文的背上,“睡四个小时多正常的事情。起来,把事情说清楚,吃了早饭跟我们去果园帮帮忙。”

夏书文困得简直想死,他一动不动的瘫在床上:“娘,我不能再多睡一会儿吗?我早饭不吃了。”

“不行,大男人家的,哪有不吃早饭的,一会儿还得下地呢,不吃早饭咋干活?”

李秀娟揪着他的耳朵,他就不自觉的跟着起来了,满面愁容的坐起身后,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眨了眨眼睛,才开口:“我是回家做苦力来了吗?”

“你不是回家帮忙,那你回家干嘛?”

夏书文凝噎,默默无言的穿上了外衫,“走,吃饭去吧。”

一家人坐到了桌子前,李秀娟又问:“你昨天到底干啥去了,回来的那么晚?还带着人家秀秀?你不是把人家带坏了吧?那可不行啊,人家秀秀可是要带着我们脱贫致富的,可不能跟你学。”

夏书文喝了一口粥,听到这话差点被一口粥呛到,他看了自己的母亲两眼,怀疑道:“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啊?怎么秀秀跟着我就学坏呢?我也是做正经生意的,又不是偷*啊*抢*啊*的,怎么跟着我就学坏了呢?”

李秀娟白了他一眼:“怎么不是跟你学坏了?你这一天天的不着家,整天在外头跑,说是创业,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具体做什么。让我们咋相信你不把秀秀带坏,最怕的就是你把人家秀秀带跑了。到时候,我们上哪里找你们去?”

夏书文笑起来:“不会的,她不会跑的。她跑不了了。”

夏常生瞥了他一眼,“你咋知道呢?人家跑不跑得了,你说了算?”

夏书文还真的笑着点点头,“我还真的说了算。因为我昨天跟秀秀求婚了,她答应了。”

李秀娟喝汤一下被呛到了,连声咳嗽,“咳咳咳咳,你说啥?”

夏常生也惊了,“啥,啥,啥?”

“我说,我昨天跟秀秀求婚了。她答应了。”

李秀娟眼睛瞪得老大:“这是真的吗?我的老天爷,太好了!”

夏常生似乎也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两个人握着彼此的手,好像在给对方力量似的。

夏书文看着父母两个人激动和开心的样子,自己也十分的开心。

“真的。其实我并没想要这么快告诉你们的。想再等一段时间,我再准备准备,再告诉你们。”

夏书文的母亲李秀娟拍了夏书文的肩膀一下,“你准备个啥,要准备也是我们准备啊。家里终于要办喜事了。”

夏书文连连摇头:“娘,娘,没有这么快。只是我求婚了,秀秀答应了。这个事情,还没跟人家秀秀的父母提呢。”

夏常生也着急了:“那你倒是快跟人家父母说啊。求人家把秀秀嫁给你。”

夏书文挠挠头,“我这不是正准备着的呢吗?我考虑考虑该怎么跟秀秀的父母说。该拿什么东西过去比较好。”

“哎呀,你还考虑啥,上门求亲,买上礼物,带着礼金去就行了。到那里,多说好话,让人家秀秀的父母高兴。秀秀的父母答应了,咱们就准备着办婚礼就行了!”

“就这样?”

夏书文的母亲李秀娟敲了夏书文的脑袋一下。

“那还咋着?让你这样,你就这样就行了。人家秀秀的父母也不是个眼瞎的,明眼一看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不可靠,能不能托付,人家肯定之前也都考虑过的。如果一直都满意你,你去求亲肯定就没问题。要是你之前在人家家不受欢迎,那你就再考虑考虑。”

夏书文听到自己的母亲说这样的话,心里就放心了。自己之前去了郝秀秀家几次,虽不能说每次去都让秀秀的父母很满意,但是却也没有到不欢迎的地步。

昨天他还去秀秀家吃早饭了呢,秀秀的母亲也很高兴的样子。

这样看来,自己这次上门去求亲,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想到这儿,夏书文也来了精神头儿了,三下五除二扒拉了几口饭,就急急忙忙出了门。夏常生还想拦住他,夏书文的母亲李秀娟却拉住了夏常生。

“你别拦他。”

夏常生看着李秀娟一眼:“不是你说让他今天帮着干活的吗?”

李秀娟嫌弃的瞥了夏常生一眼:“你这个人,咋这么没有眼力见儿呢?你没看见咱们儿子是为了娶媳妇儿努力去了吗?他今天得去他老丈人家求亲。不得去城里买好东西,带着诚意去上门啊。这个重要的时候,还下地干什么活?我和你下地就行了呗。”

夏常生才回过味来,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李秀娟白了夏常生一眼,不再说什么,动手收拾起碗筷。

——

这边夏书文开着车出了门,上午跟小宋安排好今天的工作,到了县城买了一些贵重的礼品,又用红包包了礼金,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按照他的心意也放了不少。

下午他又特地的打扮了一下,买了一身的新衣服,去了理发店理了一个清爽一些的发型,都整理完,这才往郝秀秀家里赶。

快到郝秀秀家的时候,夏书文看了下表,已经差不多下午六点了。

夏书文也顾不得跟郝秀秀说,今天要去她家的事情了。索性见到了就给她一个惊喜吧。

这边郝秀秀和送牛奶回家的郝孟先却在路上遇到了。今天的事情不是很多,郝秀秀也挺早就下班了。

郝秀秀和自己的父亲骑着自行车,一路聊,一路笑,刚到家,就看到自己家门口停着一辆汽车。

郝秀秀定睛一看,不是夏书文的车是谁!

“这不是之前来咱们家的夏书文的车吗?他今天怎么来了?”

郝孟先说着看向这个汽车,想起之前郝秀秀的母亲柳淑梅邀请他来家里吃饭的事情。

郝秀秀点点头,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和害羞,却不想被她父亲看出来:“是他的车。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吧。”

郝秀秀和她父亲郝孟先进了屋,就听见她母亲柳淑梅笑得灿烂的声音:“哎呦喂,你不说,我们还真的不知道,秀儿这个死丫头,瞒着我们还瞒的挺严实!”

郝孟先问道:“瞒的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