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暴君嗜妃成囚

热点 2020-07-01 15:02:20

“我和宝宝也会照顾您。”程越蹭了蹭言陌的胸膛回应他。

聊起宝宝来,时间像是被施了加速魔法,感觉过了没一会儿,就回到老宅了。

言家虽然家风很严,但也只针对为人和处事上,饭桌上并没有不许讲话的规矩。

因此,晚饭桌上,言陌就把今天他和程越商量的事情说了出来。

言信和言忠夫妻听了都非常开心,因为他们原本就都想让程越在家里休息,别再上班操劳、折腾的。

言信更是笑的胡子都飞了起来。

不怪他这么开心,他的确非常喜欢程越。

年龄大了,大多都是喜欢儿孙绕膝的,儿子和儿媳现在常年在世界各地旅游,要不是这次言陌要带程越见父母,他们还得春节时才会来,待上半个月、一个月的又走了。

孙子呢,一心都扑在工作上,也没什么时间陪他,即便回来了,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话说。

其实言信嘴上不说,但心里其实很想有人陪他聊聊天的,现在腿脚不好,也很少出门忘远处走动了。

每天就在花园里、院子里走一走,动一动,偶尔许姨陪他聊聊天,每天就这样过来,寂寞的很。

但是自从见过程越之后,这个乖巧、懂事、有耐心的男孩就非常得他的心。

这个男孩起初虽然嗜睡,但醒着的时候,都会陪他聊天,听他讲那些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还会陪他下棋,跟他遛弯。

知道男孩嗜睡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后,言信觉得这个男孩更好了,恨不得把他放在身边,每天宠着他才行。

但是他和男孩心里都非常清楚,他对男孩的喜爱,不是因为男孩有了他们言家的后代,而是喜欢这个人,每发现这个人的一点儿好,就会更喜欢一点。

直到最后你会发现,这个人身上,全都是好,全都让你喜欢。

他们深知孕者的压力、不安,只有对孕者更好,才能慢慢消除那些对喜爱的人的压力和不安。

言陌说完程越会停工后,又接着说了给程越请老师的事情。

这件事出乎言陌意料的,言信、言忠、孙茜茜也一致赞同。

其实原本,言陌是担心他们会觉得自己给程越太多压力而反对的。因为他们对程越,几乎比自己对他还要更宝贝。

这回好不容易说服程越在家里养胎,自己却又给他安排了投资和管理学习,他都做好了被责骂的准备,和解释的说辞。

不过再细想一番,倒也不难理解爷爷和父母亲为什么都赞同。

首先,他绝对不会拿程越的身体开玩笑,说是让程越学习,但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在孕期给他打发时间。

其次,言氏的地位就在那里,将来不可避免的,程越手上会有自己的投资,所以现在开始接触,正好。

别的不说,父母亲送的那座岛就是。

最后,也不是让程越必须学会,然后跟自己一起打理言氏,毕竟言家的身价在那里,暂不说程越一个人,就是后面几代人,什么都不做,也足够他们富裕的生活了,但是多接触些总归是好的。

于是程越在老宅养胎、学习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

已经是初冬时分,华市的天气早就开始干燥、干冷。所以每天出门,程越都会带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杯。

当然,都是言陌准备、言陌携带的,程越只管喝就好。

这次产检完,下一次程越再做产检,就是春节前了。

这天早上,程越被言陌套上了薄毛衣、裹上了厚厚的羊绒大衣,又给围上一条薄围巾,才被允许出门。

宝宝已经十六周,按医生给的产检时间表,到了该去做产检、听胎心的时间了。

胎心的速率可以提示胎儿的健康情况,因为宝宝第一次胎动的时间又略早,所以程越有些紧张,他怕宝宝不健康。

虽然一路上言陌都在安慰他,胎动早,也有可能是宝宝发育的较快,让他不要担心,但程越的手掌里还是紧张地出了许多汗。

“兰医生,宝宝前几天动了!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那天宝宝踢了程越一下后,回到家里他就先上网查:“胎动了,说明宝宝是健康的吗?”

然而当他看到一般能感受到胎动的时间后,胎动说明宝宝在发育带来的喜悦一下子给冲走了大半。

所以程越一见到兰医生,就迫不及待地问出来。

兰医生听到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倒没像程越那般惊慌。“先做检查看看。”

让程越躺在床上,准备好仪器后,兰医生开始检查。随着超声探头的移动,兰医生让助手量出了胎囊和胚胎的大小,又监测完胎心后,兰医生让程越擦干净身子坐起来。

程越胡乱擦了一把身体上的耦合剂,就一脸着急的坐了起来,言陌见他的样子,很是心疼。

又抽了几张纸,掀开程越的衣服,轻轻把他没擦掉的粘.液都擦干净后,握住他的手心安抚他:“别担心,先听兰医生怎么说。”

兰医生正拿着程越上次产检的报告和这次的做对比。看完两张报告的数据后,兰医生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第一次怀孕的人,一般是在18-20周的时候能感觉到明显的胎动,但其实怀孕7-8周时就已经开始有胎动,但宝宝那时的所有动作都很轻微,孕者还感知不到。”

“你才怀孕十六周,像你形容的‘感觉到宝宝踢了你一下’这样的胎动感觉确实有些早,所以做了超声看,结果很出人意料,宝宝生长的速度比一般孕妇要快了很多。”

“我又监测了胎心,胎心的跳动频率、跳动次数也都很正常,所以目前来看,胎儿没什么问题,只是生长的有些快,想是你体质特殊,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是男子,与一般孕妇有些不同,倒也可能。

听完兰医生的话,程越又想了想自己的体质,觉得也有道理,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宝宝是健康的,还在快速的生长着,看来在这个时间休养,是很正确的决定。程越轻轻抚了抚腹部,脸上也带了笑容。

“兰医生,宝宝生长的快,那我爱人的身体如何?”听完兰医生的话,言陌不是跟程越想的一样,他没有开心,反而很担心。

宝宝长得快,需要的营养自然就要更多,但宝宝的营养完全来自于程越,如果供应不足,耽误宝宝发育事小,伤了程越的身体可不行。

兰医生抬眼看了问话的言陌一眼。

在妇产科做了几十年的医生,她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孕妈妈独自来检查的、带着怀孕三四个月的女友来打.胎的、事不关己坐在那里一心玩手机的、私下里塞红包问男孩女孩的、满心满眼只有孩子问孕妇吃什么做什么才能让宝宝健康的......

兰医生看过太多心里只有孩子、没有孕妇的男人了。

关心妻子的男人倒也不是没有,但是太少太少了,大多都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怀孕的人,就该把宝宝照顾好,这是孕者的责任和义务。

不然为什么“保大保小”的话题,参与讨论的人只多不减?

但是他们都忘了,宝宝不是孕者独自造出来的,而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孕育的啊。

所以当她几次三番地听到言陌始终把程越的身体放在第一位的问题时,她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为这个有着身孕的青年高兴。

男女结.合,尚有那么多男人只看得到孩子,更何况是几乎不被社会所接受的男男结.合呢?

更别说是言氏这种更需要男孩来继承庞大家业的家庭呢?但是从知道青年怀孕到现在,男人一次都没有要问宝宝是男是女的意思。

“宝宝发育,自然要从母体里汲取足够的营养,这就需要程越保持充足的养分,即便自己不觉得饿,也要吃东西让宝宝吸收,多吃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如果母体的营养不充足,可能会导致胎儿发育不完全、畸形等等,那时对母体的伤害会更大。”

“目前来看,程越的身体素质还不错,维持住现在的饮食,适当增加些营养、水果就好。也不可吃的太多,导致胎儿发育过盛,给程越的身体也造成负担。”

“当然,也不能光吃不动,还要保持一定的运动量,胎儿才能更健康。”

兰医生对“认真好问”的言陌说了不少,免得他担心来担心去。

但是从怀孕的青年对胎儿的着急程度来看,哪怕将来真到了做“保大保小”的选择时,怕是青年会选择保小。

而眼前这个神色着急的男人,怕是会选择保大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