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笛声悠扬写的全部小说

热点 2020-07-01 15:00:51

军训结束了,而康南和白起也结成了革命般的战友情谊,用别人的话说就是好得可以共穿一条裤子了。

康南是个活跃的人,大学的生活让他如鱼得水,他跟男女都混得很熟,在他们班已被推选为班长了,这还不算,他跟隔壁班的人交情也不错,跟白起班的人比白起来熟络。

白起还是老样子,不大习惯和人相处,但是活动他还是参加得不少的,全是被康南拉过去的。这样时间久了,大家都相互熟悉了,白起在班上也有点人缘了,特别是女生缘。班里的女生都特别喜欢找白起帮忙。白起不喜欢和女生在一起,他喜欢和康南在一起。有康南在,一切无聊的活动变得很有趣了。

因为大一都是基础课,一般都是大班上课,他们俩都是在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自习。有人就笑他们俩是连体婴,二十四小时在一起。

虽然和康南是最要好的,但是在他的带动下,白起也慢慢地活泼起来了,和宿舍的其他人也相处得不错。白起很感激,这是他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体会到集体生活。

除了康南,白起和林海最好了,两人都有文艺人的腔腔,臭味相投。

林海是个苦行僧,基本没什么娱乐活动,按时睡按时起,不看电影,不逃课,也不买零售,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他对所有人都是敬而远之的,就连逛街也是独自一人。

白起觉得林海就是以前自己的模子,他突然想,如果没有康南,如果没有康南那么热情地主动向自己示好,可能他就是另外一个林海。所以,不自觉地,他会主动地对林海好。后来相处后发现,原来两人都爱看书,都视自己为半个文化人,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白起视他为生平第一知己。

因为熟了,所以经常也爱开开玩笑。有一次,林海去洗澡,白起偷偷地把他的内裤拿起来了。林海回来后,追着白起要,两个人在宿舍打闹,一个追一个跑,不亦乐乎。后来白起被林海抓住了右手,林海用力一拉,白起就借力倒在了林海怀里。

就在这时,康南也洗完澡回来了,看着场面,表情有点僵,正想开口说点什么。这时,林海看到白起分神了,就想赶快抢回他左手的内裤,白起反映过来,想藏,结果两人脚相叠,白起被拌了一下,朝前面倒去。说时慢那时快,康南急忙大步向前,拉起白起,把圈在怀里。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白起倒在两个男生里的怀里。

与在林海怀里的感觉不同,此时的白起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他闻得到康南身上淡淡地香皂味,康南头发上的水顺着他的脸滴到白起的脸上,还带着他的体温,白起只觉得那水是滴在了他心里,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隔了一会,两人才分开,但脸上都泛着红晕。

晚上,白起躺在床上睡觉着,想着刚才的那一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康南的怀里就会情不自禁的悸动,这样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让他害怕,但是也很享受,很期待。

而康南是个大头虾,虽然刚才美人在怀的感觉让他很欣喜,但是过一会,他也没多想了。

第二天,白起发现自己变得好奇怪,和康南平常的肌肤接触都能让他心跳不已。到午饭时,白起看到康南递过来的筷子,不敢拿,怕碰到康南的手。康南看着白起发呆,把筷子塞到他手里,之后拍了一下他的头,

“SB,看什么看傻了啊”

他并没有留意到白起脸上可疑的红云。

中秋各班举行了聚会,在操场上这个班围个圈,那个班围个圈,大家边赏边聊天,还有吃吃零嘴,喝喝酒。

康南他们班的圈和白起班的圈离得很近,白起经常会向康南班瞄,虽然天很黑,可以白起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康南。有好几次,当白起看过去了,康南也看过来了,两人就是黑夜里对视着,谁也舍不得回头,不过每次都是康南有人叫他了,先回头的。

每次眼神的交流都让白起心满意足,他喜欢这种交流方式,许多说不出口的话他都可以放在眼里,而且眼神不经意的对视让白起想起来一句诗

“心里灵犀一点通”

让他觉得他和康南是心意相通,他满足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他时不时地会寻找康南眼睛,起初两个都挺享受的。一段时间过去,再要对上康南的眼睛就是点困难的。不知为什么,白起觉得是康南在故意躲着他。

其实白起猜得没错。刚开始康南也喜欢和白起眼神交流,可是白起的眼睛总是闪闪的,比星星还亮,又似一潭深水,让他不经意就沉浸在其中。他有点害怕了。

他找了其他男同学,让他和自己对视,结果他只觉得恶心,末了,他拍拍那同学的肩

“你眼角有眼屎,快擦擦吧”

现在,他可以确定自己对白起是特别的了。可是这特别是怎么回事呢?这个问题困扰着他,因此这几天,他没兴致和白起玩对视游戏了,而且他害怕,在他眼里沉沦。

白起很郁闷,康南的行为让他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不和自己做兄弟?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就快窒息了,张大嘴,可是也呼吸不了。

康南看到白起坐在床上,一脸悲怆表情,眼睁得好大好大,大得他可以看得到里面的水气在动。他的心揪了一下,好像自己也喘不过气来了。

假装平常似地,康南走过去,摸摸白起的头,这是他最喜欢的动作,白起的头发很软,又柔又滑,摸起来很舒服。

“呆子,又在发什么呆啊”

此时,康南心里想的只是,他不要白起这么难过。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的感情危机。

很快地,寒假到了。白起不打算回家,内蒙古的冬天是刺骨地冷,而且他想在长沙体会“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看看到怎样的风景激发了□□的诗兴。康南是很回去的,还没放假,他家里就千叮万嘱回去时要注意的事项了。

一个人的宿舍,显得空荡荡的。白起是一个人习惯了的,所以现在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时不时会很想康南,短碎发,脸有点长,有很多痘痘和坑坑洼洼,霰弹枪打过似的。小眼睛,一边双一边单,鼻子不高不低,大嘴大下巴。

有一天晚上,白起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忆着他们相识以来的日子,宿舍的电话响了,他一个咕碌翻身起床,好像心有灵犀,直觉告诉他这是康南的电话。

手里紧紧地抓着电话,对方没有出声,只有轻轻的呼吸声。

“康南,是你吗?”

白起试探地问

“嗯,你怎么知道的啊!”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尴尬的沉默被打破了。其实康南回去后也很想念白起,特别是今晚,思念如潮涌来,快让他窒息了,忍不住打了宿舍电话,一时却不知说什么好。刚想酝酿一下,找个借口,没想到白起这么快就来接了。好在白起一下子就猜出了自己,心里很是甜蜜。

两人开始聊天,白起说了一下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康南就告诉白起在家的日子。半个小时过去了,好像该说的也说完了,不知说什么好了,但是双方都舍不得挂电话,就这样,隔着几千里远,听着彼此之间的呼吸声,也很满足了。

后来康南又打了几次电话,语气也是淡淡的,聊聊天,然后拿着话筒发呆,谁也舍不得挂电话。

寒假结束了,康南定在初十回来,晚上十一点多到,他挂了电话给白起,主要是怕到时那么晚回宿舍会吓到他。

初九晚上,白起就睡不着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回了康南。到了白天,他的精神还是很亢奋,开始计划着晚上去接康南,想像着他看到他的表情。

白起在午夜出去接康南,没有公交,没有中巴,他舍不得打车,于是走了两个多小时,将近三十里去火车站。看见康南从出站口向白起走来,白起忽然觉得很害羞,笑笑不说话。怕被他看见脸上的红晕,就一直将头扭了四十五度,给他一个后脑勺。

康南也讪讪的,勉强说了几句,结结巴巴,辞不达意。他太意外了,看到他又惊又喜又心痛。惊的是没想到他会出来接,之前给他挂电话,听他淡淡的语气还挺郁闷的;喜的是没想到他心里是有他的,既然不动声色就过来了,要知道平时他可是一个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运动懒人;痛的是这么冷的天这么晚的夜,他既然一个人就跑过来了。

打车回学校,黑暗里,康南忽然伸过手在白起头上抚了一下,低声说道:

“小毛孩,想我了没?”

一瞬间,白起眼眶发酸,既想哭又想笑。

半夜两点,空无一人的大街,三十里路,冷风,一切都值得。

晚上睡得不安稳,知道康南在身边,可以白起还是有点患得患失。他迷迷糊糊地做着恶梦,梦里,康南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慢慢地远去,就要淡出他的视线了。泪流满面,他想大声呼喊,但是发不声,只能不停地抽泣。到后来,康南真的快要消失了,他拼尽全身的力气大叫了两声“康南,康南”,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此时,对面床的康南正翻过身,迷迷糊糊的答应一声“嗯?”

知道他在,那一刻,觉得很安心,白起翻个身,又继续睡着了。

接下来,一夜无梦,好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