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高渚videossexohd 男主老实憨厚的古代种田文

热点 2020-07-01 12:02:21

Arthit学长几天前就把这段简短的话通过LINE告诉他了,他知道对于对方来说当下“工作高于一切”,但他仍忍不住抱着一丝希望。“Kong,可以上车了!就最后剩你一个人咯!”刚才还在招乎新生上车的May喊到。听到催促的大三教头,只好把心收起来登上了巴士。

我:

(迎新结束)前辈与新生之间弥漫着愉快与感动,但很快氛围又欢腾和热闹起来了,因为齿轮交付仪式结束之后,便是通宵达旦的派对!Kongphop从欢乐声中抽身出来漫步到沙滩上,感受着夜晚轻轻拂过面颊的海风,聆听着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为他的教头生涯画上了完美的句点。……只可惜,某人无法陪他一同见证。还记得两年前,Arthit也是这么一个人走开来,让他忐忑地寻遍了整个海滩,心都乱了,因为他想为惹怒Arthit学长的事而道歉。然而这一刻没有与那个板着脸的人相遇,而是看到了一个脸色焦急的大一女孩在用手机电筒在沙滩上找寻着什么。“Kaofang,你在找什么呢?”被打招呼的人着实吓了一跳,她张口结舌,但最终还是决定道出原委,看样子都快哭了。“我……我……我把齿轮给弄丢了!”这枚齿轮刚从前辈手中得到,像征着大一新生的骄傲,因此齿轮的遗失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再加上夜晚的沙滩乌漆嘛黑,找了好久都还没有找到。“掉哪儿了?我来帮你找。”大高个儿也拿出手机打开电筒找寻了起来。

我:

两双眼睛自然比一双眼睛来得给力。因为才没过多久,Kongphop就发现那枚银色陷在了沙堆里的齿轮。“找到了!”Kaofang开心地赶紧从学长手中接过齿轮。“谢谢学长!每一次都有Kong学长帮我。”“不客气,我很乐意。只要有需要到我帮忙的,不管什么时都可以跟我说。”Kongphop展露着笑容,没想到对方真的马上就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他。“唔……那……学长可不可以替我将齿轮保管着?我怕我又冒冒失失地把它弄丢了!”听到这番含义深远的话Kongphop心里咯噔了一下,对方的眼神里充满着真挚,他从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很清楚将齿轮托附给别人意味着什么,但他不能接受。“Kaofange对不起,我已经接受了别人的托附。”这份拒绝很温柔,崮中含义不言而喻,清楚地告诉她,眼前这位学长的心已经被某人所占据了,没有任何余地留给别人。机会的大门已经关闭,再继续纠缠也不会有效果。“我明白了……谢谢学长。”

我:

Kaofang再次说了“谢谢”,而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因为这一次她忍受着心痛、克制了感情,从此她与他只剩下相同学号的学长和学妹的关系。“那学长,我先走咯。”然后就看到一个身影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去。虽然很明白她的感受,但Kongphop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充分留给对方时间,所以他并不打算追上去安慰,因为在当初Arthit选择对他避而不见的时候,他也遭受过与此相同的境遇。至今他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初以为不再有机会跟Arthit学长说话的时候,那种可怕的感觉。……而那时是他第一意识到,Arthit学长在他心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谁都没想到,就在几分钟后会有一罐冰凉的啤酒触碰了他的脖子,有一个声音问到:“喝吗?”感受到冰凉的Kongphop打了个激灵,同时赶紧回过头寻找声音的主人。他瞪大了眼睛,愣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拿着冰啤酒的人,他脑子一片混乱,无法分辨这是记忆中的幻觉还是真实的存在。直到Arthit冲笑微笑,呢喃道:“对不起,我来晚了。”就这样……两年前的感觉被拉回了现在。

我:

……很高兴又一次有Arthit学长陪在了身边。“你怎么来了?”Kongphop从白领小哥手中接过了啤酒,两人手里握着饮料一起坐在了沙滩上。Arthit举起啤酒喝了一口解解渴,仿佛在用它来梳理着思绪,他解释道:“还不是Knot那个家伙想来,然后就打电话给我,还下了血本开车来公司接我,所以我只好跟着他的车来咯……不过今晚还得驱车回去,因为我和Knot手头上还有工作没做完。”而Kongphop不会知道,有些地方需要将“Arthit”与“Knot”互换才能得到完美的真相。但尽管这个嘴硬的人如何掩盖事实,这只大三教头体内的小狼狗都会开心地摇摆着尾巴。“只要Arthit学长能来,就已经很好了。”几百公里的距离、几个小时的车程,只为来到这里短暂的相聚,就算不用开口,也能了解对方的那一片真心。然而这位旧校友还在抱怨着错过了重要的时刻。“好可惜没能赶上齿轮交付仪式。”于是Kongphop向Arthit报告:“一切都有序进行,不用担心!”“谁说我担心那件事啦,我只是遗憾没能看你

我:

最后一次履行教头的职责。”……原来说的是这件事啊!Arthit学长每一次都指东言西,突然这么直接,让Kongphop如何不喜笑颜开。而Arthit还把话头升级成了称赞。“一直以来你很累吧,又要顾着学习,又要操心新生训练。但我知道……你都做得很非常好!”做得好就要有奖励。于是Kongphop开始向Arthit靠了过去,并开口讨要到:“那我可以获得约定好的奖励吗?”“什么奖励?没那回事儿!”看来对方的记忆好像突然就坏掉了呢,但红起来的耳根子却逃不过这只狡猾小狼狗的法眼,他俯下脸向对方越靠越近……“奖励……有!”两个人的嘴唇之间只相隔着一丁点距离,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我们相距甚远,只为将来能靠得更近;……我们未能相见,只为积攒对你的思念!他们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感觉驱使着身体……“嘿!Arthit!你小子在哪儿呐?”两人被大声的呼喊打断的情绪,自动自觉地

我:

从彼此身边弹开,随后一个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眼前。“嗷!在这儿呐。”“你好,Knot学长。”Kongphop向许久未见的学长行了合十礼。这位前任教官已经脱去冲动的学生模样,褪变为一位更加可以信赖的人。但有的东西,特别是那句在接受行礼时只老奶奶老婆婆才会用到的答语依然没有改变。“喔,就弄作拜佛吧”。随后,他好像意识到什么……“等下!我该不会破坏到你们的气氛了吧?”Arthit和Kongphop的关系已经在朋友圈里公开让大家知道了,至于Knot不但可以说是第一个察觉的人,而且还充当着他的这位朋友的知心大哥,而这位朋友嘴硬的性格至今没有丝毫改变,因为Arthit立刻马上高声否认到:“哪有!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倒是你喊我干嘛呢?”“我来找你上桌啊!我跟其他人说你也来了,可他们不相信,谁叫你一到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儿去了。那可是你打电话拉我来的欸,还强迫我开车送……”“嗬咿!别说了,我过去就是了!”Arthit在他的秘密变成不再是秘密之前,赶

我:

紧打断了Knot的话,但恐怕为时已晚,因为当他转过身去的那一刻,看到的是Kongphop那张憋笑的脸。……(酒过三巡)虽然这场酒局会持续到天明,但手头还有工作的旧校友都分别开始起身回程了。Arthit向朋友们道了别,Kongphop送他前往停车场。“到家了无论如何都要LINE我报平安。”“不用担心啦,Knot那家伙又没有喝酒,会很安全的。”随后便以他一如既往的风格,简单地告了别:“再见咯!”“好。”大高个儿冲他微笑着,然后转身正好迈步返回景区……“Kongphop!”名字的主人脚步停顿了一下,正要转身寻找呼唤他名字的人,然而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一阵柔软恰好撞上了他的脸颊。两个人四目相对……一双充满了惊讶,而另一双充满了羞涩。“……奖励。”

我:

毫无防备地就获得了本以为对方已经忘却了的东西,这让校园之月帅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而这个贪婪的人并不认为这已经足够。“这个是给我作为教头的奖励,对吗?……那作为男朋友的呢?”“留下次吧。”Arthit果断地拒绝了,因为只是这样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一阵一阵地发热,仿佛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全都涌到了脸上。这位白领小哥赶紧躲上Knot停在一边的车里,带上收获而来作为手信的“鼓励”,让他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与“工作”继续拼搏。而Kongphop则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远远地离开,直至驶出了视线。……不需要豪华的礼物,不需要甜蜜的话语,不需要热情的深吻……只需要知道,他们两个人“心心相系”……那便是Kongphop教头生涯最华美的闭幕。

我:

……务必将精神展现出来!……他点击下载资料准备拿去打印,就在这时猛然看到网页上出现的一个名字……“海洋电器有限公司”现招收工业工程实习生工作内容:文件管理、接洽内外事务及其他受委派的相关工作。这不是……Arthit学长就职的那家公司吗?Kongphop不曾亲眼见识过这家公司,不知道他们的工作氛围怎么样。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坚信这会是一家很棒的公司。等他回过神来,手指已经点击下载了海洋电器公司的报名表。他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先拿着,以便不时之需,然而在他心里深处,却有着一个不想为人所知的原因。……他忍不住已经开始在想:

我:

如果能有机会看看Arthit学长工作时的认真劲儿……那该多好呀!……Arthit都快不敢看镜子里憔悴的自己了。在他这张比实际年龄还年轻的脸庞上,眼下的黯沉如同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原本剪短至后颈的头发也开始糟乱得不成样子了,让他总是得用手去捋一捋。他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海洋电器公司正要准备开始新一个季度的工作,于是加快了速度清理库存,所以采购部大家伙儿都埋头在核查几千种材料的工作中,以便将剩余的材料周转使用代替重新购置,对于仍然缺少的材料则赶紧联系其他供应商。每天早上Danai经理都要召开部门会议,根据每个人的能力分配工作。“下个月初,我们公司要推出新一代锅DS-C19。”投影幕布上出现了一款由产品设计部设计、造型时尚的特氟龙涂层电锅,但当听到发售时间后,John提出了异议:“可是现在我们的生产线直到下个月中旬都是满载的,不是吗?”“是。所以我们要委托其他工厂替我们生产这款电锅。”

我:

一般来说……采购部的工作内容不仅仅是购置材料,还要与外面的小工厂签订协议,以便在本公司无法产出的时候,由其按要求代替生产。这种任务本应由像John这样经验丰富的员工来负责,但这一次部门老大却让别的同事练练手。“Earth,今天你跟我一起去,锻炼一下如何检验供应商工厂的品质。”“好的。”这个女孩就像是热衷投身新工作的事业女强人一样,饶有兴趣地答应了下来。“John,你先把现在还搁着的工作处理完吧。”这个刚被抢掉工作的人,磨蹭地点了点头。“而Arthit……”“是”,这个小伙子端正了身子应声到。虽然这一周他将与繁重的工作在战场上撕杀,但他还是准备好接受新的安排。“托你帮忙查一下我们公司历年来出品过的电锅价格,弄好了就打印成表,明天开会要用。”“那我呢?”部门唯一的女秘书Som-O举手问到。“唔……我不在的时候,替我接管一下。”“明白。”

我:

将工作分配好了之后,大家就都解散了。Danai和Earth离开了办公室,而剩下的人就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一切本该顺利地进行,直到下午的时候前辈John把工作丢给了后生晚辈……John把资料放在了Arthit的桌上,一脸严肃地说:“Arthit,哥我有一件急事让你帮个忙。”“突然有一家供应商出现了问题,取消了生产,你替我重新找一家供应商照着这个样品生产吧。”对方拿过来的样品是……一款透明长柄餐匙,是公司清理库存计划中料理机促销活动的赠品。“可是我手上还有Danai哥交代的工作呢。”Arthit的电脑屏幕上,陈列着刚刚完成一半的电锅资料,但这件事并没有被委派任务的人放在眼里。“这真的是一件急事,供应商本应在这两天把货交过来,但是生产线都还没把餐匙打包成件,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新的供应商,不然整个公司必定会受影响。”这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若是让他袖手旁观就实在太过分了,集团利益大于个人利益,最终他开口应承了下来。“好的。”

我:

拜托了!”John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鼓励,但Arthit却有一种被“扇一巴掌给一颗糖”的感觉。任务被突然地更换了,这位采购部工程师只好先把电锅的资料文件关闭,然后打开供应商名薄,打起电话来。但无论联系了多少家供应商,要么没有符合规格的产品;要么由于生产线满载,无法在这两天内将长柄塑料餐匙加速生产出来。“……不行吗?……好吧……非常感谢。”他疲惫地挂上了电话,从下午两点忙到傍晚六点,Arthit这才有机会休息。原先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而新的工作也没有进展……他回想起了一句教诲,此时划过了脑海:“……在工作上,你并非只有一种选择。如果不喜欢或着受不了了,你还有其他的选项,不要因为习惯而去做一件事。”……既然还找不到供应商,不如先转换一下工作,让脑子休息一下。于是他打开公司生产过的电锅资料,再一次检查起来,然而资料中的一张图却让他愣了一下:“DS-C08型电锅(附送特惠赠品)”。赠品是一支长柄汤勺,颜色与他这正寻找的

我:

长柄餐勺非常相近。……找到啦!他激动地立刻将餐匙与屏幕上的图片来回比较。“……资料整合也很重要,如果我们在这项工作上不用心而导致差错,将会给公司造成损失……采购可不是一项简简单单的工作喔。”真是百闻不如一见。Arthit赶紧打开资料检查,这款电锅应该还有库存。于是他把详细的资料打印出来,带上餐匙样品来到仓库。没过几分钟,他发现塑料汤勺的材质与John哥拿来的餐匙样品的材质是一样的,这让他喜笑颜开。……而现在的重点是,生产方是哪一所工厂?就在Arthit浏览资源上的信息时,听到有个声音在叫他。“嗷!Arthit来干嘛呀?”一位高个子工程师向这个似乎来错地方的小白领打了声招呼。“我正在找是哪家工厂生产了这款餐匙。”Yong看到餐匙后皱起了眉头。“哎?这款餐匙不是已经都订好了吗?”

我:

那个……John哥说订做的那家供应商那边取消了全部的生产。”“啊?又来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与生产线满载两件事撞在了一起,而采购部的二把手竟然把这个重担扔给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员工!好在Yong了解Arthit的人品——只要将责任承担下来,就会努力做到最好。正因如此,问题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我找到应该能生产的供产商了,是“暹罗聚合物集团有限公司,当初订货人叫Win。”一只大手一边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一边回忆起往事。“Win啊……对喔!自从他离开这里之后,我们就不太向这家了订货了。这家公司有一条大型的生产线,如果能订下来,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能及时解决……当初跟Win一起共事的应该是Earth,你向Earth问问这家公司的联系电话吧。”Arthit听取了建议,立即拨通了采购部里超强悍阿姐的电话。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对方不愧是把手机当作第33个器官的人呐!(译者注:古代泰国人认为人有32个器官,将手机比作人体第33个器官形容某人机不离身的状态)

我:

他赶紧向对方表明这通电话的用意。“Win吗?”Earth的语气听起来略显不自然,“暹罗聚合物集团有限公司对吗?……好的,待会儿我找给你”,说完电话就给硬生生地挂掉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错误的时机、在Earth姐谈事情的时候给她打电话,但没过一会儿那家公司的电话就通过短信发了过来。Arthit立刻打电话去过联系,但是没人接听,于是Yong提议:“那你要直接去这家公司当面接洽吗?待会儿我送你去,如果开车的话应该赶在他们下班前到。”“那哥的工作呢?”自觉打扰到前辈的人介怀地问道。“交给其他人就好了,毕竟如果东西送不来,我也没法儿完成工作啊。”……不管在哪个部门,公司面临的问题都将由大家伙儿一共携手解决。于是Arthit就搭上了Yong的车,加大油门朝目的地进发。现在是下午4点38分,要是那家公司下午5点下班的话,那么时间相当紧啊,而泰国的交通又是出了名的糟。在穿过重重车流的这段时间,Yong哥跟

我:

Arthit聊起了天打发一下时间。“话说Win这个人跟你一样,刚工作时是在生产部,后来也是被调到了采购部。”听到有人的故事与自己相似,Arthit提起了兴趣。“Win先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吼!Win可厉害了,他订购每一样东西都符合规格要求,不差一丝一毫,而且还能记下工厂生产的材料的具体信息,活像一本移动的产品目录……但很可惜,他离开了这家公司。”不敢相信原来在采购部还存在过一位大神级的人物。“那为什么他要离开呢?”“我也不确定为什么。Earth没有跟你提过吗?”一个不应该与此事有关联的名字出现在了对话中,让Arthit不禁要问:“没有欸。为什么这么说?”“因为Win和Earth……先不说这个了。待会儿左拐,前面就到了。”Yong结束了对话,随后扭转方向盘来到了“暹罗聚合物集团有限公司”。可当他刚停好车,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什么?机器的皮带断了?……那找人来修了

我:

没有?”看起来是生产部出了急事,估计要弄上好一段时间,而且那是这位资深工程师必须担起的责任。于是Arthit向Yong哥比划了手势,示意自己一个人先去把事情处理了,因为这同样也是采购部的人员必须担起的责任……这幢大型写字楼正面的墙上镶着非常讲究的玻璃,好些办公室白领们开始陆续地走了出来,只有这个年轻小伙子捧一袋资料和塑料餐匙的样品迎着人流走了进去,来到一楼的公共关系科的办公桌前,然而在那里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只有一名样子严肃的保全人员向他走来,询问道:“您好!请问您来有什么事吗?”“我想来跟销售部门洽淡些事儿。”“请问有预约吗?”“没有。”“这样的话麻烦您明天再来吧,现在大家应该都回去了。”保安大哥就像机器人一样对于责任毫不懈怠。“实在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拜托让我问问有没有人接手这件事儿。”Arthit努力地恳求着,或许上天也不愿打断他这份执着。

我:

不行呐,我也得按公司的规矩办事呀。”“Saman,发生什么事?”一个声音插进了二人的对话问到。声音来自一名中年男性,他气宇轩昂,眼神沉着冷静,一举一动威严庄重,大概是高层人员之一吧,因为他看到保安大哥转过身去毕恭毕敬的回答到:“因为他来这儿想跟销售部洽谈业务,但是我告诉他公司已经下班了。”“让他先进来吧,我来亲自接手。”下属遵照吩咐,移动身体给Arthit让开了一条路:“您请!”Arthit赶紧举起手向保安大哥以及许他进门的人行礼。这名男子领着Arthit来到一间会客室,但在正式洽淡之前,这名采购人员也不忘照着Paka女士教导的那样向这位高层进行自我介绍。“非常感谢您让我进来,也非常抱歉如此唐突地前来拜访……我叫Arthit,是海洋电器有限公司的采购人员。”Arthit非常识大体地躬下身子,向对方递去自己的名片。这是一个极其正确的选择,因为与他对话的这位可不是一般人!“我是Krirkkai,是这儿的总经理,您有什么事要跟销售部谈的吗?”果然是老板级别的人物,谈话直奔主题,毫

我:

不浪费时间。“我们公司在材料订购方面出现了失误,因此我必须重新寻求能生产符合这款产品规格的供应商。”Krirkkai先生接过样品和资料研究起来,而Arthit也不愿放过这段空白,接着解释道:“我们公司必须要在两天内用上这款材料……我知道我这个样子来谈业务,实属插队行为,也非常麻烦贵公司的生产部门……可是我作为采购人员,非常希望能把问题解决,因为这是我该担负起的责任……还劳Krirkkai先生您斟酌!”其他人会以九十度的深躬来展现其发自内心的恳求,而Arthit却选择通过眼神,注视总经理来表达他的真心。虽然似乎对方也读懂了他眼神,但仍不忘耍了一把生意人的小心思。“您知道的吧,这样的紧急业务价格要比平常高。”Arthit自己也清楚其中的利益,因此他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来的。“不用担心,我会将力满足您的价格。”“可是您也没有权力做最后的决定,您能做到您所说的吗?”这位经验不足的办公室白领小小地愣住了,确实资金并非由他所掌控,也没有权力对价格做出批准,但……

我:

我会尽我所能办到!”这句直截了当的话语可以说是非常有心了。……有句俗语是这么说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而Krirkkai先生也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可以猜到对方已经寻访过好几家公司了,但他却没有出言中伤或责难这些拒绝合作的公司,而是将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依旧勇往直前地来到这里恳求……他的果断与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值得称赞,而这些品质在新一代的员工身上已经很难看到了。“您叫Arthit,对吧?”“是的。”“我已经很没有遇到像您这样的人了,过去我们公司也曾经是海洋电器公司的供应商。这样的话,这事儿我就给您办一下吧。”当看到洽淡取得了成果,Arthit的内心已经高兴的欢呼起来了。他赶紧举手行礼,感激总经理的慷慨。“非常感谢Krirkkai先生出手相助!”“完全是因为我看到了您的努力。”Krirkkai先生向他指出了愿意提供帮助的真正原因。随后,Arthit与暹罗聚合物集团总经理交换

我:

了执行材料及联络方式,而Krirkkai也答应今后将三不五时地进行业务联系。当他从写字楼里走出来,映射在大楼的玻璃上的天色,已经变成淡淡的橙色。看到Yong哥正在车边焦急地等待,他在空中比出大拇指,那位不修边幅的小伙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任务完成一项,但还有另一项等着他赶紧回去处理。Yong哥开车将Arthit送回了公司,但由于是下班高峰期,路上不约而同地汇集了好几百辆汽车。等回到“海洋电器”的时候,天色已由橙色完全变成了黑色。汽车在钢筋混凝土大楼前面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于是后辈晚生向尽力提供帮助的“司机”道了别。“别想太多,虽然你在采购部效力,但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有什么事就来跟我说。”Yong哥的这番话让他几乎要下跪致敬,歃血为盟,义结金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二人分开之后,前辈驱车回家休息了,而自己的身体也提出抗议,想念家里的床了,于是Arthit立刻按下电梯上了五楼。下午6点以后的采购部办公室灯也关了,乌漆嘛黑怪吓人的,与白日里的光景截然不同。

我:

他按下开关,仅仅打开了自己办公桌上的灯管,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反而将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提升了十个级别。越是一个人呆人,就越会胡思乱想。以前常常听说,一个人深夜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不用担心会孤单,因为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复印机工作的声音还有椅子“嘎吱嘎吱”移动的声音与你作伴。但对于这时的Arthit来说,比起鬼他更怕工作完不成。如果真的有鬼也是不错的,正好抓过来搭把手……嘎吱——不知从哪儿传来的一个声音,让他的心咣当摔在了地上。……等……等一下!我随便想想而己,可不想玩儿真哒!受到惊吓的他左瞧瞧右望望,急着想找出声音的源头。朝好的方面想,可能是老鼠或着蟑螂,至少还是个生命体,不是什么没有呼吸的东西。然而,整层楼依旧毫无动静。……估计是他幻听了吧!Arthit叹了一口气,正要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就在此时,一个大大的黑影出现在他面前!“嗬咿——!”

我:

把他吓得几乎要惊声尖叫,差点没腿软晕倒过去。但当他定睛一看,那个黑影原来是自己熟悉的人。“嗷!Earth姐。”阿姐突然出现在办公桌旁,手上还捧着装着斗鱼的玻璃樽,首先开口问道:“Arthit还没回去啊?”“刚从工厂订购塑料餐匙回来……Earth姐呢?”他眼神中带着疑惑地瞟了一眼装着斗鱼的玻璃樽,仿佛对方犯了错被逮个正着似的,Earth反应过来赶紧解释道:“噢……我只是回来拿个资料。唔……然后……正好看到Bonus的樽里水脏了,于是拿去换了一下。待会马上就回去了,你跟我一起走吗?”“我手上还有Danai哥吩咐下来核查电锅价格的工作,我得留下来完成才行,Earth姐先回去吧。”“没关系,我来帮你吧,这来就能尽快完成,然后我们一起走,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如果Yong哥是大师兄,那么Earth姐就是二师姐,解救小师弟于水火之中。由于得到了帮助,效率事半功倍,工作迅速而顺利地进行着。

我:

Arthit将资料整理打印出来,按套装订,交由Earth姐在页眉处注明哪一套将在会议上分发使用。但钢笔写着写着墨水逐渐淡了,以至于这双纤细的手必须把墨水甩出来才能继续书写。“先把我的拿去用吧。”一管新崭新的钢笔从刚好将资料装订完毕的人手中递了过去。“你的弄好了吗?那就可以准备收拾东西了,我还剩一点儿就完事儿了。”Earth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而后生晚辈并没有去关闭电脑,而是走进了茶水间,然后拿出一个装了热水的咖啡杯。“Earth姐把那支断墨的钢笔给我一下吧。”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这个女孩子还是把钢笔递了过去。Arthit将钢笔放在热水中浸泡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来在白纸上画线。从效果上来看,这支钢笔已经能像从前一样流畅地书写了。“应该可以用了。”Earth神情慵懒地拿回了钢笔。“没必要这么做,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写不出就丢掉好了。”“我只是觉得可惜。”Arthit干笑着,他的样子让对方忍不住要呢喃两句:

我:

你啊就跟这张桌子以前的主人一样,总爱让事情复杂化。”“这张桌子以前的主人吗?”玲珑的脸庞朝璃玻樽点了点头,樽里的红色斗鱼在清澈的水里游来游去。“也就是Bonus的主人……他叫Win,就是下午你打电话问我要号码的那个人。”他又一次听到这位前员工的名字。然而他明显地感觉到,当这个名字从Earth的嘴里说出来时,却带着满满的回忆与忧伤。结合从Yong哥那儿得到的信息,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能猜到,这两个人有着超越同事的情谊。但这段采购部的爱情故事,似乎结束得并不美好,尤其是对于被留在了这里的那一方,不得不沉浸于曾经的氛围中,包围在过去回忆里,更糟的是还有一个行为与他极其相似的人出现在了眼前,让她心中本已平静的苦水重新泛起波澜。“刚开始,我对你真的讨厌极了。没办法,你的举止太像我前男友了,所以才不由得一个劲儿地刁难你。”……就这样吗?这就是他几个月以来被迫接受“迎新”的原因?当Arthit发现自己原来只是长期以来前辈“报复”个人恩怨的替罪羔羊的时候,他的嘴巴惊讶得差点没合上。

我:

哎哟……刚来的时候,你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脸上看不到一丝自信。但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采购部的一员了……自己发觉了没有?”……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采购部的一员。是呀……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坐在办公桌前整理资料是一件与他格格不入的事了,而且他也已经习惯了挂在脖子上的这块“采购部工程师”的工作牌。跟Krirkkai先生交谈时也一样,他已经很自然地敢与总经理讨价还价了,因为对于Arthit来说,他只想把工作做到最好。所吸取的每一次教训都会让自身有所收获,让心胸中生起骄傲与自豪。就在这一分钟,Arthit清楚地意识到:……他终于成为了采购部团队中的一员。看到自己被接纳,他也敢于向同事敞开心扉了。“刚开始我也是很怕Earth姐的。因为阿姐……嗬咿!Earth总是臭脸相向。”Arthit赶紧将这个不小心说漏嘴、在心里叫过无数遍的外号给改了过来,但己经来不及了,因为对方已经被攒起了两条漂亮细眉,把他逮个正着。“哈?哪儿臭了……姐姐我明明看起如淑女般贤良!”

我:

这位强悍的阿姐夸奖着自己,手掌却名不符实地伸过去狠狠地拍打着旁边这个人的肩膀,响亮的“啪啪”声都快把人拍吐血了。“好了!赶紧收拾东西吧,我送你回宿舍,我怕待会儿又被形容为‘凶悍的阿姐’!”于是他们俩相互帮着关了电脑和电灯,但在按电梯要下楼时,Earth姐想先去上个洗手间。就在这个时间,Arthit的电话响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Arthit学长在哪儿?方便聊聊吗?”“我还在办公室,刚把工作处理好,正要回去呢。”手表显示快晚上8点,因此电话那头的声音担心地问道:“Arthit学长每天都工作到这么晚么?”“没有啦,只是今天的工作杂乱了点儿。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星期五傍晚Arthit学长有空吗?Fon学姐打电话过来说,约大家出来吃个‘学号饭’。”“唔……我估计得下了班才能过去。”Arthit不想拒绝邀约,毕竟“工作要快乐”,没必要让自己化身拼命三郎。坚持“认真工作,拼命玩”的原则,合理分配休息与工作的时间才能达到均衡……而这是Arthit在职场中学到的又一课。

我:

这时Earth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于是他结束了谈话。“我要走了,你也赶紧休息吧。”“好。”Kongphop听着信号被挂断……而他,其实还有一件事没来得及对Arthit学长说。……Kongphop一边瞟了眼桌面上已经填好的海洋电器有限公司的实习申请书,一边在心里想……没关系,以后再告诉Arthit学长好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