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 媚妖降临1~21

热点 2020-07-01 12:00:48

暮色正缓缓落下,伴随着匆匆的脚步声,林深来到师大附中的教职工专用停车场。他的代步车是一辆黑色的国产轿车,在轿车中属于中低端,跟他的中学教师身份倒算匹配,不至于引人注意。

等林深走近了,看到车门那里蜷缩着一道人影。

听到脚步声,对方慢慢地站起身来,是个瘦高白净的青年,个子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比林深高出半个头。他咧开嘴,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嘻嘻地对着林深说道,“林老师,您下班了。赏脸一起吃个晚饭吧?”

林深看着对方思索了片刻,快速在脑海中搜索着他的名字。

谭浩——恒星娱乐公司的二少。

恒星娱乐公司眼下正在做一档大型的音乐选秀类节目,为了挖掘出高质量的民间歌手,节目组从年初开始到各个城市进行选拔活动。

林深是在KTV里被谭浩给缠上的,是一个偶然。

那天晚上,林深的同窗好友黎耀刚刚结束了全球巡回演唱会,坚持要拉他出去唱歌放松一下。

林深跟黎耀是大学同学,两个人认识有七年了。黎耀从默默无闻的歌坛新秀到声名鹊起的实力天王,林深是他的见证者,也是藏在他背后的“男人”。当然,这个男人并不是情人的意思。而是说黎耀的歌中有着林深注入的心血,有林深曾经熬过的无数的夜,有林深写下的无数的谱……

谭浩之所以缠上林深,大概也是猜到了林深的另一个马甲——林小黎。

可是林深并不打算脱掉马甲。面对谭浩一而再的邀约,他跟第一次一样,大大方方地表示了拒绝。

“谭总,不好意思。我没有参加节目的意愿。”林深语气淡淡的,丝毫没有遇到“伯乐”的那种兴奋。

谭浩已经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确认了林深就是林小黎的事实,自然知道想请动这尊神有多难。可是前期越是难,到时噱头就越大,节目的曝光率就越高。要知道,这可是林小黎!黎耀能有今天的地位恐怕有一半的功劳要归给这位幕后鬼才。

谭浩并不打算轻易放弃,他不相信有人会不为名利所动,一辈子默默无闻地躲在幕后。一次不为所动,那是价码没给够。

“难道你就不想成为下一个黎耀?”谭浩看着林深,循循善诱道。他认为林深的爆红将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音乐才子和出众外貌的加持,这种人要是不红,简直是天理难容。

林深不为所动地摇摇头,眼底流露出些许对好友的“同情”。在他看来,黎耀的日子可一点儿也不好过。

“完全不想。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可能参加你们的节目。回去转告你哥,我不希望再被圈子里的人打扰。”

“我大哥?”谭浩满脸讶异。

林深看谭浩愣在那里,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哎——”谭浩在车外叫了一声。

林深看了眼时间,怕来不及参加今晚的家庭聚会,便不再同谭浩多说,只打开车窗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让开路。

可怜谭二少怂怂地让出路,心想着连他哥谭森都啃不下的硬骨头,他为毛非要来招惹,还是先回家问问他哥,这个林深到底是什么背景。

一路上等了几个红灯,等林深回到林家已经是7:16分,迟到了十六分钟。

林深将车泊在门口,和他弟弟林一迪的保时捷排在一起。他下了车,走到院门前,按响了门铃。

家里的阿姨小跑着出来开门,面色上挂着些许担忧,“你来晚了。他们都开始用餐了。二少爷有些不高兴,在先生太太面前抱怨了几句。”

林深却是不慌不忙,一派从容的模样。

“您别担心。一顿家常便饭罢了。”林深无所谓道。

林父见林深来了,放下筷子,低头看了眼腕表,皱眉问道,“怎么又迟到了?”

林深解释道,“下班晚了,路上堵车。”

林一迪在旁阴阳怪气道,“就你那破工作,值当你这么宝贝吗?每次家庭聚餐都迟到。下次干脆别回来了!”

林父目光凌厉地扫了小儿子一眼,低喝一声,“闭嘴!”

又对林深说道,“你坐吧。以后每月的聚餐定在周末。”后面这句是跟林母说的,她应了声,起身给林深添了碗筷。

满桌都是林深从小爱吃的饭菜,如今却是食不知味。林深拿起碗筷,随便夹了几口,一心想着快点结束这顿晚餐。

林母夹了凉拌鸡丝到林深的碗里,小声劝道,“我特意给你做的。你多吃些,最近像是又瘦了。”

林深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养母,眼神变得柔软了许多。林母大半辈子都是这般小心翼翼地活着,低眉细语的。

他回道,“谢谢妈”。因为他知道养母是真正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在疼爱,也因此就算三年前被林父逼迫嫁入宋家,他也没有跟这个家彻底决裂。

林母的眼睛里暗含着许多的心疼,跟着又说道,“有时间就多回来看看,妈给你做些爱吃的补补身体。”

林深宽慰她道,“宋家的厨师手艺也是不错的。您不必担心。”

只听林母哎了一声,没再接话。

大约是因为林深提起了宋家,连爱挑事儿的林一迪此刻也三缄其口。四个人心照不宣地用着晚餐,林深乐得清静。

林深不想在林家久留,吃完饭便起身离开,被林父在门口叫住了。

“林深!”

林深顿住脚步,头也不回地问道,“您还有话要交代?”

“你最近过得好吗?”

林深忍不住冷笑出声,态度与面对林母时截然不同。“当然好了。我住的是最高级的别墅,吃的是顶级厨师烹饪的佳肴,穿的是私人订制的衣服。每个月的零花钱比您公司一个季度的利润还要多。您觉得我过得怎么样?”

“我不是问这个。”林父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他……对你如何?”

林深突然间转过头,眼睛直直地望进林父的眼底,想要辨别出对方的话里到底有几分的真情,几分的假意。

林父自知愧对林深,略显难堪地垂下眼睑。

林深最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天气预报说是今晚有降雪,此时外面已经飘起了细碎的雪花。林深紧了紧大衣领子,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车钥匙。

车门刚一打开,手机铃声就从车里传了出来。

来电提示是谭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