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棵身体 特种兵之催眠系统

热点 2020-07-01 09:03:30

你在……渴求着什么?

将内脏与血肉捧起来的那双手,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微微颤抖着。

青年抿着唇,神色恍惚地看着手中捧着的内脏,看着这颗在右侧依附着丑陋不知名物体的心脏。

他微微张开了被咬得发白的唇瓣:“这只是工作。”

喉咙干涩得可怕:“……本来就会杀死作为工作对象的人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淡淡的嗤笑声响了起来。

否认自己渴求的可悲家伙。

你的工作就是杀死身为同胞的人类?

无力到自己也不相信的说辞:“这是为了拯救更多我的同胞。”

——但是你连任何一个人都救不了。

——你才是夺去这些人类生命的侩子手。

黑发青年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已经失去气息的稚嫩躯体,略有些缓慢的脱下手套、取下眼镜,抬手揉了揉眉心。他的脸色苍白、神情疲惫,气色看上去实在是不怎么好。

“‘虫’已经取出,宿主生命体征消失。”

青年说着,将沾染鲜血的乳胶手套浸入水槽中——这个里面已经放满了水,仔细的搓揉。血液在水中弥散,变成淡淡的粉色。

他略微皱眉,捞起手套。

水槽上的自动感应系统淌出生理盐水来冲洗了上面残余的水渍,接着放掉了使用过的水,重新满上。将搓揉与冲洗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后,他把手套放置在一边盛满消毒液的盒中,并且使用下压板压好。

之后,他清洗了双手并烘干,戴上了准备好的另一副手套,拎起手术刀的刀柄、打开关节齿槽,送到感应系统前用碱水将之简单冲洗。随后放入已经自动清洗完毕而且注入了多酶清洁剂的水槽中,然后按照同样的步骤将使用过的医用镊子、医用剪刀和止血钳等东西进行初步清洗。

这些本该由专门的人来做,但是这青年仍旧不假于手。说实在的,宿主已经死了,这个因为紧急情况临时征用的房间本就只经过了初步的无菌处理,在宿主死后已经失去了维持的意义。

也就是说,他并不需要做这些。

他的目光专注,紧绷的身体却没有因此而放松。把所有的器具初步冲洗之后,他用软布一柄柄的擦洗着这已经光洁如新的器械的身体,关节齿槽更是仔细,只求不会遗留任何的残余物,无论是血液还是组织碎屑。

此时另外的两人已经将青年放入托盘的虫浸入箱中锁好,在对手术台上的尸体进行简单处理了。

青年不急不缓的清理着使用过的所有器械,当他终于将这些东西进行再次消毒、置入工具箱内后,另外两人也已经把尸体送入停尸间,回到房中处理手术台上的血迹了。

他锁上箱子,这些东西在次日还会进行第二次清洗才能再次使用。毕竟是接触过‘虫’的东西,虽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还是这样比较让人放心。

再次长呼一口气,他戴上眼镜,确认了应当做的事情没有遗漏之后,这才出声:“走吧,该去吃饭了。两位辛苦了。”

被口罩包裹着,青年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闷,却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

又一个宿主的死亡似乎没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从他冷淡的表情中无法看到更多的内容。

已经处理完血迹的两人对视一眼,朝着青年微微鞠躬。他们提起放在一旁的工具箱,缓步走在青年的背后。

推门走出去便是走廊,有着看似洁白的普通墙壁,镜子般干净而可以照出人影的地面隐隐带着金属的光泽,头顶两侧的应急灯在白天也依旧开着。在走廊两侧有不少刻着门牌的房门,上面闪着绿色或者红色的指示灯,房门边无一例外的有着略微凸起的密码操作盘。

青年示意两者先行离开,自己则走向了办公区,这间被临时使用的应急房间处于走廊的外侧,一侧连接到生活娱乐区,另外一端连接到办公区域,而青年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办公区报告上级这一次的取出任务。

他一边走,一边取下口罩塞到口袋里。靴子与地面敲击发出哒哒哒的声音,除此之外这长长的走廊里安静得可怕。

青年在内心盘算着一会儿回家之前在公寓楼下的小店买点糖果。他想着自己的妹妹应该会很喜欢这些甜甜的东西,从而忽略了从路过的某个房门后发出的、令人不安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很快就变得更大——近在耳边。

“温先生!快躲开!”

伴随着这样一声惊呼而来的,是尖利的节肢尖端与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噪声。

微微偏头的青年的脸颊,一行细细的血线顺着脸庞流下。

他眼镜下的棕褐色眼眸看着面前的东西,鲜红色的不规则肉块中探出八条节肢,节肢的最末端闪耀着寒光,是虫,处于第二阶段,没有宿主。

这只虫,他眼熟得很。

是十来分钟以前被他从宿主的体内取出并且放在特制的“虫箱”里,如果虫箱没坏、没有意外的话,永远不会从箱子中出来的东西。而且,是从睡眠中醒来,活力满满的虫。

至于原因,想到今日来帮忙处理后事的两位都是第一次参与取虫的新人,也就不难想象了——无非是好奇。

青年眼角的余光见到气喘吁吁跑来的新人“抹布”。

对方的脸色煞白,衣服上有着大量的喷射状血迹,看来是同伴被攻击的时候正好站在一旁,目睹了事情的发生。这些做着后勤处理,被亲切的称之为抹布的人员是青年所处的“刃”这个组织中最多的人,后勤组。同样,也是在面对虫的时候,伤亡最高的人员。

面前的虫转来转去虎视眈眈,这个畸形的肉块似乎想要攻击对面的青年却又有所顾虑,想要离去却又舍不得面前的美食,不免显得有些焦躁。

青年也未曾慌张,他冷眼看着这只虫,开口吩咐抹布小伙:“你站远点。还有,警报发出去了吗?”

这只虫明显盯上了他而不是对方,靠太近反而容易遭受波及。至于另外一人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不提也罢。

“啊?是、是!”

经过青年的提醒,小伙子这才冒着冷汗反应过来,按下了警报器。就在无声的警报响起的瞬间,虫动了。而这扑向青年的杀招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从天花板上喷射而出的透明液体给冲走。被强力的水柱笼罩着的虫狠狠的摔到地面上,它吱吱嘎嘎挣扎,就是无法从这液体的笼罩中脱出。

然而青年还是微皱眉头,拦着抹布组小伙上前的步伐,摇摇头。

这抑虫剂只能限制虫的行动,却不能杀死虫。一个喷射孔中抑虫剂的数量有限,作用也有限,到时候该被虫猎捕,还是会被虫猎捕。

他们需要帮助,需要一把“菜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