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 会宾楼尔康干金锁

热点 2020-06-30 15:03:33

“阿诚啊,你说说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明镜看着阿诚,眼里略过一丝回忆,明诚是她看着长大的,虽说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这么多年来,总归也是她抚养大的。他们都把他当成家人对待,可他却固执的把自己放在一个仆人的位置上,明镜也知道他的心结,一个恩字而已。

阿诚看了看巧笑晏晏的大姐,轻轻笑了笑,家的感觉真的很好。

对于他而言,明家,给了他一切。

他若是没有这个家,那他便是算得上一无所有。

他的吃穿用度都是这个家给的,一身才学也都是这个家给的。连这个名字亦是大姐给他取得。

他本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经历了人间冷暖之后,一个被黑暗笼罩的孩子。

是明楼,将他带出来,走到那个光明的世界里去。

是明家,是让他感受到温暖,学会爱的地方,那里是他的救赎。

大姐大哥待他极好,不似一个佣人,却像一个真正的少爷。

只是偶尔帮大哥管管家事。不用他做一些家务,甚至让他读了最好的学校。他会帮大哥整理书房,那是连明台大姐都不能进的地方。

他知道,大哥对他的信任。

他也知道大姐明台对他的爱。

阿槿,那个让他打开心扉的人。

那年,是她带他走出那个孤独的世界,是她给了他新生的勇气。

明台的母亲用生命救了大姐,是一份恩情。大姐疼爱明台,除了出于真心,倒也算是还了这份恩情。

他不一样,他欠明家的太多了。纵然亲情万丈,这份恩情始终记在心里。

他和阿槿是那么相似,同样是外来者,终变成家里的一份子。对明家,哪怕感情再深,心底也记得那一份欠下的情。

他们是他人生的全部,是他活下去的动力。

“明楼我也管不了了,他只要不招惹那个姓汪的就好了。你呀,明台啊,阿槿啊,你们早点让我抱个孩子啊。”大姐一脸笑容,略带调侃的语气说到。

明诚一愣,刚刚思绪飘得太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双眉上挑,眼睛略略睁大,呆愣愣的问道“啊?”

“我是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大姐看他好像有点不在状态,索性直接问了。

“嗯,以前在法国有一个,叫susan。”

“哪里的孩子?法国的还是中国的?对了,你怎么不带来我见见”大姐眉目含笑,眼里流露出因他没有把女朋友带回家的一丝嗔怪。

“波兰人。当初因为回国就分开了。”明诚垂下眼,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大清。因而也错过了那个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眸里的略微颤动。

明镜看了看阿诚略带感伤的神色,也并未再问。

“她是什么样的人”却是苏槿问了出来。

“真诚,热烈像火一般的女孩。”明诚深知自己是什么样性子的人。他的生命太过沉重,内心被藏的很深很深。如果说他的生命是单调而乏味的,那么Susan便是他一直向往的样子,单纯,热情,样阳光一样灿烂而温暖。

苏槿的头略微低着,低垂的眉眼挡住了眼里的光芒。

半晌,她抬起头,眉眼弯弯,笑道“那阿诚哥你真的很幸福。”顿了一下“大姐,我吃完了,还有些工作,我先回房间了。”

关上房间的门,她像是被突然抽去全身的力气,无力的靠在门上,仿佛,这门是她所有的依靠。

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真是心口好像突然缺失了一块,但究竟是什么,她并不清楚。

她只是突然觉得很累,很累,累到几乎无法动弹。

拖着疲惫的身,她躺在床上。入睡得很快,还有那光怪陆离的梦境,小时候的一幕幕接踵而来。

那时,她刚入明家,明楼明镜用爱包容着她。

那时,她遇到他,她对他伸出双手,她说这是一个教会你你爱的地方。

……

突然一片白茫茫的迷雾,遮住了她整个世界。

那是一面高高的城墙,一个女子,腰间栓了一根绳子,飞檐走壁。突然,一束强光打了过来,精准的照在了她的身上。

“是陷阱!快跑!”

汪曼春一身皮衣,穿着高筒军靴,站在高高的岩石上,足下江涛拍岸,身边鹰犬环列,她双手托枪,瞄准,一枪打中了那女子在腰间的绳索,绳子一下变得纤弱脆空,她在空中失去重心,又是一枪。绳子断了。

只听见另一个声音,叫的如此凄厉:“曼丽!”苏槿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颤,这个声音是明台……

那女子仰着头,张着嘴,睁着一双凄厉的眼睛,像风一样扑向碎石沙滩,头骨破裂,血喷如骤雨。明台大声叫着她的名字。“守住尸体。”汪曼春的脚踩上于曼丽的头,下达新的命令,“包围古城墙,活捉‘毒蝎’。”

场景咻的一变,明台半卧着,明诚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小少爷,我们回家了。”他的枪口对准明台的后心就是一枪,血流如注。

场景又猛地一变,机关枪、□□,火舌凶猛,小分队的人员立即迎战。瞬间,血河飞溅,陈尸狼藉。血染在车厢过道上。

阿诚拼死护着明镜冲到了目标口。黎叔、锦云、明台在分割车厢处一边火力增援,一边准备等阿诚他们一过来,就分离挂钩。明台看见了明镜,大声喊着:大姐,过来,我掩护您。阿诚哥,小心。”他平枪而射,一梭子子弹打到阿诚背后的敌人脸上。

苏槿见了,想上去帮忙,随手便像捡起一把机关枪,可手却从那枪上穿了过去。来回的子弹也打不到她。

明镜向前腾了一下,突然,她腿上一热,她知道自己中弹了。“大姐。”阿诚惊叫了一声。日本小分队成员集中火力,猛烈扑过来。阿诚奋力反抗。他大声喊着:“大姐,我掩护您,跳过去。”她大叫一声:“阿诚!”

阿诚一回头,她奋力将阿诚推出车厢门,阿诚不提防她仓促一击,滑落在车厢分离的铁链上,被锦云和黎叔两个人接住。明镜一下转过身去,她手中犹自抱着那个假的骨灰盒。她大叫了一声:“明台,分离挂钩。”

一梭子的子弹打在明镜的背后,打穿她的前身。“大姐!”明台大叫。“分离挂钩。”明镜面对明台微笑,拉响了手中的炸药。几乎与此同时,明台惨叫了一声:“大姐!”他忍着心头剧痛,亲手把挂钩分离。轰隆隆震天雷动,一片火焰硝烟。

苏槿泪流满面,她想帮忙,可是她无能为力。

……

突然,她仿佛来到了另一个地方。那里的天很蓝,很蓝。

天上一面红色的,带着五角星的旗帜飞扬着。

苏槿有一种预感,这不是梦,或许这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她的世界。

她曾看过一本书,讲的是平行世界的问题。

平行宇宙是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同在这些不同的宇宙里,事物的发展会有不同的结果。那个宇宙里可能也有另一个和你一样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

有买报纸的小贩,不小心掉落的一张报纸,她捡起来。

报纸的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绝密档案公开,上海明家,一门四英雄。”

“明家,为国贡献了所有。

明楼,代号眼镜蛇,明台代号毒蝎,明诚代号青瓷……明镜在抗战中,为我党提供大量资金,药品,用于前线补给。在掩护一批重要物资时,不幸牺牲。

明楼,牺牲于1947年,因,国民党特工暗杀……

明诚,牺牲于1951年朝鲜战争……

明台,牺牲于1979年越南战争……”

看着这张报纸,她的泪滴了下来,晕开了一片墨迹。

泣不成声,悲大过于心死,莫不如此。

一个扎着两只小辫子的小女孩走了过来,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姐姐姐姐,你为什么哭啊?”

苏槿见此揩了揩泪,声音中透着淡淡的压抑“今年是哪一年”

“2017年啊,姐姐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凌凌,走了啊。”一个蓝衣服的女子走了过,拉起那个小女孩。

“这位姑娘……”那女子看到他一脸泪痕,有些担忧。

苏槿摇摇头,问她“你知道,入朝志愿军被送回的遗骸在哪里吗?”

那女子心下了然,这女孩怕是烈士后代,来寻找这家人的,便道“多数送回了家,剩下的便葬在那烈士陵园里。”

到了陵园,他一面一面的墓碑找,终于在第三十二块的时候,她找到了他。

“阿诚哥……”千言万语哽咽在心头,竟不知从何说起。

摸着那冰冷的石头,深入骨髓的凉意传到心底。那照片里的人,是那么熟悉,可是……

这个世界里没有她,若是在她自己的世界,他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她这只蝴蝶,定会把那些不好的危险删走。

又是一道白光闪过,梦醒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