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被学长在宿舍做了

热点 2020-06-30 15:02:03

夜色里的渤海一片深邃,四周的城墙上一片安静,也没有点一支火把,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里。

而前面的城墙下,前进的一百步,两百步,还有三百步都整齐的排开了五十个火盆。

火盆在北方的吹拂下,火焰跳动。

这种落差似得安排使得辽东都护府如同夜色里沉睡匍匐的巨兽一样,神秘而恐怖。

沈白抬头看看天空:“夜黑风高,北风萧瑟,正是最好的决战夜。”

“禀督帅,余下的两万骑兵已经集结完毕,等候你的安排。”黑虎卫指挥使和赤虎卫指挥使前来汇报。

“悄然出城,随本帅去燕山金鸡岭后观战,对了让所有兄弟带两支以上的火把,本帅要再使用疑神疑鬼的战略。”沈白转身下城墙,许进赶紧跟在后面。

“穿件披风,免得风大。”沈白没有说他,只是嘱咐了一句。

“嗯!”许进高兴的接过披风,揉揉冻得有点红的鼻子。

“前面就是宋军的津口港!”朵歹手指着前面灯火通明的港口说到。

“嗯,他们有多少人把守?”耶律豪问到。

“不过五千人,而且还有很多工匠在。”耶律阿宝负责情报,上前回到。

“好,待会工匠不杀之外,其他的人统统杀了,抢船烧营,一雪前耻。”耶律豪说到。

“好,大王,待会我和朵歹亲自打头战。”耶律阿海舔舔嘴唇说到。

“好,你们去尽情报仇!”耶律豪冷哼的说到。

这个沈白,对他们北院多次的进行了袭扰,实在是欺人太甚,前账未清,又偷袭了他们的渤海港,使得上京震怒。

今天要是不讨回面子,他这个北院大王就别混了。

契丹的四万多骑兵潮水一样向港口袭来,港口内的哨塔发现了敌袭,向上打出几个焰火,巨大的彩色焰火冲上天际发出爆炸。

“他们的信号还挺厉害的。”耶律豪在中军的簇拥下看着天上爆炸的烟火说到。

“契丹袭营,撤!”港口内传来一片混乱的嘶喊。

大批的士兵和工匠向后面的海岸跑去,一艘艘装满人的船只离港。

“追!”朵歹看着营内的火光和后撤的人群喊到,他身边的两万骑兵迅速靠近,却在营门口发出哀嚎。

一条深挖的壕沟把前面跑得快的骑兵框住,掉进去的士兵摔得七荤八素的,头上又掉下来其他的战马和士兵。

浓郁的火油味弥漫在沟壕里,但是下面被压的士兵来不及喊就被压晕,下面没有一个个尖头的木桩,却是一个个木桶和瓷坛子,被压碎的木桶和瓷坛子里都有火油。

“跨过去!”朵歹带头,一骑当先,契丹骑兵凭借高超的骑术越过壕沟,垮了过去。

四万多骑兵都冲了进去。

“报大王,营地已经占领,敌军晚上还在赶造大船,他们很多人都通过海港的船只逃跑,丢下了数十艘没有打造完的大船龙骨在。”士兵前来汇报。

“我们也过去看看。”耶律豪打马带领数千骑兵进去。

跨过壕沟时,临时铺就的木桥刚好可以通行。

“啧啧,宋军就是狡猾,这么防御我们的骑兵。”耶律豪骂到,进入港口。

港口内的火盆不断的冒着浓烟,一个个火盆摆放的位置十分的密集。

“还真是灯火通明的赶造战船啊。”耶律阿宝说到:“我们的造船和他们比就是小儿科了。”

“可恨敌军跑到海上了,工匠也跑了。”朵歹上前来带他们去港口的平台去看。

逃到海面上纷纷乱乱的船只上的灯火照亮了海面。

“对方水师数量庞大,待会烧了这里,否则后患无穷。”耶律阿宝建议到。

“嗯,这帮胆小鬼,就知道跑,他们不是有什么火器非常厉害吗?怎么也没看到呢?”耶律豪看看海面骂到。

“可能是这里没有,或者那就是高丽人的。”耶律阿海说到。

“那。”耶律豪还没说完,后面的骑兵来报:“大王,壕沟的弟兄被救了上来,壕沟里面都是火油。”

“火油?”耶律豪刚说完,海面上的战舰发出隆隆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

“不好,快跑!”耶律阿宝脸色一变的喊道。

巨大的炮火炸到港口内,港口内的火盆被炸的四处飞扬,巨大的火光和高温点燃了埋了周围船只里的□□桶,巨大的爆炸在岸上轰隆隆的传开。

“保护大王撤。”耶律阿宝喊道,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往哪里撤退,后面的营地里爆炸不断,火光冲天。

“杀!”原本机动部队的三万多中军在贾世清的带领下突然杀到,一阵疾风暴雨的箭矢射出,然后骑兵迅速的转向离开,消失在黑夜里。

契丹骑兵还没反应过来,准备冲杀过去阻挡就被射倒。

耶律豪带着人从侧面逃出了港口,海上的战船还在开炮,如果不是炮火不多,不够密集,他们也难以逃脱。

“集结人马,撤出去。”耶律豪出来后喊道。

营内烧得浓烟滚滚,也不知道多少人逃了出了,原来的壕沟里,火光烧的像条火龙一样,阻挡了里面的人逃生的路。

“刚刚有数万宋军在后面偷袭,已经逃了。”小将前来回报。

“不要管,我们先撤,集结人马,在歼灭他们。”耶律豪被爆炸给吓到,急着离开这里。

余下的契丹骑兵迅速聚集,保护他们往后撤退。

但是没走多远就被埋伏的两万弓箭手伏击,黑夜里的冷箭不断的乱飞,再次引发契丹骑兵的混乱。

“耶律阿海,你带两万人冲过去,其他人继续快马离开。”耶律豪果断的指挥到。

耶律阿海领命带着骑兵冲过去,被山坡上的壕沟和绊马索阻止,骑兵在黑夜里难以展开攻势,后面贾世清的骑兵又再次杀来,引发一阵骚乱。

“督帅,贾副都督刚刚已经出击了一阵,打乱了敌军的阵势后迅速离开,敌军七万多人在向回撤。”斥候前来汇报。

“贾副都督怎么这么快就动手呢?”李发镇跟着沈白身边,不解的问。

“由他指挥,我们的骑兵就是要自主的出击,让他们发挥自己的优势。夜战,能杀伤敌军而减少伤亡才是最重要的。”沈白说到。

“督帅高见。”李发镇等辽东都护府的将领们佩服的说到。

“报督帅。”斥候骑兵前来:“敌军的后撤路线向我们而来,没有途径金鸡岭。”

“督帅安危要紧,我们先撤?”李发镇担忧的说到。

“无妨。”沈白打打手势:“所有人打起两支火把,站开一点,我倒要看耶律豪敢不敢过来。”

“这太冒险了,督帅。”李发镇劝道。

“富贵险中求,李将军放心!”许进学沈白说话。

耶律豪的骑兵向大路后撤,前军来报,说是左侧出现了大批的宋军军队,火光冲天人数众多。

“走右路。”耶律豪说到。

“不可,对方可能有诈。”耶律阿宝说到。

“那怎么办?”耶律豪问到。

正要商议,耶律阿海带领后军回来。

“后面的宋军最少有几万骑兵,我们快走。”耶律阿海说到。

“派一万人往金鸡岭开路。”耶律阿宝喊到,“全军布防。”

冲往金鸡岭的契丹骑兵被一阵箭矢铺天盖地的射来,全部后撤回来。

“我们被包围了。”耶律豪说到。

“非死战不可,等萧起来援。”耶律阿宝也说到。

贾世清的骑兵这时出现在后面,耶律豪一看暴怒的喊道:“欺人太甚,不怕死的弟兄们,跟我冲回去,杀了他们。”

说完他拔出宝刀,契丹骑兵全力向后冲杀。

贾世清一看也拔出宝剑:“全军冲!”

“杀!”下方的厮杀声传荡开来。

一看形势混乱,沈白跃马扬鞭:“压下去,和他们决战。”

李发镇和敬泽明拔剑:“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咱们冲。”

杀,火把军漫山遍野的冲下去。

“我去挡住他们。”朵歹喊道,带领一万多骑冲向沈白方向。

“放信号,步兵拔刀出战!”沈白一挥手,巨大的烟火冲天而起。

“杀!”金鸡岭的伏兵也冲了下来。

耶律豪一看,转身向后说道:“向他们步兵冲。”

冲下来的步兵结阵止步,万箭齐发,一阵射杀。

场面完全混乱起来。

朵歹不敌敬泽明带领的黑虎卫,被一刀斩下了马。

山上的骑兵凭借地利冲了过去。

“耶律豪,拿命来。”贾世清带领骑兵战阵喊杀过去。

三面受敌的契丹军拼死抵抗,骁勇异常,虽然被围但是却打得非常的勇猛。

双方激战了半个时辰,都没有胜负。

“督帅,身后有万骑开来。”斥候指着远处山涧的一队火龙说到。

“敌军左路黑狼军到了。”又有探报回到。

“放信号,步兵先撤。”沈白说完,红色的焰火冲天而起,这是步兵撤退信号。

“我们也走。”沈白打马向山下撤。

敬泽明的骑兵迅速回防拱卫。

“效果已经达到了,打出撤退信号,全军撤退,后军放火烧山,阻挡敌军援兵速度。”沈白说完,山上的士兵点起山林后撤。

宋军迅速的后撤,原本以为要战死于此的契丹军绝处逢生。

当黑狼军旗在火光里出现时,看着浩长的骑兵火龙,耶律豪老泪纵横:“天佑北院,天佑契丹啊!”

沈白的大军后撤至军港。

是役,契丹耶律豪麾下九万军损失三万伍仟人,失踪三千多。

都统朵歹战死。

辽东都护府损兵一万一,贾世卫重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