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 阵阵娇吟粗吼视频

热点 2020-06-30 15:00:45

霍思嘉是被门铃声吵醒的,翻身差点滚下沙发,幸好眼疾手快,扶住了茶几。

门铃声按得非常急促,本想缓会神的霍思嘉连偷懒时间都没有,无奈起身去开门。

“来啦。”

门被打开,万玉洁二话不说拉着行李箱从门外窜进来,一股脑往客厅冲,霍思嘉差点以为她给自己身上安了发条。

“表姐啊,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没记错的话,万玉洁昨晚明明说飞机临时备降平市。

那边走到客厅中心丢下行李箱气鼓鼓在沙发上坐下的万玉洁,没好气白了一眼霍思嘉,“你好意思问?平市到这才多久啊,你都不知道过去接我。”

霍思嘉这才仔细打量起万玉洁,见她头发乱糟糟,似乎没少被风雨摧残模样,如果这会儿有面镜子摆她面前的话,估计万玉洁能直接砸碎那面镜子。

额,这个意思就是说,她是无法接受自己狼狈模样的人。

万玉洁从事时尚编辑工作,一向视外貌为人生头等大事。

眼下,霍思嘉自然不敢上赶着挑事,所以嘴上嘿嘿笑了两声,走到万玉洁旁边坐下,“表姐~”长长尾音拖到万玉洁忍不住想吐。

“我生病了嘛,你不知道,我昨天还在参加首映礼,好累,回来都直接在沙发上睡倒了,不信你看。”说罢,霍思嘉指了指自己刚才起来的地方。

沙发上确实有人睡过的痕迹,更能直观体现的,还包括那件外套。

万玉洁咦声,“你这外套,是男士的吧?”

闻声,霍思嘉扭头看向被自己随意搭在沙发边的黑色西装外套。

脑海中关于昨晚的记忆猛然涌上心头,宴会,走廊,蔺浔,躲在外套里哭泣,他送自己回家……

“看这牌子,还是本季高定。”万玉洁对时尚品牌嗅觉敏锐,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衣服的品牌很受男明星喜欢,但是高定就意味着,普通男明星想订还订不到。

万玉洁眯了眯眼,“说,这是哪个奸夫的!”

“什么就叫奸夫啊,男未婚女未嫁。”霍思嘉由于心虚,声音越说越小,弄得万玉洁差点没听清后面六个字,歪着脑袋凑近霍思嘉。

伸手拍了拍霍思嘉脸蛋,“妹妹,醒醒,我是问你嫁不嫁的事吗,是问你这衣服主人是谁啊。”

霍思嘉一被问就发懵,索性站起来到处走缓解自己的尴尬,“那个你饿不饿啊?我们弄点吃的吧。”

沙发上万玉洁两手抱臂饶有兴趣的瞧她,“行啊,我看看你这家里能有什么吃的。”

“哈哈,我家自然没什么吃的,先喝点水吧。”说罢,霍思嘉走到冰箱边习以为常拉开冰箱门,然而,里面的场景和她平常所见的并不太一样。

原本应该只放着矿泉水的冰箱,此刻里面除了矿泉水还多了几瓶可乐,以及泡面……

冰箱正好和沙发面对面,万玉洁一眼就发现了异常,当即走上去将霍思嘉拉开,“我记得你不吃这些东西吧,都是你买的?”

霍思嘉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只能硬着头皮点,“是啊,怎么了。”

万玉洁特别奇怪的打量她,视线顺着看到她后面流理台上放的那个保温锅,盖子的小孔里正在往外冒雾气。

当即,万玉洁又绕过霍思嘉去掀开那个盖子,几乎是霍思嘉没反应过来的速度,等自己回头看时,万玉洁已经哇出声。

“这谁煮的粥?”

“什么粥?”

霍思嘉也好奇着凑过来看,锅里还冒着热气的白粥,白粥相间还放了一些包菜点缀。

“霍思嘉。”万玉洁语气特别严肃,手上重新将盖子放回锅上。

“行行行,我说我说,这都是我请的钟点工干的。”

说出来脸都没红,要不是万玉洁对她足够了解,恐怕真的会信。

“鬼话骗骗别人就行了,我也不逼你说是谁了,反正你也不爱喝粥对吧?”万玉洁说着从碗橱里拿出一只碗,格外娴熟得给自己盛粥,边盛嘴上还边念道:“哎呀,这粥好香啊,不知道哪位贤惠的田螺姑娘做的,真棒。”

粥喝进嘴里才知道什么叫鲜,万玉洁不去做美食直播实在可惜,那一下一下放到霍思嘉面前显摆。

霍思嘉忍不住咽下口水,“你就不怕这粥喝了拉肚子吗。”

典型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理。

万玉洁用余光看她,“怎么,不是钟点工干的吗,自己请的还不放心吗?”

霍思嘉彻底心虚得没边了。

老老实实坐回沙发上,伸手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刚打开就看到蔺浔给自己发的消息。

“泡面少吃点。”

视线里瞄到万玉洁端着碗走过来,霍思嘉赶忙锁屏,然而正是这股心虚劲。

“你偷偷摸摸干什么呢?太拿我当外人了吧,谈恋爱也不跟我说。”

“瞎说什么啊,我没有谈恋爱。”

“欲盖弥彰。”万玉洁两眼放光,“老实说,这粥真一般。”

本来就白米粥,难道还能喝出花来。

当然,某种滤镜除外。

“蔺浔熬的。”霍思嘉道。

正准备往嘴里送下一口的万玉洁手上突然停住,心底油然升起某种奇怪感觉,就是……大概是……

好像手里的粥变香了呢。

“真好吃。”

万玉洁反复嚼那顺滑无味的白粥,肯定是偶像滤镜加成,不然为什么她会觉得这粥格外好吃呢。

“真势利。”霍思嘉翻了个白眼,完后自己起身也去盛粥。

万玉洁跟着打趣,“别吃啊你,不是最讨厌白粥了吗?”

说话时,霍思嘉已经将勺子伸到锅里,“不喝白不喝。”

“哎,蔺浔为什么要给你熬粥啊?”

八卦到点上,霍思嘉恰好早有准备。

神态自若道:“昨晚不是首映礼么,我生病了他送我回来,估计就顺手熬了个粥吧,和谐友好同事情。”

“你骗鬼嘞,我是三岁小孩吗,你自己跟蔺浔什么关系,还用我提醒?”

“什么关系啊,网络上都是假的,我跟他就是合作搭档,你看现在戏也拍完啦……”说到这,霍思嘉突然想到蔺浔昨晚问那些话。

等电影宣传期结束,他就真的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霍思嘉反复问自己,明明是件好事,为什么她心里还这么闷呢。

噔。

瓷碗被放在流理台上,万玉洁不解看向霍思嘉,“怎么了,不好吃吗?”

瞧霍思嘉突然泄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粥里放了臭虫。

扰她心情。

霍思嘉摇了摇脑袋,“不喜欢喝粥。”眼睛看向那碗白粥,若有所思状。

一时间,房子里只剩下女人轻轻喝粥的声音,万玉洁习惯性将霍思嘉这种情况化为,间歇性矫情。

总得来说,一阵一阵的抽风,抽完就好。

果不其然,就在她喝完那碗粥后,霍思嘉已经重振雄风,拿起粉扑和口红给自己上色。

“你要出门吗?”万玉洁问道。

化完妆的霍思嘉不知道又从哪拿来一顶大帽子,顺带墨镜口罩,对着镜子照照,最后还是将帽子拿下来。

“我们去看电影,看《王朝》。”

霍思嘉自己收拾完了倒是没什么问题,拉开门就打算往外走,没想到后面万玉洁扯住她的衣袖。

“等等,你出门看电影为什么要搞成这样。”

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明星啊,电影都上映了,我得低调点。”

嚯,原来白天还有人做梦呢。万玉洁笑到直不起腰,扶着门框朝霍思嘉招手,“你这样就是不戴墨镜口罩出去也没人认识你啊。”

宛如一把利剑刺向她的心房……

霍思嘉耷拉着脑袋,气急败坏踹了下防盗门,“装装样子都不行吗?”

“行行行,那大明星我们快去看看你的成名之作吧。”万玉洁生怕霍思嘉一个不高兴,干脆坐在地上唱起《舞女泪》,为了避免此等尴尬事情发生,她赶忙拉她出门。

两人打车到附近的万达影院,到场时恰好开场检票,霍思嘉安心排队进场。

只听这会儿前后有人聊天。

“这可是我男神的转型之作,我得多刷几遍。”

“要是能出个男神CUT版也不错,不想看那个舞女。”

……

当真是舞女泪了。

说话的女孩回头发现自己身后站着的人大白天戴墨镜和口罩,古古怪怪的,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忍不住多打量几眼。

随之又悄悄跟同伴耳语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霍思嘉无奈望向万玉洁,万玉洁朝她耸了耸肩膀,“你开心就好。”

若是在外面戴墨镜和口罩就算了,要是在电影院里还这么做,那就真的特别奇怪了。

好在霍思嘉这点尚明理,落座后摘下墨镜和帽子,老实等龙标开场。

旁边抱着爆米花的妹子先是随意扫她一眼,待到电影开场后,女主小月娇出场,妹子愣住了。

爆米花粘在嘴唇上。

她侧头看坐自己身旁的女孩,那脸蛋好像和电影里的女主一模一样啊。

霍思嘉感觉旁边那道视线特别炙热,于是顺着瞧过去,果不其然,妹子正看着自己发呆,再看看大银幕上的画面,一点都不奇怪。

霍思嘉微笑歪过脑袋,轻轻说句,“你好。”

吃爆米花的妹子愣了好久,后知后觉才拿出手机发条微博。

【蔺浔超话】姐妹们,我在看电影,旁边坐着霍思嘉你敢信吗?

超话里人多,回复的快,没一会儿上百条评论,还有人催博主发定位,自己也要去捕捉霍思嘉。

还有扬言要朝她扔臭鸡蛋的情敌。

【蔺浔超话】有一说一,长得是真的好看,我要是男的我也心动……呜呜呜,身上好香啊,她还跟我说话了。

两小时后,万玉洁若有所思的走出电影院,她看了看走在后面被粉丝团团围住的霍思嘉。

似乎突然明白这人为什么要戴墨镜和口罩。

电影放什么不重要,主演和自己坐在一起看才是厉害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