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是禽兽 感觉私处像心跳在跳

热点 2020-06-30 15:00:44

我们的任务是打探雪之国的一个小秘密。我呸咧!有毛秘密好打探的!摆明了就是给斑找个机会干掉我吧!我鄙视你,佩恩,你就一斑的马仔!

一路上我小心翼翼的,力求离斑远一点在。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虽然我认为他忘记开窗这事了,但是他总算还有良心的给我再墙头上凿了个洞OTZ。

我估计要是没有森在,一出门我就血溅当场了。斑这厮自个再去那转一圈差不多了在会去交差,反正马仔哥不敢拿他怎么办。我想到这里又抖了一下,努力往森身边缩了缩。我敢打赌,斑这会肯定后悔把森带出来了!

斑一个人默默的走在森和小老鼠的后面。小老鼠一路上都在努力和他保持距离,似乎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了。不过,斑勾起一丝玩味的微笑,聪明。仅仅一次的交锋就让她意识到自己是危险,就算他再伪装的有多好都不肯放下戒心,很聪明。斑看着她那副努力往森身边靠的样子,不由得起了玩心。那么,在正戏开始之前,先来道开胃菜吧。

【斑,你错了,傻初她是开了作弊器的。】

森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一路上走的飞快。我紧紧的跟着她,生怕被落下了就要和斑一起在后面晃了。幸好,我是个体力型忍者,跟上森也不是很费力。按理说,斑应该走的比我和森快多了,但是他一个人在后面优哉游哉的小跑,不知在想什么坏心眼!

【孩子,你真相了】

“前辈,我们歇一会吧~”不知走了多久后,阿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歇一会?那就歇一会吧。我看看正在西沉的夕阳,反正都赶了一天的路了。

我们在一块巨大的岩石边生了一堆篝火,坐下来。我努力往森身边缩了缩,力求离斑远一点——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在自己手下面前认真的。斑毫不在意,依旧不停的找话说。他怪腔怪调的一个人乱侃一个人笑,也不管我和森有没有在听。我无聊的叹了口气。

我不想主动和斑搭话,特别是知道他想杀我之后。森也不行。这一路上我努力的勾搭他,结果这娃就和没听见一样,理都不理我。无奈之下,我从衣服里拽出一条小白蛇来陪我聊天。这是我的习惯——随身带一条蛇。以方便我蛇佬腔的随时应用。然而我不知道,在我抽出这条蛇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人睁大了眼睛。

★以下为更新

我不知道这条蛇是什么蛇种,不过淡白色的挺好看。我给它起名叫海波尔。好吧,我承认我剽窃了HP的同人,因为我觉得哈2里的那条蛇怪好帅!要是我们家这只也能长成那样就好了!这样起名总让我不由得想起我原来的那只阿万,不知道它现在长成什么样了,不过……100多年了,应该已经长成蛇精了……

我一边哀叹一边伸手给海波尔打结。

一声惊叹突然从我身边传来,居然是万年面瘫森!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一边尝试着把海波尔打成蝴蝶结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森盯着海波尔轻叹她连用了三个非常。那么,真的很稀有?我默默的思考把海波尔卖了能赚多少钱,森已经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海波尔的小脑袋。

海波尔乖巧的用银白色的小脑袋蹭蹭森的手,森就满足的笑起来。闹半天着丫不是面瘫,就是没碰上同类……我看她开心,就干脆把海波尔丢给她玩了,然后在她们培养感情的时候插上一两句,也算是交流了。

——————————————————

斑围着火堆一个人坐在森和小老鼠的对面,用一种不着调的声音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

话。他已经成功的把路引到这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扮演好阿飞,虽然他一直在这方面都做的很好。

这条路上经常会有强盗出没,多半是一些叛忍。实力虽然没有晓强,但也在中、上忍水平。这些人就算是有一打对他来说也是不足为惧,而那只老鼠能死在这里最好,死不了的话就让他看看她到底有多强好了。

对面的小姑将发了一会呆就不耐烦了。她叹了口气,然后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拽出了——一条蛇!然后开始百无聊赖的和那条小蛇说话,用蛇语!

斑记得,随身带条蛇,这是初的习惯。会说蛇语,这是千本木家的血继。斑还没见过其他人有这种能力,就连初的老爸都没有,因为有些时候,基因是隐性的OTL。森是个例外,她是大蛇丸用人和蛇的细胞混合培养出来的完美试验品,而眼前这个人……

斑在面具下眯起眼睛。她张的与17岁的小初一摸一样,她会说蛇语,她会用[白狐]……斑还记得,[白狐]是他为了小初亲自发明的,并且只交给了她一个人。小初死后,他曾发疯的一般毁掉一切有关小初的东西,里面,当然包括那本忍术手记。

斑简直要以为眼前的人真的就是小初了,如果不是时间距那时已经过了一百多年的话……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