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就湿的描写越细越好 宫口开2指宫缩不规律

热点 2020-06-30 12:02:20

井月出生在桂溪一个泥匠人家,父亲是桂溪非常有名的一个泥匠,他其实不是桂溪人,只是年轻的时候来桂溪谋生,挣了一点钱,在这里长居下去。

在异乡定居,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井月的父亲用了半生的时间,方才能融入这个地方,却也明里暗里受了不知道多少气。

“爹爹,为什么不回故乡呢?”井月望着在一旁安静钓鱼的爹爹,问。

“故乡,那是一个,让我窒息的地方!”提起故乡二字,井瑞只觉得身心俱疲。

“可是,先生说,人终究是要落叶归根的。”井月道。

井瑞只是笑笑“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一些,便明白了。”

井月自小于读书一途上,有着令人望尘莫及的天赋,过目成诵,挥笔成文,且篇篇锦绣。不过十一岁便考中秀才,是桂溪出名的大才子。世人都道这孩子将来前途无量。

“我十七岁那年,中了举人,也算衣锦还乡,爹爹终于带我回了他的故乡探亲,原来,我们的故乡便在这锦州城中。”井月大人又喝了一杯酒,颇有些无奈的道。

“第一次见到祖父他老人家,祖父大人已经缠,绵,病榻五年,不说奄奄一息,却也几乎熬干了心血。家祖,便是《红炉记》中,那位铁匠的原型,而家父,便是那位定居异乡的不孝子。只是没有那些话本说的那样夸张。家父的背井离乡,却是祖父他老人家促成的。”井大人道“锦州城这里,物产不丰,乡民所能选择的活口产业也只有进山挖矿或者在城内做那些只能勉强糊口的小生意亦或做铁匠铸造兵器。我家六代的铁匠,祖父手艺不说冠绝大兴,冠绝锦州城却也是肯定的,于是,他便自然成为了这锦州城内的官派铁匠,统领铸造营事物,一生被拴在锦州城。他不希望他的儿子,孙子,再做这行当,希望他可以出去看看,或能做个其他的营生,因为做铁匠,实在是太过辛劳。而锦州城,却也没有任何新的盼头。父亲听了祖父的话,前往外地谋生,拜了个师傅,学习做泥匠,学成之后,回乡找了几个同样不愿意留在这里挖矿的幼时玩伴,在桂溪开了营生替人盖房为业。父亲本就有铁匠的手艺,泥匠又很精通,同去的弟兄也肯吃苦,很快便积攒了一片家业,可惜的是,祖父因为官派督造的身份,不可能离开锦州城。”

井月一家人第一次吃团圆饭,饭桌上最多的便是锦州城特产的土豆,亦有一些菜蔬肉食,只是分量少得可怜,锦州人与土豆打了数辈子的交道,煎炒烹炸的方式都用了个遍,但是土豆终究是土豆,再好吃,吃多了也就食之无味。井月在祖父家住了半月,天天吃土豆,觉得自己都快变得与土豆无二。想去买点其他的,上街一看,瓜果菜蔬的价钱称得上天价,便是小官吏家也不能时长吃。

“月儿啊,你是有大能耐的人,以后做了官,也想想办法,让咱们的家乡人换一个活法,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若有一日,铁矿耗尽,咱们锦州城的百姓又该何处安身呢?你虽然不是锦州城长大,但是你永远要记得自己出身锦州城,爷爷还记得,你曾经念过一句诗,宁念家乡一培土,莫恋他国万两金。你是锦州子弟,终究有一天,是要回到故乡的,你想想办法,一定为锦州城百姓想想办法和出路……”井月还记得,祖父咽气前的吩咐。

“所以,井大人在中了榜眼之后,果断的要求外放,且来到锦州城中!”韩恕道。

“正是,说到这里却也惭愧,前日狱中对大人说了许多违心之论,其实,翰林院的大人们都很好,从未为难与我。”井月道。

“却也猜得到,高彦飞那样出身尊贵,被母亲疼宠溺爱的孩子,却也一直尚算知礼,不肯做那些阴损之事落了下乘,可见青川高氏家风极严,他们的弟子,却也定不是那些嫉贤妒能的。何况,井大人之才华远超众人,对于那些不相伯仲的,或许会有嫉妒,而对于大人这种远超众人的,文人之间,便只剩敬佩,定然不会有刻意为难之说。”韩恕道“下官看大人履历,大人已然在锦州城待了十数年之久,屡次升迁他地大人都坚辞不受,县令便做了四任,整整十二年,快成了大兴传奇。直到四年以前,方才受了朝廷升迁之命,升做这锦州知府,却也未曾离开锦州。这么多年,想必大人已经选择好了一条为锦州城改头换面的最好路子?”

“锦州城其实地处五省交汇,地理位置极好,唯一的险阻便是那连绵百里的东岭山,若是无此山脉,这里便是五省客流交汇之所,纵使并无丰富物产,但是依仗行商人流,亦可得发展,毕竟,若无那山,此地是五省交汇最佳路径。只可惜……”

“只可惜东岭山出铁矿,朝廷是不可能让大人你开山铸路以供客商行走的!”韩恕道。

“所以,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锦州城南麓,并非只有东岭山,尚有一座鄢陵湖,这湖所在之地地势极低,又深受矿山影响,积累了大量雨水无法外排而形成了,百余年下来,却也面积极大。只要我填平这片湖水,便可修筑出一条大路,照样可以直取墨,荣,郴,三省,盘活整个锦州城!”井月道“这些年,利用朝廷的恩赏银子,乡绅们的孝敬银子还有衙门官员们的一些助力,且利用挖矿积累下来的那些土渣,已然成功填平此湖的一半,尚欠另外一半,我前年上书朝廷,朝廷正在与梁国用兵,户部大批银两填了那交战的亏空,哪里有钱再拨下来与锦州城?可是修路,迫在眉睫!”井月道。

“这又是为何?铤而走险,拿抚恤银两开刀,那可是,灭族之罪!”韩恕问。

“雍州也在开路,雍州位置便在锦州城西去六百里,若是他们抢先开通通路,那么锦州城最后一线生机便要断送,所以,哪怕抄家灭族,哪怕被百姓千秋万代骂赃官,我也要扣下这笔银两,也要将路修通!”井月斩钉截铁的道。

中军大营。

“禀告太子殿下,韩大人与井大人晚膳之后,带了丁泉丁大人在城外湖边散步,韩大人与丁大人讲了一个话本上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号唤作隋炀帝的人开凿运河的故事……”小厮跪在地上,慢慢的复述着。

萧嵘提起羊毫,笔走龙蛇,却是那故事中韩恕提到的诗句“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韩恕,千万别让本宫失望!”萧嵘扔下手中羊毫笔,喃喃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