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爬床怀孕_嗯啊好深顶到头了

热点 2020-06-30 12:00:49

叶纱不会接吻,狠狠的吻着言阙的唇瓣几秒,她就松开了他。

看着言阙澄净的眼睛,她呼吸有些重的道:“言阙,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离婚的话不许再说,那些绯闻也不要再闹了。”

言阙闻言,忽然抬手放在了她的臀上。

嘴角勾着轻佻的笑,他靠在沙发上,回望叶纱的眼睛道:“你再多吻我十分钟,我就考虑考虑不跟别的女人闹花边绯闻。”

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叶纱觉得他就是在戏耍自己,刚刚的燥热退去,她冷了脸。

“我要去谈生意了。”叶纱抬起一只手,把他在自己臀上乱游走的大掌给拍开。

言阙看她就要走,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

只见他冷冷的看着叶纱半响,忽然自嘲般的笑道:“叶纱,你连夫妻之间应当做的事情都拒绝,这种婚姻,我想结束也好。离婚我没开玩笑,你也不希望我把你告上法庭吧?”

就只是夫妻间应当做的事?叶纱保持着倾身的姿势看着眉眼疏冷的言阙半响,忽然松手,然后站直了身子。

沉吟片刻,她语气笃定的道:“我没做错什么,官司你不一定会赢。”

“叶纱,你知道我言家为什么会在我这一代变成C城地位第一的豪门?你叶家斗不过我言家,所以你最好跟我离婚了。”言阙站起来,睥睨着叶纱的双眸里满是蔑视。

“我不会离婚的。”叶纱垂眸,语气带着执拗。

“言家,不是你赖上了就可以安稳的对象。你跟你母亲有什么样的计划,我言阙没兴趣知晓,你缺钱,我言阙十个亿都能给你,只要你把离婚协议签了。”

言阙语气冷漠而绝情,不带丝毫留情的余地。

叶纱抬眸看着他,漆黑的瞳孔里终于带上了几分茫然。

“我不要钱,也不会离婚。”半响之后,她固执的重复道,却扭头不敢去看言阙的表情。

如果答应了离婚,她不知道钱锦绣会做出什么事来,钱锦绣精神有问题,又是完美主义者,绝对不允许她的人生有离婚的污点,至于她自己的意愿,又有谁关心过呢。她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是多么无力。

“叶纱,陪你隐婚的生活我已经腻了,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毫无刺激感。”言阙说完,就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后一脸乏味的推开了她。

叶纱在他走出两步,还是没忍住,拉住了他的袖口。

“能不能不离婚?”重复着刚才的话,她态度坚定而执着。

她从未想到,言阙会将离婚说得那么坚决,她也没想到,两人结婚才不到一年,他就要和自己离婚。

“叶纱,安安分分把婚离了,别消耗掉我对你最后的耐心,不然闹到法庭上,谁的脸面都不好看。”言阙兴致缺缺的说完,就拉回了自己的袖子。

叶纱放在身侧的手,略微有些发抖,凝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她忽然感觉胸口有些窒闷。

言阙出去了好久,叶纱都没出来。

一个人在包间里,她呼吸急促的蹲在茶几前。

叶纱沉默的从包里摸出一颗薄荷糖,拆开包装塞进了嘴里。

冰凉充斥着她的大脑,将胸口窒息的情绪慢慢的赶走,叶纱抬手将有些乱的发丝捋了一下,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被包场的酒店三楼,此时热闹至极。

钱锦绣正端着一杯红酒跟一个长相俊雅,满面笑容的男人聊天,眼角却瞥到了容颜素净但却美艳的叶纱。

穿着一袭吊带露背蓝色晚礼服的叶纱步伐优雅的走进人群,她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

看到钱锦绣对她招手,叶纱拿着包,风姿绰约的走了过去。

气质突出的她,很容易引发在场男性的关注。

叶纱走了两步,感觉有人看自己,她循着感觉看过去,瞧见是端着一杯红酒跟人聊天的言阙。

两人的视线对上,言阙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来。

叶纱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走到钱锦绣的身边,她看向气质温雅的男人,从容不迫的道:“白总,好久不见。”

“叶小姐,好久不见,不过我们这么熟,你不用像对那些老板一样的对我。”白相知勾起温润的笑,眉眼舒朗而温柔的凝视着叶纱说。

叶纱抿了抿唇,笑容恰到好处的完美:“白——”

“相知都这么说了,你也别见外了。”

她的话没说完,钱锦绣便一脸和善的打断了她。

叶纱微微点头,眉眼柔和的道:“妈,我只是一时不习惯,相知应当不会责怪我。”

白相知是她大学同学,而且叶家跟白家还有点生意来往。

白相知微微抿了一口红酒,脸上的笑意不减,“自然,毕竟我们也有好些年没见了。”

钱锦绣看他们一时半会也聊不完,便笑意潋滟的道:“我去那边,你们聊。”

白相知绅士的点点头,待到钱锦绣离开,他这才试探的道:“听说……你跟言家少爷隐婚了。”

叶纱微微颔首,大方承认倒也没有隐瞒。

白相知的手指摩挲了一下杯脚,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的道:“没想到你结婚我都不知道。”

“因为是隐婚,所以没通知人。相知的公司发展得很不错,我都听说了一二,真让人羡慕。”叶纱说着,从一旁的服务员手上的端盘上端过一杯红酒。

她的动作优雅,带着大家小姐的矜贵。

白相知闻言,脸上带着些许克制不住的自豪道:“也没有外面传得那么好,你羡慕什么?”

“跟你比起来,我工作室刚刚起步,真不好意思说出来。”叶纱脸上带着几分尴尬的笑道,但是却明艳动人。

白相知浸淫商场那么多年,叶纱这一句包含什么,他很清楚。

“理论来说,房屋设计跟房地产是分不开的,你要是不嫌弃,我倒是可以帮衬你一二。”纵然明白叶纱有目的,但他还是主动提起。

叶纱从小就优秀,比一般女孩子要强,白相知懂她,也想成就她。

听到白相知的话,叶纱有些惊讶,轻咬了一下唇瓣,她脸上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道:“我担心不能胜任你对我的厚爱。”

“你从来都比一般女孩子优秀,我相信你可以的。我听钱姨说,你一直在接有一定地位的人的单子,倒是跟我房地产服务的对象差不多,若是不介意,我手上正好有一个明星需要设计私人别墅,我转给你?”白相知垂眸,看着叶纱明亮而水润的眸子道。

叶纱皱眉思虑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相知再要说话,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蔑的冷哼。

叶纱跟白相知齐齐看过去,就见端着一杯红酒的言阙从他们身边走过。

叶纱看着他的侧脸,碍于白相知在,她还是装模作样的喊道:“老公,这位是白总。”

言阙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叶纱,他微微眯起眸子。

叶纱的心仿若吊了起来,很担心言阙不给自己面子。

但言阙沉吟片刻,忽然勾唇一笑,来到叶纱的身边,他伸手搂住叶纱的腰肢,然后看向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白相知,绅士一般的点头道:“幸会。”

白相知明明就觉得刚才他那一声冷哼是针对他的……或者是他们的,但是面对他打招呼,他还是皮笑肉不笑的点头应了,“久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