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班主任的胸罩—姐姐呀姐姐呀快停下

热点 2020-06-30 12:00:48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唰”的一声,陈元右手牢牢的抓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臂,他瞬间手腕一翻,看起来比陈元还要大两个块头的壮汉竟然是哀嚎着跪了下去。

其他人面露惊色,但手上的动作不停,齐齐向陈元攻去,一时间陈元眼前全是拳脚交替,劲风扑面。

可面对如此险峻的形式,陈元面色不改,仍旧牢牢的抓着那人手臂,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作,仅仅是脚步上几个让人看不懂的换位就将七个人的攻击尽数躲避,七人围攻之下,陈元竟是显得轻松写意,游刃有余。

他扣住的那个人不得不跟随陈元脚步的交换而移动,白白替陈元挨了几招狠辣的招式,惨叫从未停止。

而七个壮汉则是越打越心惊,他们惊恐的发现,身周的灵气宛若磐石一般不动如山,完全不听他们的调遣,甚至还阻挡着他们拳脚的运动,使得没出几招七人就满头大汗。

场外围观的人更是看的满肚子的疑惑,悄然议论着场中的形式。

“这个陈元是不是墨老二的人哦,这么放水,墨老二脸都不要了啊。”

“我看不是,刚才陈元都把墨老二说的那么狠了,按照墨老二的性子,铁定是要把陈元浇人柱的,可这又是怎么回事?看样子陈元也才f级顶尖啊,这八个人同样是f级顶尖,怎么就感觉像是被陈元遛着玩一样?”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半年前陈元夺得‘文武状元’,各大学校争相邀请,但他最后居然选的是临江大学,就仅仅是为了学习古武。”

“你是说陈元用的古武才会这么轻松?”

……

一旁的墨绍辉听着这些话脸色慢慢变得阴沉无比,他同样相信陈元正是用了古武才会有这样的碾压之势,否则同样修为,陈元是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能一打八?

而且墨今古就在临江大学,估计是已经把陈元当成了衣钵传人,不然也不会叫陈元来这趟浑水。

想到这里,他又不停地暗骂墨今古老不死的,决裂就决裂呗,隔了十年又插手家族内务是什么意思?

慢慢想着,时间也缓缓的过去了半分钟,七个壮汉已然满头的大汗,陈元见状也感觉自己玩的腻了,随手将被他扣住手腕的壮汉一扔,又撞裂了一张桌子。

随后他化掌为拳,矮身冲到七人胸前,瞬间就是“啪啪啪”的几声炸响,七个壮汉立刻僵硬不动。

等到陈元走出七人的包围后,壮汉们才缓缓的倒地,全都不省人事。

整个宴会厅顿时安静了下来,墨绍辉沉着脸,看着对他似笑非笑的陈元正想说些什么,可是马腾云立刻拍起手来,手掌相碰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厅内,好像代表了一切。

接着就是霍渊和刘虚,他俩是亲自见证了陈元最长跨度的成长,从被g级入门的混混欺负,到拼死打败f级顶尖的马腾云,再到现在信手间戏弄八个f级顶尖,不得不让人惊叹陈元的成长。

随后是墨茹还有墨笙,最后就是在厅内边缘围观的所有人,当然,除了墨绍辉和墨文成。

半晌后,掌声渐渐稀落,陈元这才对墨绍辉缓缓的说:“今天我确实是记住了,不知道老狗你有没有记住呢?”

听闻,墨文成神色一变,正想上前做些什么,可墨绍辉却一把将他拦住。

“陈元,我承认我小瞧你了,”墨绍辉阴狠狠的说着,眼睛不停地上下打量陈元,像是要把他看个通透,“不过有句话我要告诉你,要么老老实实给人当枪,要么乖乖的怂着回你的临江,这里是西河市,你威风不了几天的。”

说完,墨绍辉扭头拉着墨文成就走出了宴会厅,几个保安刚想阻拦,却被墨绍辉一声爆喝吓得肝胆欲裂。

陈元看在眼里,眼色微凝。

之前从墨绍辉的种种表现来看,他还以为墨绍辉只是个位高权重心狠手辣的收债人罢了,可这一声爆喝,阵阵灵力波动从墨绍辉的身上传来,竟是不下于e级精英。

他转头,看了墨笙一眼,想着刚才墨绍辉的话语和自己对墨笙心理想法的推断,心中微沉。

陈元并不介意给墨茹当那个盾牌,毕竟他的任务就是作为墨茹的盾牌,可墨笙的做法着实让他有些不舒服。

而墨笙也满眼笑意的看着陈元,今天陈元的表现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当然,所带来的结果对于他来说全是最有利的。

就算陈元因为刚才墨绍辉的话心生芥蒂,墨笙也并不担心,这本来就是陈元的任务,如果没有扛住命陨西河,那也只能怪陈元学艺不精,但陈元实力如此之强,信手戏弄八个f级顶尖,这份实力在西河市横行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念及此处,他坦然对陈元一笑,算是印证了陈元心中所想,见此,陈元也不再好开口说些什么,只是不停地暗骂墨笙是个老狐狸。

等到那些保安将八个壮汉清理出去后,陈元才回身走到墨茹的身边。

墨茹心中百感交集,她也看出了墨笙对于陈元的种种算计,对于订婚开始有些犹豫,她不确定这会不会害陈元遭遇不测。

同时墨绍辉的话语依然回荡她的心田,两种情绪的交融下,墨茹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看着她这样,陈元的心中再次泛起一丝同情,心中暗叹,他挂上笑容,轻轻的对墨茹道:“放心,没事的,有我。”

说完,他变魔术一样的从手里翻出一枚戒指,抬起墨茹的手,缓缓的戴在了她的中指上。

“你看,我们订婚了哦。”

墨茹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双手拍打着陈元的胸膛,嘴里面喃喃的说道:“我……不要,你会……死的。”

陈元摸着墨茹不算长的头发,再次开口:“放心,你未婚夫是谁啊,陈元啊,难道你就不记得马腾云说过的话吗?陈元可是能力战d级的高手哦,怎么可能会死呢?”

他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将墨茹的右手抬起,向着四周展示。

墨家严峻的局面已经由不得他多想,哪怕墨绍辉的后手再多,他都必须得接住,况且他真正担心的是那个始终没有出面的墨家老三,墨纤纤。

如此一来,为了保护墨茹,他只有以最快的速度跳进这个看起来点不着他的大火坑。

周围的人渐渐看清楚了陈元的动作,以及墨茹中指上那一枚闪亮的戒指,没有过多的议论,他们终于发自内心的为陈元的作为鼓掌。

修为高深,战力强大,信手间戏耍八名同级武者是一回事,但是顶着墨绍辉摆明了要报复的压力毫不犹豫的踏出这一步又是另一回事。

在场的都是西河市本地的商贾豪门,他们最清楚墨绍辉能给人什么样的压力,哪怕陈元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份勇气也不是谁都有的。

“陈元这个人,之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还以为是口口相传,如今一见,这小子如果能挺过墨家这场风波,前途无可限量,”

“是啊,在西河市又有几个人敢明面上和墨家,特别是墨绍辉过不去呢?”

“先不说这些,如果陈元不是有墨茹的话,我一定要包养他!”

众人:???

……

墨笙心神恍惚的看着陈元,耳中鼓掌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他突然觉得自己对待陈元,心思是不是太过重了一些。

但是却又由不得他,陈元远超同龄人的思维方式和认知让他不自觉地把陈元当做平辈人来看待,总是无法对陈元敞开心扉,就算是到了现在,陈元在事实上已经是他的准女婿了,墨笙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做到这点。

但是看着墨茹渐渐平静下来的身子,他又有些感慨。

自己作为父亲,十多年没有做到的事情,陈元短短一周的时间就做到了。

长舒了口气,墨笙不再多想,眼神和煦的看着两人,缓缓的大声说道:“我女儿,墨茹,订婚了。”

这时候,墨茹好像才反应过来,回头楞楞的看着自己的老爹,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里茫然一片。

她分不清墨笙现在到底是否还在算计,或是真正的高兴。

好在墨笙并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只是在那招招手,让侍者来收拾杂乱的地面。

像是感应一样,陈元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对她轻道:“他是你爸,怎么可能会有看到自己女儿订婚了还不高兴的老爹呢?”

墨茹身子一震,心中豁然开朗,拉着陈元就跑到了墨笙的旁边,和他站在一起。

墨笙侧头看着两人,无声的咧嘴笑了。

没过多久,宴会厅的桌椅再次被摆放整齐,墨笙笑着招呼所有留在现场的人坐下,同时也喊回了郭蔚兰陈克雄等人。

陈元和墨茹一桌一桌的拜访敬酒,过来半个小时后终于走到郭蔚兰这一桌,墨笙和墨心远也大大咧咧的在这桌坐下。

原本每桌喝一杯的规矩在这一桌突然就行不通了,陈元万般开脱仍是敌不过众人的哄抬,只得按人头一杯一杯的推过去,最可气的是,陈克雄和郭蔚兰竟然一点也不劝阻。

张老汉:“你小子,媳妇这么漂亮,亲家这么有钱,牛逼大发了啊!不准忘本知道不!”

陈元笑着点头,嘴上不停的答“好” 或者“是”。

赵有根:“陈元,不是我说你,有这么好看的媳妇,你得尊重点,要像我一样!别人说什么都不算,啥叫怕老婆耙耳朵嘛!咱们是爱!”

陈元苦笑着点头。

马腾云:“哥,牛逼啊!”

陈元拍了拍他的脑袋。

墨笙:“呵呵,咱喝几个?”

陈元:呵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