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千夜亦宸_健美男内裤包不住了

热点 2020-06-30 12:00:48

可是沈煜并没有继续靠近,两个人的距离只隔了几毫米。

苏灵可以肯定,沈煜一定能将她脸上的睫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的骗术根本不到家,两个人隔着还有一段距离,沈煜都能清楚的看到她的睫毛在不自然的颤抖。

或者,她并没有在装睡,只是想要用这种无声的方法,表达她不配合也不反抗的决心,表达她对他的愤怒和恐惧。

沈煜的脸色僵了僵,最终还是将冰冷的湿毛巾敷在苏灵的脸上。冰冷的感觉袭来,苏灵立刻警惕的将眼睛睁开。

却发现沈煜正垂着眼,眼神专注的看着她,一下一下,轻柔的擦着她的脸。

“哭了这么久,眼睛都肿了。”察觉到苏灵的眼神中少了些排斥,沈煜才敢轻声的劝,“用凉水擦一擦,感觉会好一点。”

果然如他所言。苏灵本来哭的头晕脑胀的,这会儿被冷毛巾拂过,顿时感觉头脑都清醒了不少。

“我要喝水。”苏灵不太客气的开口。既然已经和沈煜撕破脸了,她就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就是被送回到“夜色”去。

“自己扶一下。”沈煜将毛巾搭在苏灵的额头上,依旧温声细语的。

沈煜大步走到冰箱旁边,“你要冷水还是常温的?”

沈煜的表情依旧冷凝,语气却不自觉的和缓,并不让人觉得距离感十足。

“随便。”苏灵爱理不理的回答,慢慢撑起身子,半倚在床头上。

最初的激动过后,她也意识到自己是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

说白了,她虽然不满意沈煜的做法,可是她却远没有那么大的脾气。沈煜,这次是无辜的被当了出气筒。

沈煜站在冰箱前,仔细的犹豫了一下,苏灵的“随便”,有些为难他。他从来没有照顾人的经历,能做的所有就是为哭泣到双眼红肿的苏灵拧一个冷毛巾。

苏灵心中的最后一丝怨气,在看到沈煜端着三个杯子过来的时候完全消散——冷的、温的、热的。

三个杯子在托盘上一字排开,沈煜将托盘放在床头,“自己挑。”

苏灵拿了其中的热水,放在掌心。过高的温度让她的手心有微微的刺痛感,这样反倒能够给她无限的勇气。

“沈煜,我们谈谈可以吗?”苏灵垂着眼睛,看着杯口上的袅袅热气。

“不可以。”沈煜开口,同时放弃了要在旁边陪着苏灵待一会儿的想法。他直起身来,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睡一觉。如果你醒之后想要去看场地,我便陪你去;不然,我便找人装修好,直接把钥匙交给你。”

“我们做个交易吧!”苏灵在沈煜离开之前大声说,“让我们再交易一次!”

沈煜果然被她的喊声吸引了注意,他的一只手还搭在门把上,上半身却转过来,“你想说什么?”

沈煜的脸完全隐在暗黑色的阴影里,以至于苏灵没有办法看到沈煜眼底撕裂般的痛和无奈。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插手这件事,还将我隔离开,但是我想,这其中,一定有利可图。”苏灵微微仰起下巴,不躲不闪的直视着沈煜所在的方向。

言语间,颇有几分原来苏家长女的威风和霸气,“你和谁合作我不管,也不想过问。我只想和你谈这件事情。我俩一锤子买卖,你放手不管这件事,将我的东西还给我,原本你能得到的利益估个价,我多加十个百分点给你。我想,凭你沈家三少的手腕,不管是和谁合作,都不差这一件事情,赢取别人的信任吧!”

除了和苏沫或是叶俊合作,苏灵真是想不到第二个他这样做的理由。她没胆子挑明,却还是止不住的话中带刺。

沈煜果然听出了苏灵的弦外之意。

他握着把手的手掌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掌心被硌出一道深红色的痕迹。

最终,沈煜屏住一口气,将怀中的空白信封掏出来,放在鞋柜上,沉默的离开。

如果再说一句,他说不定会被这女人气死,或者,做出些什么让两个人都后悔的事情来。

趁着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时候,他要赶快离开。

苏灵竖起耳朵听着走廊中的声音,确定沈煜走了之后,她立刻起身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直奔向鞋柜。

空白的信封上找不出什么线索来。

苏灵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东西。

依旧是几张照片,还有一张带着字迹的纸。

照片上是一些偷拍的场景,都是爸爸生前……和不同的女人。

苏灵快速的查看这些照片。

由于偷拍的原因,照片中并不能完全看到女人的脸。不过还是可以看出来,这些女人,不是一个人。

每一张,都能看到爸爸笑的很开心。那种开心……不像是每次爸爸在谈判桌上的商务化微笑,也不是生意成功后志得意满的那种笑。

尽管离得那样远,苏灵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爸爸的笑中藏着很多复杂的情愫。

只是,现在的她,看不懂。

纸片比照片要稍小一圈,随着苏灵的动作,飘落在地面上,苏灵扭过头去看。

纸片上依旧有一行电话号码,上面还配着一行字——

你以为,他是无辜的吗?

苏灵害怕沈煜反悔,将这些东西夺走,一分钟都没有耽搁,直接拨通了上面留下的电话。

“您好。”电话很快被接通,那边响起一个礼貌的女声。

苏灵觉得很是熟悉,“您好,请问您是?”她皱着眉头,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土而出。

“我……”那边熟悉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带着些不确定的试探,“姐?”

这声呼唤实在太熟悉,苏灵立刻确定了声音的主人,“小韵?”

苏韵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上面的备注,声音都是抖的,“姐……这个手机,是我刚刚捡到的……”

今天不是休息日,苏韵照例去上学。

上一节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去了卫生间,回来之后发现她的课桌上放着一部手机。

她问了好多人,都没人认领,也没人注意是谁将手机落在这里的。

学校中是不允许带手机的,苏韵怕被老师发现后没收,就没敢声张,偷偷的藏在了课桌里。

这会儿,发现有人给手机打来了电话,便连忙接起。

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那上边的备注是——乖女儿。

苏韵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和苏灵讲了之后,苏灵立时沉默了下来。

乖女儿,是爸爸生前对她的称呼。

他总是说苏灵是他最乖的女儿,经常让苏沫和苏韵向她学习。

“小韵,你能不能解锁这个手机?”苏灵强压住心中传来的阵阵不好的预感,冷静的指挥苏韵。

“我试了几组密码,都不对。”苏韵这会儿也意识到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她刚刚试的密码,无非就是经常见到的几组初始密码。

“你试试我、你还有苏沫的生日,如果都不对的话……”苏沫声音低沉的报出一组数字。

那是她们生母的生日。在苏韵出生后不久,她们的生母就撒手人寰。这么多年,怕苏韵伤心,苏灵很少在她的面前提起生母。

姐妹两个有着多年的默契,见苏灵已经将思维发散到了这么深入的程度,苏韵也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姐,不然我去找你吧,我请半天的假!”

“不可以!”苏灵立刻制止。苏韵的话反倒很好的提醒了苏灵,她背后的冷汗一层层的冒,“你就待在学校,哪里也不要去,我这就去接你!听到了没!”苏灵挂断电话,连忙冲出房间,招手拦了辆出租车,朝着苏韵学校的方向一路狂飙。

这件事情的可怕之处在于,苏灵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她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针对沈煜的,那么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牵扯苏韵?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针对苏家的,难道不是直接找到苏沫和穆云来的更快些?

而如果……这些事情是针对她的,那沈煜的反应,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苏灵想破头也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只能暗暗的祈祷,无论如何,放过苏韵。

苏韵心中的不安也逐渐扩大,就算苏家破产的时候,她也没见姐姐这么无措的样子。刚刚在电话中,苏灵突然的情绪波动,着实有点吓到她。

还未等她想明白为什么苏灵会这么大的反应,一个她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班级门口。

苏韵十分开心的朝门口挥手,小声的问好,“叔叔!”

沈煜倚在门口,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视线,让他有点……害羞。

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是开始追星的年纪了,自然对帅哥有着天然的好感。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脑子里还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

是以突然冒出这么多只垂涎他“美色”的少女,直直的盯着沈煜看,饶是沈煜每次都被各种美人当做钻石王老五,这次却着实有点……不自在。

他干脆直接走进班级,速战速决,“出了点事情,我来接你。”他和苏韵有过几面之缘,苏韵知道他的身份。

而苏韵,对他也十分的信任,“我要离开几天?是只带着手机,还是将课本也要带上?”她故作冷静的发问。

“只带着手机。”沈煜面沉如水。

苏韵便不敢再问,乖乖跟着沈煜出了校门。直到坐上了车,她才猛然想起,“叔叔,我要打电话告诉姐姐一下,她过一会儿会来接我。”

沈煜嘴角勾起一抹笑,语调也有些怪异,“不用,我来处理这些,你保持安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