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 篮球队长成公厕

热点 2020-06-30 09:02:00

十三是被一阵似曾相识的气息给诱醒的,睁眼看去,昏暗的光线中,因水化形的透明少女跪坐于睡塌旁,晶莹柔软的手指缓缓地梳理着他耳侧垂落的发缕。见他醒转,由水痕勾勒出的完美唇形微微漾开,一圈接着一圈地在十三心中泛起涟漪。

“你是?”经过这几日,十三颇有些见怪不怪了,他本能地问出这话后也没想过对方会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少女笑而不语,只是轻轻扬起抚弄十三的手,两人身前的空气突然冷凝,细小的水珠密密麻麻地聚积成四个古篆体:

『沐源清流』

抬起伏于少女双腿之上的大半个身子,十三仔细地辨识着这四个字,“这是……你的名字?”他疑惑地看向对方。少女点头微笑,手指在空中弹了几弹,这次化出了更多的字。

『青衣御神恭迎天主大驾』

“天主?”混乱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巨大神殿外莫名的五色怪人,满天飞舞的紫色花雨,还有那让自己痛入骨髓的银灰浓雾。一想到这些十三就有些头痛,刚起了个念头儿,一双柔荑已如其所想地按上了他的太阳穴,打着旋地小心搓揉,引得十三舒爽叹息。

“你的脸……是絮儿的脸!?”迷茫、困惑的十三倒影在少女水样的面容里,透出些自欺欺人的意味,“想不到,她笑起来竟是这般模样!”他神色惨然地喃喃自语,眼眸里黯淡一片,“……可惜絮儿……絮儿却从未笑过……”

少女手腕向下一沉,玄风骤起,打断了十三的回忆,千万缕的透明水丝自她身周飞散,而后凝结,过程庄严得象在宣誓。

『身化此形,以显吾心』

十三怔怔地看着对方,少女玻璃般晶亮通透的眸子里承载着千百年来的希冀。良久,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向眼前精致的锁骨,指腹下,水纹散开,渐渐地模糊了少女的整个身体。那淡淡的浅笑、舒展的眉眼便如同东流水一般从此不再回头。

门搭轻响,模糊的水团瞬间化一股清流缠绕于腰间,倚靠在背后。

房门被小心地打开一条缝露出包头黑巾的一角,“雾池已备好,请主人移驾定静阁。”

身后水流涌动,又有一行字凝结成形,『请天主赐吾开启天意通之权利』

辨识完眼前水幕上的字,十三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低声道,“我不喜欢天主二字,也不喜欢有人窥视我的想法。”

沐源清流没再弹出字幕,只是将本体收细,顺着附着体的身线游移,最后嗖地钻进了十三的袖子里,再无半点痕迹。

『主上尽可放心,吾自当恪守本分不越雷池半步』

脑海中响起话语,有字形闪过却辨识不出声音的形成与种类,显然对方避开了耳道将意识直接作用在大脑皮层里,十三瘪了瘪嘴,这就是所谓的阶级意识么?算了,总比天主好,名声叫得那么大,早晚得被雷劈。

『请随傀儡阿木移驾定静阁』

“阿木?”十三起身整了整衣衫,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暗自询问“傀儡?”。

『以吾之名为契约的四傀儡之一木者』见十三尚有疑问,沐源清流继续解释道,『吾虽晓百事,却不能利于行;通百变,却不能见于人;唯在主上与四傀儡之前可以显现,故一般成事均靠这傀儡的木、原、青、流者』

“为何流者会比其他三人多出三点水来?”十三边问边用力地推开房门,门外端正地跪着一名黑布包头的少年,身板挺直、神色沉稳,只那微翘的眼角泄露出些许灵动。十三好奇地走过去比了比,五、六岁的自己竟只比跪着的少年多出半个头而已,一时间有些郁闷,索性坐进少年怀里赖着不起。

阿木有些吃惊,可还算机灵,愣了半秒忙抱起小家伙恭顺地向着定静阁走去,沐源清流似乎不太在意这个小小的插曲,只是继续着之前的解释。

『流者非人乃水族之首,主消息,擅以吾之□□为媒介传信,故冠以水旁以区别于其它三者』

“水族之首?”十三诧异地环顾四周,自己的所处之地竟似海底世界里的玻璃罩,两旁的透明水壁不知由什么元素构成,散发出莹莹白光。其外更是活生生的海底公园,一群群色彩斑斓的大鱼小鱼穿梭在水中,一块块美丽动人的珊瑚礁石随着海水荡漾摇晃,远远的,成群接队的凶猛虎鲨正张着血盆大口相互戏耍。一个不留神,不知何处冲出一头巨型的长须鲸撞上了水壁,可即使它再努力地瞪,那细长的眼睛仍只是一条缝。看到此处,十三禁不住抚额长叹道,“这,这倒底是个什么世界啊!”

那沐源清流也恁老实,以为十三在问她便小心回道,『此乃禁语,请主上治吾无法言明之罪』

“禁语?”十三很是好奇,“是不能说还是不会说啊?”

『禁语乃吾出生之时便带有的禁制,不可说也不能说,主上……』

“无妨”十三打断了沐源清流的解释,刚才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险些让他的心脏停摆,所幸沐源清流无法说明,心中方才松了口气,“你即称我为主上,须明白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历代天主均非凡人,主上更是不同』

『主上暂且宽心,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待主上功德完满之时便是心想事成之际』

“……”

见对方摞下此话,十三也不好多问只得按下千万般的疑虑与惶恐静候事态的发展。

走了小段时间,当阿木看到那片水晶的珠帘时忙止了步,小心放下怀中的小人后又急退了两步,单腿跪下以手撑地道,“前方便是定静阁,小的先行退下了。”说完一闪身便没了人影。

十三傻愣愣地站在白玉石阶之上,半天没回过神来。突然,右手手腕抖了一下,沐源清流便自他的袖口处钻了出来,瞬间又化做了之前少女的模样。

『主上,请随吾前行』

透明少女伸出手轻轻扶住对方的肘部,十三只觉脚下轻松,整个身体便如同失重一般漂浮起来,来不及慌乱,眼前密密的珠帘已自动分向两侧。随着少女柔和的牵引,十三控制不住双脚朝着云雾缭绕的阁内迈去。

踏离石阶之后,两人身下再无实地,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茫茫虚空。沐源清流的身姿轻盈如燕、柔韧似柳,她一边示意十三跟着自己踩云踏雾地行走一边授之以决窍。

『心无杂念,如履平地』

『意从形生,形随意转』

『…………』

听着沐源清流绵绵不断的念叨着各种内容不同却意味相近的话,十三忍不住插嘴道,“走路而已,用不着这么多口决吧!”

『 ! 』

见少女诧异地停了下来,十三宛尔笑道,“你不带路,我只好乱闯了。”说完,反客为主抓住沐源清流的手腕,左脚尖在一缕薄雾上轻点,整个人带着对方腾跃起来,随后跨出右脚再点,两人便如跳舞一般优雅而华丽地前行。

沐源清流被十三扯着走了几步,脸上的神情很快由惊异变为恭顺,她忽地转身将手抽离了对方的掌握,然后盈盈拜倒在那个五六岁的小孩身前,『主上天姿卓绝,吾必尽全力辅助主上修行九转神功』再抬头时,水波微动的脸庞上已是一脸决然。

十三眼神暗了暗,正待说点什么,那少女已然檀口微张,水波瞬间散入云雾之中,如脱缰的野马飞速驰骋直将四下里的云雾搅弄得天翻地覆。直到云雾深处传来一声沉闷而短促的钟鸣,沐源清流才将身一振,解除了少女的形态,一股清流密密地缠上十三小小的身子,头尾相接急速流动起来。

不消片刻,便形成了一道巨大的中空水龙卷,强烈的旋转气流把整个定静阁的云雾吞食殆尽,露出深不见底的黑暗。饶是一向镇定自如的十三也禁不住被眼前的异象也吓白了脸,这种清楚的悬空感所带来的恐惧与之前的梦幻漫步完全不同,而身周呼啸旋转的水柱更是不停地想要将他的四肢拉离水龙卷的中心,十三拼命地抱成一团,心里早已把沐源清流骂了千百遍。

『主上小心,吾等要进去了』

“小,小心什么,啊——!”

十三两眼一黑,身子便随着水龙卷如流星陨落般坠向黑暗的深渊。

『……主上……』

当十三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软躺在一面幽暗的垂直冰壁下,站在身旁的沐源清流已然化身成人,而她的身侧则单膝跪着一个黑布包脸黑衣裹身的人。

十三缓缓地爬了起来,看见沐源清流的嘴唇动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强行忍了下去。而那被黑色缠绕的人却起身向着十三走过来。

十三突然觉得心脏跳得历害,忙伸手死死地捂住胸口,似乎不这样做那激烈跳动的东西便要破开身体冲了出来。

那人走至十三身侧俯视,黑布缠绕的缝隙中露出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他审视了十三片刻便转了视线,干枯黑瘦的手掌直直地按上十三身前的冰壁。点点白荧光自他掌心溢了出来侵入坚冰,如同那水壁之中的微芒。

随着冰壁的逐渐明亮,十三却感到越发地难以呼吸,头似被人拿着斧子不停地劈着,眼看便要劈成两半。

黑衣人突然喷出一口浓血来,冰壁只亮了一半,可他似乎已经难以为继,沐源清流将他一把拉离了冰壁,一手抵在那人胸口,一手按住那人后脊,两相流转形成薄薄的一层水膜将那人包裹其中加以疗伤。

然而只是这样,便已经能让十三清楚看到冰壁里那张美到令人窒息的脸,那一瞬间,呼吸为之停滞,脉博亦难跳动,就连天地似乎也不复存在。十三颤抖地将身体靠了上去,却止在离冰壁半寸的位置,丝丝的寒气自前方肆无忌惮地流入他的四肢百骸,企图将这个小人也纳入自己的收藏,当十三觉得不妥时,已然无法动弹。

『此冰名魇,可解不可破』

『主上应寻紫衣,当知此冰何解』

沐源清流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怀中的黑衣人走到十三的身边,她蹲下身来,细细地抚过对方结霜的眉眼,不舍地顺好对方鬓角的乱发。

『主上吸收上代天主修为,本应大成,只可惜元婴受创、紫府尽毁,所幸得薰将护灵才有重修之机。』

『但薰将之力过于刚猛凡体难以承受,须得尽快筑基方可保肉胎无事,故吾引主上至此,皆为重塑尊身,吾之本相乃青泪,是为筑基上选』

沐源清流反常地自言自语,让十三心生出不好的感觉。

『筑基是为修真起始,乃为祛除身体内的杂质凡垢,涤荡经脉心性,以达天人交感的境界,主上只须随感而为,将青泪完全融入体内自可脱胎换骨,修行无上功法』

『九转神功为历代天主秘传之功法,无书亦无决,吾虽知之却无法明言,唯靠主上自行探索方可成大道』

『傀儡之契约将转至主上,至死方休,主上可随心安排……』

说到末了,沐源清流已然控制不住体内水波的流转,身形变化之际,她唯一一次开口道,“吾乃青衣,名曰沐源清流。”

其声如破冰,凌冽凄美,让人终生难忘。

当看着沐源清流化做水龙卷冲入冰壁之中时,十三狂躁的心猛然平静下来,脑海中一片空灵,如他所想,即使是扫荡云雾的水龙卷也未能对那冰壁造成一丝一毫的损害,反倒是那股温柔坚定的清流被吸收殆尽,再也无迹可寻。

冰壁渐渐暗淡下去,十三想要摊开手掌,可却无能为力,没入黑暗的那张脸缓缓流下一滴淡青色的眼泪,穿过了禁制的冰壁滴落在十三的鼻翼之上,再慢慢地滑进他的嘴角,一股清净虚笃的感觉从眉心散了出来,脸上身上的玄冰融化成水,落地成烟。

十三闭上眼,似被沐源清流所抱,感觉无比放松,体内一缕神识自发地流转,不存思虑不存念想,只让那点不泯的执着随波逐流。

虚空之间,有梵音唱道: 汝为青衣,赐名沐源清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