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喜欢叫我—宝贝 你流水了 好甜

热点 2020-06-09 18:15:29

“离开?你要去哪里?”

“或许应该说回家,我要回我养父母那里,本来我回*就是打算来找你,带你去见我的养父母,可是如今,我觉得那里才是我安身立命之地。”

“德福……”做不成夫妻,没得到爱情,好像连友情也即将失去,让赛美君忍不住伤心的哭起来。

“别哭。”德福伸出手想要安慰,可又想到她已经不需要他的安慰,手抽了回来,“你到美*玩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你。”

“那我呢?”萧昊?看着他,怯生生的问。

“你……我是不会请你吃饭的,但还不至于把你赶出家门。”

“谢了。”德福黯然转身,好像并没有接受他的道谢,就连再见也没说。

“德福他……一定很痛苦……”那孤单的背影,让赛美君再次想起很久以前,那个躲在角落里的身影,那个寂寞而又可怜的小男孩。

现在是她再一次把他推入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去,她也很伤痛。

“傻瓜,他是成年人,知道怎么调适自己的心情。”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萧昊?渐渐不再那么讨厌,“说不定以后,我和他也会成为朋友。”

“能吗?”

“万事皆有可能,不过,你若是再继续这样为其他男人哭的话,我可能只会想把他给劈了。”萧昊?搂着她,轻轻拭去她脸颊的泪痕,故意作吃醋状。

“你个笨蛋!人家是在难过,他可是我的好兄弟!”以前她正是这样告诉寄身院的孩子,每个在寄身院待过的孩子都是一家人。

“好吧!那下次我会试着和他握手打招呼。”

“你说的喔!可一定要做到!”

“好。”

爱情,婚姻,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萧昊?是最大的胜利者,可是他却并不想炫耀什么,只想感谢,感谢那些让他重新获得爱情冠军的人们!

“爷爷?!”

这是老太爷第一次来到寄身院,赛美君咋胡看到老太爷出现,吓得差点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是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她答应了萧昊?的求婚,却还没有正式获得老爷子的原谅和赞同,这一点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鼓足勇气她还是把老太爷引领到了办公室,可是面对他时,她还是有些胆怯,“爷爷,请喝茶!”

她把茶放到老爷子面前,就乖乖站到一边去“听训”了。

老院长一经传唤,也从教室赶了过来,“您好,不知道您要来,没出去迎接您真是不好意思!”

届时寄身院的土地以及院内一切善款筹措都是萧昊?亲自包办,对他们来说,萧昊?等于就是寄身院的大恩人,萧老太爷又是萧昊?的爷爷,当然要谨慎招待。

其次,老院长也衷心希望赛美君能够获得最大的幸福,每个在寄身院待过的孩子都是她身上的一块肉,都是她最疼爱的子女,孩子要结婚了,当母亲的当然要有很多忧虑的事情处理。

“我今天来,是特意拜访老院长的,突然来访我真的过意不去。”

“请别那么说,一直都是你们在帮寄身院的忙,要不是你们的支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且您又是长辈,是我该去拜访您才对。”

“我们都不用客气了,我是为了孩子的事情过来的。”

“我想也是。”老爷子此番要做什么?该不会是来要院长劝她放弃吧?赛美君站在一旁,不敢吭声,低垂着头已经吓得一身冷汗。

“我说……”不要,就要宣判她的死刑了吗?赛美君忧虑到心脏都快跳出胸腔,双膝“扑”一声又跪倒地上,“爷爷,请您不要叫我离开,求你成全我和昊?!我以后保证一定会孝顺您的,再也不敢惹您生气了,爷爷,求求您!”

“美君……你这是干什么?”老院长被她的举动给吓坏,连忙走到她身旁问个究竟,“美君,你到底怎么了?你吓到院长了。”

“快起来吧。”老爷子终于发话了,“我不是来叫你离开的。”

“不是来叫我离开?”

“我改变心意了,所以你先起来。”

赛美君因为刚才的惊吓过度,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脚发软,在老院长的搀扶下才能从地上站起来。

“在我说明来意之前,我希望你回答我两个问题。”

“是。”

“不可以有所隐瞒,你做得到吗?”

“是……”她再也不敢了,这阵子她已经变得越来越胆小,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心脏麻痹。

“我问你,你这次是真心要嫁给昊?,或者是昊?拜托你演一出戏给我看?”

“我是真心的!”怕老爷子认为她没有诚意,赛美君高高举起手作发誓状。

“那我问你,你爱不爱昊??”

“我……爱……”爱这个字在喜欢的人面前都很难说出口了,在其他人面前竟然说出这样肉麻的话,赛美君的脸又红了。

“你的意念似乎还不够坚定……”

“我爱他,我是真的爱他!爷爷,我说不出来,是因为爱往往都是发自于内心的,而不是挂在嘴边,爷爷,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赛美君哭了,泪水忍不住滑落脸颊,连老院长看了都在心疼。

“老太爷,我知道我们美君要嫁给昊?的确是高攀了,可是美君的确是一个很乖巧又值得让人疼爱的孩子,请您成全她和昊?好吗?”

当坏人的感觉真的让人受不了,这戏份老爷子已经演不下去了,“好了,别哭了,我来不是要你离开的,其实我是来向老院长提亲的,你受到过老院长的照顾,就好像她的女儿,要把人家这么好的女儿娶走,不来打声招呼岂不是没有礼貌!”

“爷爷……”

“呵呵,好啦,我的乖孙媳妇,就你这声爷爷,我就不许你再变卦咯!”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婚礼在即,可是赛美君却对新娘的礼物和鞋子有很大的意见。

“萧昊?,过来,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怎么了?礼服你还满意吗?”

“非常不满意,太短了!”

“会吗?我看看。”萧昊?上下打量,“我觉得长短刚好啊,样式也够新颖的,比第一次结婚穿的礼服都漂亮,而这件礼服正好可以衬托你修长的美|腿.”萧昊?满意的转圈瞧她。

“你!好,礼服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可是这鞋子呢?为什么还是那么小一号的鞋子?”赛美君凶神恶煞的瞪着萧昊?,“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啊?”

“不是这样的,其实我让你穿这双鞋子是有很大用意的。”

“你最好跟我说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否则我就不上礼车!”

新娘子不上礼车?那怎么可以?!

“我说我说,你别生气了。其实,我是想到一个很不错的商业路劲,可以帮助我们赚更多的钱,就是我们把你穿的鞋子做成各种各样的商品上市,而鞋子上面是一个耳环款式的钥匙扣,推出的时间就是今天,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本想给赛美君一个惊喜,现在也不得不说出实情。

“不是只有耳环?”

萧昊?才亮出一个造型很可爱的耳环款式钥匙扣,正好围着鞋面一圈,上面的耳环和她戴的一模一样。

“好可爱!”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讨厌!害我以为你又想搞破坏!”

“对不起!我真的只是想给你一个难忘的结婚典礼。”

“你的脑筋还真够灵活的!”

看着那双灰姑娘的鞋子佩带耳环钥匙扣,赛美君荡起了最幸福的笑。

“我美丽的新娘,那我们可以上礼车了吗?”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嫁给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把手交给他,跨出了第一步,走向幸福,走向王子的世界。

同时却走向痛苦的深渊……

她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红地毯,华丽的光环照得她灿烂生辉。

前来祝贺的宾客已经慢慢散去,可洞房内却热闹的得常。

萧昊?那些打趣的好友一定不让赛美君过一个甜蜜安身的花烛夜,一会压压床,一会说一些肉麻的话将她侃晕,一会要顺利完成他们设计的暖昧游戏才算过关。

一直闹到深夜,房间才剩下赛美君和萧昊?两个人。

而此时,她的脸颊已经面如桃花,羞于看他的眼睛,只是安静的坐着不动,像在期待着醉梦的时刻到来。

将她的手握住,良久,定定的看着,一双与同他步入生活的彩虹线,从粗糙变成细嫩,是的,粗糙的不是她的手,而是几经风雨的感情历程。

手被他奇怪的看了许久,赛美君发毛的抽回它,这男人对人生倒是有另类的欣赏眼光!

可以说是第一次洞房花烛,他不会要看着她的手到天明吧,“你干么……”

抬头看着她,注入浪潮般的热情看着她,“美君,几经波折,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或许以前我们的感情基础真的很薄弱,总是为对方带来伤害,可是现在不会了,我要用我全部的爱将你紧紧的捆绑起来,一辈子你也别想再逃脱。”

“你变成熟了!”分分合合之后,在伤痛中看清楚一切。

“或许吧,再不成熟幸福就要飞走了。”

致美君

请接受最虔诚的道歉,说声对不起!生生世世挚爱的女人,我含愧九泉难圆的梦。

请接受最惭愧的痛悔,说声对不起!这一生无颜以对的女人,我朝朝暮暮牵挂的灵魂。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看到的,或许是我在这世上留给你的最后一段话了。允许我问候你一声:过得好吗?在这遥若天际的地方,我托彩虹为你送上最真挚的祝福,祈祷你生活安康!

美君,你一直在恨我,是吗?一个婚姻罪犯,情感侩子手,不配得到你的原谅,也无颜祈求你的原谅,只愿苍天庇佑!让灰姑娘重新找到心爱的王子,过完幸福圆满的一生。

曾经对天许下的诺言,我只有来世再续前缘了,希望你还能做我最强悍的秘书!最潦倒的灰姑娘!最娇贵的新娘!

我一生中的爱,无数个痛悔思念的彻夜,无尽个冥冥星空下,你的身影分分秒秒都在牵绊着我满是癃疮的心。我知道它永远也没有治愈的一天,就让它带走我满是罪恶的躯壳吧,那样或许我会给良心一个苟安的交代。

美君,认识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乐,爱上你原来却是残忍的开始。曾经憧憬着我们最华丽最绚烂的未来,让天都会红了眼,然而,是命运在我们笑颜逐开的时候,摆上一道深深地裂痕,无情将我们分开,这一别,却是永远……

一个男人是不应该流泪,回忆我们曾经的相识、相知、相爱、每一道绮丽的历程,将我认为自己最坚不可摧的心灵,一片一片的分割,一点一滴的击溃。

我深深知道,原来心里永远有个你,一个占据我整个生命的你。

再次对我们的孩子说声对不起,这是最无能,最懦弱,而又满身罪恶的父亲的道歉,一切都是我的错,就让我回到九泉来弥补父子之情吧,他的生命将在宇宙间生生不息的延续下去,在我灵魂深处永恒存在……

别了,我曾经以为最甜美的梦!

甲年5月夜

看完那封信,美珍的手在颤抖,眼眶也红了一大圈,她被感动了。

机灵的诗雅看进眼里,握住她有些发凉的手安慰道:“美珍,你没事吧?”

“没事。”快速收起那张纸,显得有些迷倦的眼神黯淡无光,在诗雅认识的好友群里,美珍算是一个对生活最具情绪化的朋友,多年来她一直这样。

全身散发出让人怜悯的哀愁。

美珍很快恢复原始幽怨的表情,但她的动作告诉诗雅,她在逃避着什么。

“美珍,你去哪里?”

“思云放学回来了,我去门口接她。”

“思云?她是谁?”

“我女儿。”

“你女儿?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女儿?”怎么可能?她还是生下了孩子?

美珍一个微笑,没有说话,转身下楼。

几分钟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出现,美珍牵着她的小手走到诗雅面前,“快叫阿姨。”

“阿姨好!”

“好、好。”

“快去做功课。”美珍向女儿指派道,俯身在她雪白的额头一吻,这是诗雅从未见过的母性对子女的疼爱,因为在她欣慰的表情里却暗藏着挥之不去的伤愁。

“思云几岁了?”

“6岁。”

6岁?算算时间,差不多……

“可是她的腿……”思云走路的时候左腿偏瘫,诗雅忍不住问好友。

美珍再度愣住,眨着潮湿的眼睛,仍然沉默不语。

惊觉自己问错话了,诗雅连忙转移话题,“噢,她很可爱,一定是个乖巧的小公主。”

抬头看了好友一眼,美珍将视线移向窗外。

我走出美珍的家,心里很奇怪,觉得她最为可疑,在我采访中她总是言辞闪烁,闭而不谈,像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多年来她一直是孤身在生活,当然忘了还有她可爱的宝贝女儿思云。

据我揣测,美珍就是5年前的灰姑娘赛美君,可她为什么要隐姓埋名带着女儿艰难的生活呢?

孩子不是已经在急救中失去了吗?那么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时光空间开启,让我们回到5年前,看看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吧。

天气上佳

餐厅内

“萧昊?,你跟我过来。”赛美君气愤愤的吼开,脚在餐桌下直踱。

“怎么了,饭菜不满意?”

“你存心要激怒我是不是?你明知道我怀着孩子不能吃刺激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让我吃?你想害死我肚子里的宝宝吗?”叉子往桌上一仍,她怒不可遏的瞪着他。

“你别生气,你别生气,对孩子不好。”萧昊?慌了,赶紧叫厨房把食物撤掉。

“你要是真为我们孩子着想,就不应该这样堂皇的让我乱吃东西。”

“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王妈回老家了,现在这个……可能她没注意,我去看看。”仆人如此不知道生活常识,这样的人还留着他做什么?萧昊?气愤的往厨房走去。

“算了。”

“诶,你……”停下脚步奇怪的看着她。

“下次叫她注意就可以了,也别那么认真。”她无奈一说。

“呵,夫人就是宽宏大量,恩,好吧,一会我去亲自知会她一声。”双手搂着她,“你想吃什么,我去亲自给你弄。”一个尽职的丈夫,萧昊?可是在赛美君有身孕以来几乎做到完美。

“不了,我喝点东西就好了,不想吃。”

“那怎么行?你现在更应该多补补身子,将来我们的孩子才健康。”

“昊?。”她担忧的看着他,“我感觉我的肚子会经常性的不舒服,我好害怕。”

“别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嘛,那是正常的妊娠反应,每个女人这个时候多少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正常的,啊,别担心。”

“可是……”她仍然担心。

“这样吧,我明天安排医生来家里,每天观察你的情况。”

“恩。”

强烈而异样的妊娠反应让赛美君忧心忡忡,这一次她再度陷入恐慌。

“怎么样?”医生走出她的卧室,萧昊?担心的问,眉头都皱到不能恢复原状。

“总裁,一个女人在怀孕期间随着大人的情绪变化、身体素质、以及腹中胎儿的慢慢成长都会有一定的生理反应,也属正常,目前周期不长,不能随意用药,如果总裁不放心,可以到医院给夫人打一个B超,我再为她化验一下血液,做一次全面检查,你看这样行吗?”

医生的话犹如一道圣旨,萧昊?不能有半点抵御,连忙点头,“好,即刻去医院。”

这时,萧昊?的手机响了,是老爷子那边打来的,说是老爷子突然病倒,管家焦急得不行了。

怎么办?都是重要的事情发生,萧昊?慌得抓狂。

“医生,麻烦你带夫人先去医院,我这里还有一个病人。”

“谁?”可以让他代劳的,医生义不容辞。

“是老爷子病了。”

“那我随你一起过去看看。”

“病来如山倒,两边都不能耽误,你先带夫人去医院,我安排别的医生火速赶过去。”赛美君还在床上躺着,他心疼得快要爆炸。

“是爷爷病了。”听到两人的对话,赛美君万分焦急的走出房间。

“你起来做什么?快回去躺下。”萧昊?奔过去扶住她。

“我现在没事了,我要去看爷爷,他老人家怎么样了,我要去看他。”赛美君急得哭起来。

“美君,没事的,你别担心,注意你自己的身体,不能着急。”她就像拼凑的水晶球,一碰就会碎,萧昊?稳住她的情绪。

看看医生,他无奈摇头。

“夫人,你感觉怎么样?”

“我真的没事了,医生,真的。”她一脸的安然状。

再度看看萧昊?,“总裁,那就改天送夫人去医院,放心吧,我会注意。”

赶到老爷子的住处,医生诊断后表示他的血压又在上升,还好稳住了病情,服下药后便躺下了。

“爷爷,您可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听电话可以叫管家嘛,您身体不好就别乱动。”

“爷爷有你这么孝顺的孙媳妇已经很开心啦,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你过来看我这个老人家。”

“爷爷,对不起!”自从赛美君怀孕这三个月来,就没去看望过老爷子,为此,她一直心存愧疚。

“干嘛说对不起?傻孩子。”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说话的气息很微弱。

“我很久都没来看您老人家了,是美君不孝顺。”

“傻瓜,爷爷他老人家怎么会怪你呢?你有身孕嘛,不适宜远距离奔波。”萧昊?依偎着她。

“爷爷老啦,没有多少气数了,看到你和昊?幸福的生活,还为我们萧家延续后代,爷爷走了也瞑目。”

“爷爷,您不可以乱说,不可以说傻话……”赛美君握住老爷子的手伤心哭起来。

“爷爷,您不是期盼我早点为萧家生子吗?难道你想弃重孙而不顾?”

看到她哭泣,老爷子都忍不住心疼,他是最疼爱她的,“好,爷爷不说了,别哭。”

她向老爷子做了一个坚强的点头,侧头看着萧昊?,“昊?,我想在这里陪爷爷。”

老爷子听完一下乐了,不惜接电话以为是赛美君打来的,而险些跌倒在地,如此想见乖孙媳,她这样一说,老爷子更是开心得血压都降低。

不过,老爷子已经知道赛美君的身体情况,他有些担心,“美君,你可以留下来陪爷爷吗?”

处于这种情况,萧昊?一直不敢表态,他若不同意,美君定会跟他闹,影响胎儿,更会惹地老爷子不开心,同意呢,这两个都是危险人物,怎么可能照顾好对方?最重要的,话还不能说得太重。

“爷爷,我可以的。”她仍然坚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